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26、收紧拳头(第一更)
    端木皇启与剑庐大师兄的交手没有在任何人预料之中,剑庐大典从开始的那一天起就没出现过意外,也没人敢让它出现意外。

    然而就在今年,四大天帝一反常态的齐聚王城,端木皇启不仅在王城里动了手,而且竟然还在剑庐大典上公然挑衅了剑庐的那位大师兄!

    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原来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根本不是剑庐那位大师兄在演化剑道,而今年,看似端木皇启与大师兄打了个平手,但大宗师们都明白,其实端木皇启是吃了点小亏的。

    不过问题就在于,哪怕端木皇启打不过那位大师兄,可他如今的修行境界也高出了许多。

    若将大宗师之前的修行做个比喻,那便是登天路,一步一个台阶,一阶一阶的走上来费劲毕生心血,而石学晋就是四步登天。

    可大宗师之后呢?没人知道路在哪里,一人一条,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谁也教不了谁,谁也帮不了谁,只能靠自己。

    天道便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所有人都找不到路,剑庐能够培养大宗师才成了最恐怖的事情,也奠定了剑庐成为整个吕宙最高修行圣地的地位。

    此时吕树忽然在想,也许端木皇启让自己的亲儿子端木云蔼来参加剑庐选拔,就是让对方来送死的,根本就没打算让对方真的在剑庐里学到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吕树就觉得自己必须无限警惕这位西方天帝,因为对方肯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在顾凌绯嘲笑之后端木皇启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命人开路回自己的王城别院。

    然而行辇刚刚转向,天上便再次有云剑凝结,这次速度要更快一些,直接从天而降。

    所有王城百姓原本觉得云剑远在天上看起来其实很小,然而那云剑在所有人的视野里不断的放大放大再放大,直到它坠落到所有人的面前!

    这剑庐大师兄竟是面对端木皇启的挑衅没有任何的退意,即便双方收手之后也要再次出手。

    这就是剑庐的霸道之处啊,还从来没人挑衅过剑庐还不用付出代价的!

    那一剑,竟是直接将端木皇启的两匹烈火云驹给斩成了齑粉,连血肉都没有剩下!

    这一次,端木皇启竟然没有替自己的烈火云驹挡剑!

    吕树慢慢向后面退去,他觉得就端木皇启那性子,搞不好大宗师之间的真正战斗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然而出乎吕树的意料是,端木皇启竟在行辇中哈哈大笑起来:“这烈火云驹早就看它们不顺眼了,死了便死了吧,只是,你剑庐的人弟子出去可都要小心安全了。”

    咦,吕树诧异的发现,这端木皇启竟是选择忍了!

    他可不认为这端木皇启是忽然认怂,对方敢这么霸道的来剑庐挑衅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必然是有其他思量。

    不过这些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剑庐那位大师兄斩的是马而不是端木皇启这个人,就说明其实双方还是想留下一些回缓余地的。

    当然,如果这次是端木皇启占了上风,那剑庐会不会忽然便的很暴躁就难说了。

    剑庐大典不只是剑道演化那么简单而已,当剑道演化后剑庐弟子全部来到神王与剑庐之主的雕像面前,有剑庐的弟子抬着猪、牛、羊三牲,还有剑庐弟子端着谷、黍等五谷,虔诚地将它们摆在了祭祀台上。

    发髻高挽的顾凌绯按照仪轨来行礼献词,这个时候四大天帝已然不知所踪,而所有剑庐都聚集在那边跪拜的时候,所有人都把吕树忘了似的,谁也没有搭理他……

    然而剑庐里好像所有人都没把他算在里面,吕树却不能就这么走了,如今藏书草庐里的书籍他才只看了十分之一左右便花费了二十天,剩下十分之九有没有回家的办法还不知道呢。

    王城百姓们在后面的草坪再次自发的跪下叩拜,似乎真把神王与剑庐主人当做了神明。

    其实吕树不知道,虽然老神王征战那么多年,可王城建立后老百姓的日子是真真正正的好起来了,而且当年打仗的时候很多领主都喜欢将平民纳为私有,只有神王是真的御下严明,不碰平民。

    所以吕宙百姓虽知神王酷烈,可问题是时间久了大部分百姓打内心底还是认可这位神王的,都知道换了其他人来做这主宰,老百姓日子一定没现在好过。

    边陲那边的平民被大奴隶主和贵族压迫的苟延残喘,但过的再苦,心里想的也是“要是老神王还在就好了,一定会管管这群龟儿子的”。

    人群慢慢散去,剑庐弟子们跟着去了明堂草庐,那里是剑庐议事的地方。

    所有归来的剑庐子弟要将汇报自己近一年所经历的重大事情,还有听到的消息。吕树也在藏书草庐里见过有人汇总出来的历年议事纪录。

    而且今年不同以往,顾凌绯要交代更重要的事情:原本在西州的剑庐弟子先不要回去了,避免危险。

    不只是避免危险那么简单,如今似乎大争之世要再度降临,剑庐也要开始收拢力量。

    以前的剑庐就像是一只张开的手掌,而现在,他要慢慢把手指收回来握成拳头!

    “端木皇启此次启衅怕是与西州南州边界屯兵之事有关,这次很奇怪,我剑庐的一个人都没参与进去,完全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有剑庐弟子皱眉禀报道。

    “不仅如此,”一名剑庐弟子说道:“我的两个斥候稍微靠近那边一些就被杀掉了,我没有轻举妄动。”

    就在大家商量事情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传来:“那个我想问一下,我们晚上住哪啊,能给安排个住处吗?”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目光转去明堂草庐门口,只见一个少年站在门外的光线里……

    “来自顾凌绯的负面情绪值,+748……”

    “来自……”

    顾凌绯冷声道:“我们正在议事,你也有什么事情可以汇报的吗?”

    吕树有点尴尬的看着周围所有人都在看他:“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啊,要不我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来自顾凌绯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

    ……

    晚点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