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38、青石板上行人无(第一更)
    勾栏瓦肆从外面看起来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然而里面此时却静悄悄的一片,十二名身穿花衣蟒袍的一品客卿便静静的坐在堂屋里面闭目养神。

    那蟒袍上的蟒狰狞可怖,仿佛择人而食。

    寻常的烛火始终在摇曳,然而这堂屋中的烛火苗却始终垂直向上,仿佛静止了一般。

    十二名一品客卿身上的强大气势仿佛将这一方天地都凝固住了。在他们脖颈后面,均有一条白色的巨蟒印记,巨蟒身上鳞片如眼。

    人人都知道西方天帝座下有十二大奴隶,实力都在一品之上,是端木皇启真正的死士。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端木皇启已经将自己这十二名大奴隶全都留在了王城伺机而动,更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在等待什么。

    每年到了剑庐大典这段时间便会有吕宙人前来王城如朝圣般观礼,历年如此,所以王城在这个时候的人流量极大,也非常热闹。

    只是今年来到王城的人尤其多,特别是高手。

    他们一个个怀揣着自己的目的,背后不知道站着何方神圣。

    然而就在今晚,这些人纷纷亮出了獠牙,仿佛在王城的一条青石板路上展开了一场巨大的狩猎,十二名客卿带来的死士们如同一头头黑豹般在王城的楼宇瓦顶上穿梭,原本分散在王城各处的影子正在迅速朝着青石板路集结。

    吕树还在奔跑,有人说这王城之大,一品高手一天都飞不完,这虽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就像是老百姓们其实对于王城有多大也没什么概念,只知道很大。

    他们知道一品客卿其实也无法真的在王城禁空范围飞翔,他们知道一品客卿如果真能飞的话恐怕半天也就飞完了,但谁去较那个真呢?

    王城之大,是王城百姓的荣耀。

    而现在,却仿佛是吕树的不归路了,起码一些王城豪门是这么看的。

    吕树从东向西狂奔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跑多久,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人来围杀他,不知道端木皇启为了剑庐筹谋多久,现在因为他的出现,因为他要杀人,对方就把这股力量宣示出来耀武扬威,全都用在了他的身上。

    他不管那些,他只知道如果有人要来杀他,那就必须死。

    黑暗中不停有人出手偷袭吕树,青石板路旁的屋顶上有人踩动瓦片的声音,咔咔咔的响着随吕树一路而行。

    死的人多了,死士们便明白这少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死去的同伴都不可惜,那是为了完成任务所做的应有铺垫。

    就在下一刻,房顶上忽然扑来了数十人,这些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出手,而角度则来自四面八方!

    狂奔中的吕树忽然急停,因为巨大的反作用力,他用以稳住身形的青石板骤然龟裂开来,碎屑迸飞!

    电光火石间,那漫天扑来的黑衣死士就像是凶猛的野兽,然而这些野兽忽然发现,那站在正中的少年并没有畏惧的神色,反而在笑!

    “鱼肉有刺有骨,可那还不照样是鱼肉?”吕树笑道。

    只是刹那的功夫,死士们都还在空中,却发现那少年手指不知道正从天上牵引什么东西下来,然后所有人便感觉身体一凉,传来沛然难当的刺痛!

    是无形剑气!

    只是他们竟没发现这少年什么时候将无形剑气已经悬于天上了!

    剑雨沙沙的落下,这是吕树在青石板上狂奔途中最大规模的一次遭遇战,可是仍旧没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还留在路旁瓦顶上的死士们眯起了双眼,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少年,当少年再次开始动起来的时候他们也跟着继续追逐,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

    如果说一开始王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么现在青石板路上已经流血数十里,不可能还无动于衷。

    无数双眼睛悄悄的盯着这夜色中的王城,他们在暗自揣测今晚王城要留多少的血才够,这少年杀到哪里才会身死,或者猜测这少年要杀多少人才会收手。

    宋记的大掌柜肖明泽在宋家庭院里焦急踱步,正踱步间一名面色微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着肖明泽:“何事?”

    “家主,咱们帮不帮他?!”肖明泽说道,对于宋记赌坊大掌柜来说吕树就是自己的摇钱树,而且大家相处这么久了,大供奉赵帅也想托他来问一声,要不要帮吕树一把。

    他们是跟吕树最早接触的那一批王城豪门,谁也没想到今天会出现这一幕,那武卫军的少年统领竟然将青石板杀成了一条血路,而对手赫然是西州的那位天帝!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宋家家主说道:“退下吧。”

    其实当初他让赵帅从南庚城退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选择,王城九五豪门之所以能屹立千年,靠的向来都不是趋吉,而是避祸。

    “听您的,小人退下了,”肖明泽躬身行礼然后踏步离开,有时候肖明泽很想离开这豪门去寻一条出路,可惜离了豪门他去哪呢?

    世界上没了吕树,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过?王城豪门依旧是豪门,管那是是非非作甚?

    此时孙家孙仲阳站在父亲书房的门口:“父亲,我想去帮他,他救过我的命,虽然法器盔甲已经还清,但命是无价的。”

    手中拿着一卷书慢慢翻看着的孙修文平静说道:“不是我不让你帮他,而是你帮不上他。”

    孙仲阳向来敬重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不仅是这王城里最有希望晋升大宗师的人,孙仲阳还从小就明白,父亲孙修文在强大实力的背后还有怎样的智慧。

    “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孙仲阳愣住了。

    “你低估了他,也高估了自己,”孙修文微笑着抬眼看向孙仲阳:“你去修行吧,何时到了大宗师的境界,何时就能去帮他了。”

    孙仲阳这时候忽然意识到,父亲其实是支持自己去帮吕树的,只不过是觉得自己根本帮不上对方!

    这吕树何德何能竟然能让自己的父亲做出这么高的评价?

    ……

    晚点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