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24、卖艺不卖身(第二更)
    长白山上,某处山脉已经被北欧神族承包了下来,承包期限30年。

    只不过他们留在这里的只有一个人,卡洛儿。

    她在这山上建起了一个木屋,每天坐在木屋前看着阳光从山的尽头升起,然后又从山的尽头落下。有时候也会漫步走上天池,坐在那颗大树的树枝上,眺望刀阵峡谷。

    那里已经没有刀阵了,傀儡师也刚刚从那里离开。

    傀儡师临走之前来过世界树一趟,因为他们要和诡术告别,如今诡术不能说话,但他却可以控制世界树的脉络组成文字。

    云倚说:“新的时代已经开启,再不回去,怕是赶不上那场盛大表演的开场了。”

    诡术说:“有时候我会后悔以前做过的事情,如果见到王了,请告诉他,诡术知道错了。”

    云倚仰头看着世界树:“如果可以,我会替你求情的,从这世界树中解脱出来,让王再赐你一个躯体。”

    然而那世界树的枝叶晃动,一片巨大的叶子轻轻抚了抚云倚的脑袋:“不用,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错承担后果。”

    云倚和虎执没再说话,有时候他们觉得这一趟祖地之行似乎最大的收获便是傀儡师里肮脏的人已经死去,而剩下的重新团结。

    那数千年被权力与欲望熏染的心,重新澄净下来。

    这一次,不会再有人迷失。

    这时候诡术忽然再次组成新的脉络:“怎么舍得放下火锅回吕宙了?”

    云倚有点尴尬,虎执耿直说道:“她买了五千多包火锅底料,够吃很久了。”

    诡术一阵无言……

    云倚和虎执走了,卡洛儿从山脚下走上来,白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眉目如画。

    这一刻她仿佛是世界上最精致的女人,然后便坐在天池山巅遥望。

    诡术忽然伸了一片叶子到她面前:“你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

    卡洛儿平静的点点头。

    “那你怪我吗?”诡术问道。

    “以前怪过一阵子,后来就想开了,”卡洛儿笑了笑说道。

    “你不打算回吕宙见他吗?”诡术问道。

    “会去的,但不是现在,”卡洛儿平静道:“而且,他会回来的,我了解他。”

    ……

    吕树从藏书草庐里出来的那一刻顾凌绯便盯上他了,原本吕树还担心顾凌绯要对他动手呢,结果发现并没有。

    顾凌绯仔细的打量着吕树,对方这在藏书草庐里面一呆就是二十天,但是面色还跟以前一样。所以顾凌绯就知道,吕树怕是身上有什么空间装备,硬是在里面稳住了……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顾凌绯凝重问道。

    吕树好奇的反问:“什么是不该看的东西呢?”

    这一问,反倒把顾凌绯给问住了,说实话她其实之前还是把吕树当外人来看待的,毕竟也没哪个剑庐弟子像吕树这样啊。

    吕树进去的时候刚刚开始考核,出来的时候第二轮考核都结束了。

    比较意外的是俞文韬那个耿直孩子进了剑庐,而李家那位心机比较重的李芳峰却淘汰在了第二轮考核当中。

    例如俞文韬这样的选手,顾凌绯还是很喜欢的。

    又耿直,又听话,还专心钻研剑道,哪像吕树,这特么压根就是个大号的幺蛾子本蛾!

    此时,西州与南州边境处发生的一切还没传到王城,没人知道那里发生过什么,然而纸是保不住火的,西州损失一名大宗师和多名一品客卿的事情,终究会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

    自王城建立之后,已经很少有大宗师陨落的消息了,这件事情必定震惊整个吕宙。

    吕树看了看天色理直气壮的:“我在里面呆了多少天?”

    顾凌绯黑着脸:“二十天了,今天便是剑庐大典。”

    “啊,”吕树惊了一下:“那咱们赶紧去剑庐大典啊!咱们还在这墨迹什么!”

    顾凌绯当时就想一剑劈了这货,还不是得了大师兄的指示来等你?

    她一转身便跃上了黑豹,越跟这吕树说话越生气,又不能直接杀了,那干脆就别说话好了。

    顾凌绯忽然说道:“这次剑庐大典有古怪,你可别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吕树跟在后面问道:“什么古怪啊?”

    “东方天帝御扶摇,北方天帝青空,南方天帝文在否,西方天帝端木皇启,已经齐聚王城,而且都会出现在剑庐大典上,”顾凌绯说道。

    吕树听了之后便内心一惊,等等,他还以为这次只有端木皇启会横插一杠子,结果现在竟然四大天帝齐聚王城?这吕宙怕是真的要变天了吧!

    “你这次小心一点,”顾凌绯的声音从黑豹上飘了下来:“不知道御扶摇发了什么疯,指名点姓的要见你,虽然我们剑庐从不怕任何人,但总归不至于把你给藏起来,所以你自己应对,但你需要知道一点,在剑庐内,即便四大天帝亲至也不能为所欲为。”

    吕树撇撇嘴,说的挺轻松啊,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四大宗师VS四大宗师,可问题是人家天帝手下还有其他的大宗师呢。

    要是真打起来肯定还是剑庐吃亏吧?

    只是吕树疑惑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什么御扶摇啊,对方为什么要见自己?

    “喂,那御扶摇没说找我干嘛吗?”吕树一边走一边仰头问道。

    “奥,”顾凌绯语气中憋着笑意:“这御扶摇入幕之宾不知多少,说不定想收你做天帝座下的面首也说不定?”

    这么说的时候顾凌绯其实也不是完全在开玩笑的,虽然她很讨厌吕树,但是她也必须承认,吕树真的很好看。

    如今吕树传出去的名声里还真就有好看这一项,被御扶摇惦记也不是不可能。

    吕树当时脸色就变了:“我卖艺不卖身的啊,剑庐可得护着我点,不然传出去你们名声能好听吗?”

    其实从吕树和顾凌绯的对话中就能看出,其实两个人,一个并没有真的把吕树当做剑庐的人,另一个其实也没什么归属感。

    这种关系便如此古怪的维系了下来,顾凌绯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

    晚点还有一更,强烈建议明早看,最起码也得3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