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27、武卫军剿匪记(第二更)
    “要不我不说话,你们继续?我就随便听听……”吕树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当他在外面听到说西州和南州边境处大量屯兵的时候就忍不住了,那边距离最近的城池可不就是南庚城?

    自己这边肥皂生意还做得好好的,结果这就又要打仗了?

    这时候吕树还不知道武卫军已经倾巢出动,一路剿匪朝北方行进。

    顾凌绯平静道:“一边旁听吧,按规矩未出世历练的剑庐弟子是不能进明堂草庐议事的,今天允许你旁听,但不要打扰其他人。”

    剑庐弟子们会意了,然后都当做吕树不存在继续汇报各地的异事,也是吕树到来提醒了南州境内的剑庐弟子,一名年轻男子面色古怪道:“武卫军如今正在南州境内大肆剿匪,现在刚刚过了南都,南都以北的大贵族都纷纷如临大敌,土匪们更是闻风而动,半点抵抗的心思都没有直接选择了搬家……我看他们那行进的路线,恐怕是直奔王城来的……”

    他这么一说,很多人都愣住了,然后重新看向吕树……

    顾凌绯都无语了,怎么大家注意力又转过去了。

    然而这次吕树自己都愣住了:“啥?你说他们正在往王城这边过来?”

    剑庐弟子们默默无语……你也不知道?!

    那名剑庐弟子说:“我得到消息,这次他们留在南庚城里的人极少,举动十分古怪。”

    然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吕树转身就离开了明堂草庐,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吕树跑到明堂草庐外没人的地方,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传讯的镜子取出来,等他将星辰之力灌注进去后,对面立马出现了吕小鱼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样子。

    对方好像……一直就这么守在传讯镜子前似的,也不主动使用,生怕打扰到吕树,但却一直等待。

    “小鱼,现在有正事,”吕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开门见山:“李黑炭他们好像正在往王城来,你和易潜走一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是不是疯了?”

    这时候吕树其实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比如武卫军为何倾巢出动。

    算一下武卫军行进的时间和路程,吕树大致判断出李黑炭他们出发的日子刚好便是自己被端木皇启威胁的时间,就算不那么准确也差不太多!

    这种事情不难猜测,至于对方为何知道自己可能出事了,那消息来源应该就着落在宋记的大供奉赵帅身上,吕树当初和赵帅合作时就知道对方有传讯的镜子,不然怎么实时更改盘口?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吕树和武卫军相处了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大家朝夕相处多少都有了感情。

    现在一听自己有难就倾巢出动驰援过来,谁不想拥有这样一支军队呢?

    其实吕树并不觉得自己是武卫军的精神领袖,他一直觉得自己只是带着大家赚钱过好日子罢了,可是大家心里却有一杆秤。

    传讯镜子里吕小鱼说道:“我让易潜和李凉走一趟,但你的安全还是最重要的,我不能走,你别想支开我。”

    吕树叹息,果然还是吕小鱼了解他,如今四大宗师齐聚王城之后风起云涌,来的不止是这四位天帝,也有他们座下的大宗师和一品客卿,摆明了来者不善。

    所以吕树始终觉得吕小鱼应该远离这是非之地,结果小鱼压根就不接他这个茬,一语道破。

    吕树忽然笑了起来:“行吧,要走一起走,我这里还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再等我一段时间,我想搞明白一件事情。”

    此时藏书草庐已经被顾凌绯派人看守起来了,包括顾凌绯的黑豹就蹲在藏书草庐的门口,这完完全全就是防止吕树再次进去……

    然而吕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无书可看,因为他已经把剩下没看的书都塞进山河印里去了……

    当傍晚来临的时候顾凌绯从明堂草庐走出来正好看到吕树就靠在旁边等她呢,顾凌绯皱眉:“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住哪?我也是剑庐弟子啊,怎么也得有个住的地方是不是?而且我也得修习咱们剑庐的剑道啊,”吕树现在有点想看看,剑阁祖师来到吕宙后,剑道修行到底有没有新的出路。

    他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印证。

    也许想法有点狂妄,但吕树并不觉得这剑庐里现在谁有资格教他什么,他已经走上了自己的道,别人的道便统统无用了。

    顾凌绯命人带着吕树去他的住处,那是一处小小的院子,有水缸,有厨具,但屋子里很简陋只有一张木板床。

    吕树瞎胡转悠的时候看到别人的屋子里可都是齐齐整整的,而自己这简陋的有点不像话,仿佛很久都没人住了似的。

    而那名剑庐弟子也没说要给他配齐,转身便离开了。

    吕树知道,这肯定是顾凌绯授意的……

    其实剑庐的其他弟子也觉得吕树有些古怪,一个刚刚进剑庐里的弟子跳什么跳啊,不过他们也就是一笑了之,毕竟往年也有天才如同吕树这般骄傲的进来,然后慢慢就踏实了。

    实在是不踏实不行,毕竟外面的天才在剑庐这里立马就会被衬托的很平庸……

    在外面,少年天才迅速晋升一品,武道鸣音蔓延方圆十二里便是极出名了,然而放在剑庐里,这也就是起步而已……

    所以,大家觉得吕树就像那些骄傲的天才一样,由着他骄傲一会儿吧,等进了演武草庐开始修行剑道之后,就骄傲不起来了吧。

    剑庐里是很团结的,但大家也有看吕树笑话的心思,就像是看着一个晚辈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总得调戏一下吧?

    吕树默默的把门关上回屋,那名剑庐的师兄回头看着吕树这副沉默的样子便笑了起来,他觉得吕树已经感受到了排挤吧?但这才哪到哪啊,谁当初进来的时候没被师兄师姐捉弄过?

    只是这位剑庐师兄不知道,这草庐里的简陋根本无法让吕树的心情有任何波动,这算个屁啊……

    然而就在吕树关上门一转身回头的功夫,赫然便看到一名紫衫女子笑吟吟的横躺在那张木板床上,纤细白净的胳膊与手掌撑着脑袋,柔顺的青丝如瀑布般垂下散落。

    衣领间有一抹白腻若隐若现。

    ……

    晚点还有一更,建议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