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30、顾凌绯断财路(第二更)
    其实吕树很难受啊,现在眼瞅着甭管是剑阁还是剑庐,两边都没人能够超越他开气海雪山时的场景,但是他不能说。

    他很牛逼,但是他不能说!

    这跟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穿的再好看也没人能看到啊!

    以前在地球的时候他还能靠掰手腕觉醒,那是因为当时大家谁都不知道觉醒是个怎么回事,而吕宙就不一样了啊,人家辛辛苦苦修行剑道数千年,结果你直接当场随便干点啥就说自己气海雪山开了,那不是找死吗……

    周不二给吕树一枚玉简:“回去参详,有不懂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说着,周不二重新闭上了眼睛,修行自己的剑道。

    唐凛山师兄赶紧拉着吕树往外走去,一出门就感慨道:“这也许是我几十年来头一次见周不二师祖如此和颜悦色的时候,平日里大家来请教剑道,平常一点的问题都不敢问他,你不知道那种被鄙视的滋味,非常难受。”

    吕树愣了一下:“这样的吗?”

    “对啊,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不二师祖这恐怕是极为器重你,你以后剑道上遇到什么问题不用含糊,尽管问他就好了。”

    吕树点点头,有个人能互相交流剑道也不错。

    唐凛山是不知道吕树的想法,不然当场就得崩溃,大家都是去请教,怎么到你这就是交流了?那可是大宗师!

    然而,对于吕树来说他在剑道上的境界也早已不是唐凛山可以理解的。

    修过一遍,于逆境中再次重修,吕树从来都没松懈过,而且不知道为何,这剑道有时候让吕树感觉到亲切,就仿佛曾经就见过学过似的。

    吕树跟唐凛山告辞后回到住处,他要看一下玉简里面的内容,然后开始今天翻阅藏书的计划。

    结果刚一推门,整个人都仿佛被抽了进去一样,然后身后的门就关上了。

    此时御扶摇再次躺在床上笑吟吟的看着他,吕树当时都懵逼了,咋的,您还打算经常来串门呢啊?!

    吕树无语了半天:“您这是干嘛来了?”

    御扶摇说道:“你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子旁边,不要出声。”

    吕树心想这是个什么奇怪的要求,比想象中还要奇怪啊……

    然后,他赫然发现御扶摇竟然闭上眼睛睡着了,偶尔睫毛还会微微的颤动。

    这特么……

    他在桌子旁坐下来随手就拿出一本书来,也不管什么名字翻开就看,横竖是要扫一下所有书籍里的内容。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抬头看了一眼御扶摇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藏书草庐里既然收着文在否的奏折,那也应该有御扶摇的吧……

    吕树偷偷摸摸的翻找着山河印里的藏书,果然,还真的有啊。

    他再次偷偷摸摸的瞄了御扶摇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把那收录了奏折的书给拿出来翻看。

    结果刚看两眼吕树便无语了,奏折里写着:“我今日又收纳了一个面首,长的真好看。”

    下一个月:“前两日收纳了一个面首,这次有点丑。”

    吕树连续翻了陆续三年的奏折,然后发现御扶摇简直是以递奏折的频率,一个月收一个面首……还专门把这事情汇报给神王!

    吕树心说这吕宙里还有没有正常点的天帝了啊?!只不过,这些奏折上面都没有神王的批复。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才会导致御扶摇竟然把自己收纳面首的事情堂而皇之的告知别人?

    再然后,似乎御扶摇也玩腻了,奏折的内容也忽然改变,变成了诗词。

    “王啊,此情可待成追忆这句写的真好。”

    “王啊,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然而,始终都没有得到过回应。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吕树下意识的就把书给收进了山河印,然后抬头一看御扶摇已经没了踪影。

    吕树忽然觉得聂廷晋升进入大宗师的境界一定很开心吧,现在刺杀人都特么不用躲藏了,直接破碎虚空啊。

    不过他也没多想,直接站起身来去给唐凛山开门,结果唐凛山风风火火的过来:“大事不好了,吕树师弟!”

    吕树愣了一下:“怎么了啊,难道是端木皇启打进来了?”

    “不是,是顾凌绯师祖打进来了啊……不对,是顾凌绯师祖亲自去藏书草庐外面坐镇了!”唐凛山着急道。

    “咦,她去藏书草庐干嘛?”吕树好奇道。

    这时候唐凛山还有点不好意思:“是我们走漏了风声,有人知道能够通过你在剑庐典籍上留言之后便去跟其他没有来找过你的师兄师姐炫耀,我也没拦着,想着这不是给你多拉几笔生意嘛,大家也都挺高兴的。”

    “然后呢?”吕树好奇道。

    “然后顾凌绯师祖刚好路过,”唐凛山脸色忽然就难受了起来:“我们说话竟然被她听见了,于是她便去藏书草庐外面坐镇,愣是搭起了一个小小的草庐守在那里!”

    吕树心说这顾凌绯针对起自己来真是不择手段啊,就为了不让自己再去藏书草庐里留言,竟然干脆就坐镇那里守着,摆明了是不会让自己再进去了。

    这简直就是要断自己的财路啊!

    结果这时候又有好多师兄师姐赶过来说这个事情,然后所有人都不觉得吕树能在顾凌绯的守护之下强行进入剑庐。

    于是,大家这钱不是白花了吗,你吕树进不去藏书草庐就得退钱啊是不是!

    剑庐这群货心思也挺单纯:“错是我们犯下的,所以我们也有责任,你给我们退一半就行了!”

    吕树会退一半吗?他一分钱都不想退啊……

    “吕树师弟你也别犯糊涂,胳膊拧不过大腿,顾凌绯师祖不是那么好惹的,有她亲自守着藏书草庐,你肯定进不去,千万别做傻事啊!”唐凛山劝到。

    吕树纳闷的看了唐凛山一眼:“我为什么要干傻事?”

    说着,吕树从山河印里掏出了剑庐典籍……

    唐凛山震惊了!

    师兄师姐们也震惊了!

    怎么还特么有这种操作,兄弟,你连这个都敢顺出来的吗!

    ……

    晚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