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31、我吕小树做生意讲究的就是童叟无欺(第三更)
    吕树心说自己干嘛要跟顾凌绯拼命啊,自己现在就是行走的剑庐典籍,想写啥就写啥,不用琢磨那么多,照价收费好吧。

    而唐凛山他们震惊的其中一个点就在于,你特么连剑庐典籍都顺出来了,那藏书草庐里还剩下了什么?

    这个问题,真是叫人反思……

    不过大家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吕树把剑庐典籍往旁边一摆:“锅肯定是我背,你们不用担心,我现在看是点名啊,点到谁,谁就过来写。”

    然后吕树就拿出了他的小本子,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谁先谁后,谁付了多少钱。

    账目清楚,童叟无欺!

    唐凛山第一个兴奋地搓着手走过来,这可是剑庐典籍啊!自己进入剑庐后只听说过还没来得及见到的东西!

    唐凛山想往前面翻翻,看看师兄师姐、师祖们都写了点啥,结果书页还没翻过去呢便被吕树按住了:“看内容……那就是另外一个娱乐项目了……”

    “我懂,”唐凛山会意了:“我有钱!”

    吕树满意的点点头,懂事!他就喜欢跟这种明白人打交道,能省去很多的麻烦!

    “来来来,后面的排好队,”吕树吆喝道,他得赶紧让这十多个人把该写的写了,不然顾凌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冲过来了。

    这一次,吕树还真的有点担心会被砍……

    等吕树送走这一波顾客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往藏书草庐走去,到草庐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顾凌绯已经面寒如冰的站在那里了。

    吕树尴尬的笑道:“我来归还剑庐典籍。”

    说着便将剑庐典籍双手奉上,他是半点侥幸心理都没存,这种事情赚一波就得了哪还能长久?人家大宗师也不会让剑庐典籍放在你一个弟子手里啊,不知道剑庐典籍被带出来也就算了,知道了肯定要没收的,这又不是吕树的私人财物。

    不过顾凌绯没说话,吕树很清楚对方非常生气。

    别人有没有鉴别他人生气与否的能力,吕树不知道,但是吕树有……

    “来自顾凌绯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顾凌绯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顾凌绯……”

    吕树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他现在是真的有点担心面前这唇红齿白的大宗师一剑劈了他……

    “还有没有别的?”顾凌绯冷声问道。

    “没了没了,”吕树低调道。

    “回去好好修习你的剑道,若是一个月内达不到积云成雨,你就给我干苦力去,”顾凌绯说完转身就走。

    不过这次其实吕树也是干了半个好事,因为剑庐典籍向来是象征剑庐传承的一个重要物件,结果这12年来一直都被锁在藏书草庐里无法使用。

    弟子之间也是颇有微词了,顾凌绯之前想了好多办法试图进入剑庐,其实就是想拿出这剑庐典籍的。

    现在虽然过程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可结果还是好的,所以这就叫做半件好事……

    吕树刚才说没了的时候也挺心虚的,他担心某一天这藏书草庐忽然可以进去了,当顾凌绯看到里面的场景,怕是要气炸了。

    所以自己还是赶紧看书找回家的路,能早点还回去就早点还回去……

    不过现在吕树忽然觉得,这剑庐里都是有钱人啊,自己不做点生意真的有点亏。

    说实话以剑庐在吕宙的地位,说它没钱都没人信。

    而且剑庐里的人其实心思还挺单纯的,这不是他们本来就单纯,而是进入剑庐后被这个单纯环境给感染的。

    进来之后不用明争暗斗,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所以压根就不用有那方面的心思啊。

    吕树就知道有个类似的环境:幼儿园。

    地球上有些优秀的有道德的幼儿园教师真的是长年都专注于跟小朋友打交道,结果慢慢的自己心思也变得干净了许多。

    当然,这也只是个比喻,吕树不在乎剑庐的师兄师姐们单纯不单纯,他只在乎这些师兄们的钱好不好赚……

    “卖什么呢?”吕树小声嘀咕着。

    首先肯定不能是骗人的啊,吕树觉得自己爱钱是没错,想给天罗地网的兄弟姐妹们淘换点法器盔甲增加保命几率也没错,但是这不能以骗人为基础啊。

    所以,这生意起码得是等价交换才行。

    得慎重考虑一下,吕树重新回到了每天看书的日子,然而生活中出现了新的小插曲……御扶摇真的每天都会来睡个午觉。

    半个月之后吕树都觉得,时间久了他都有点麻木了。

    每天御扶摇都会凭空出现,然后默默的躺在床上睡一觉,然后又无声无息的离开。

    而吕树始终都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书,不是他不想动,实在是特么不敢动……

    但半个月过去了彼此相安无事,后面的十几天里甚至互相连一句话都没有说,有时候吕树都会产生一丝恍惚,仿佛他们已经相处了几十年。

    一个月之后的一天下午吕树忽然站起身来朝外面跑去,他跑到唐凛山门口疯狂的拍门:“凛山师兄啊!”

    唐凛山一脸懵逼的打开门:“咋了师弟?”

    “我有一个生意想跟你谈一下!”吕树兴奋说道。

    “什么生意?”唐凛山好奇道。

    “卖给你一个秘密,”吕树神秘道。

    说着吕树把唐凛山给拉进屋里小声嘀咕起来,屋里传出唐凛山诧异的声音:“还能这样?!你确定?”

    “确定,我已经成功了!”吕树说道。

    “什么?”唐凛山声调拔高:“你这才修习剑道多久啊就成功开了气海雪山,而且还锯倒了雪山释放了里面的剑灵?”

    “基本操作基本操作,”吕树低调道:“你忘了周不二师祖的评价了吗?”

    唐凛山蔫儿了一下,周不二师祖确实从未给过谁那么高的评价,吕树这属于独一份,所以这种对于师祖的迷信导致唐凛山有点不确定的将信将疑起来。

    他忽然说道:“你让我看看你的无形剑气!”

    吕树亮出一枚普通的无形剑气在指尖,唐凛山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竟然是真的!

    “那你再给我看看你那个剑灵!”唐凛山有点兴奋了。

    “好,你小心一点,”吕树说道。

    “我小心什么……啪!”唐凛山捂着脸一轱辘从椅子上翻了下去……脸上还有个拇指大的小掌印……

    “来自唐凛山的负面情绪值,+666!”

    虽然脸很疼,但是唐凛山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剑庐将开启新的时代!

    一个更加辉煌的时代!

    ……

    求月票呀求月票,如此稳定的更新,如此拼命的我,是不是值很多很多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