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39、这就死了一个?(第二更)
    都知道是吕树在杀人,可大家也知道,端木皇启的后手不止这些。

    孙仲阳终究是没有去帮吕树,肖明泽和赵帅也没有去帮吕树。

    对坐之中,父亲孙修文对孙仲阳说:“今晚他若撑不过去,那就没有以后了,若是撑的过去,甚至连端木皇启那里都撑过去了,那孙家便是以后为他鞍前马后也无所谓。”

    孙仲阳正襟危坐的想了想说道:“您觉得他如果真的撑过去了,最后能走到什么高度?”

    “你有大家之风,但才能也仅仅是统领全族罢了,好好看好好学,五年内不得出门了,”孙修文说道。

    “您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孙仲阳身子微微前探。

    孙修文摊摊手笑道:“因为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孙仲阳明白,自己的父亲向来如此。

    勾栏瓦肆中垂直静立的烛火忽然晃动起来,当中一人闭目说道:“你们谁去一趟,带他的人头回来。”

    座下末尾的那位客卿起身道:“我去即可。”

    上首之人颔首,算是同意了。

    天帝座下的大奴隶便应有自身的傲气,大宗师分强弱,一品当然也分,在这里静坐的蟒服客卿人人都是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骨头,只是因为寿元长才会只显露出中年人的面相来。

    这些年间端木皇启有过不知道多少大奴隶,可惜活下来的只有他们十二个,这便说明了实力。

    端木皇启命他们在这里待命是为了更大的图谋,决不能因为一个区区的少年阻碍。

    端木云蔼和李凉的下场大家也都看到了,连亲儿子都杀的人,他们怎能不敬畏。

    上首之人忽然睁眼看向自己左手边的一名中年男子:“你也去。”

    左手边的中年男子起身拱手:“是。”

    其余的蟒服客卿都睁眼看了上首的那位统领一眼,他们没想到对方竟然为了杀一个少年,动用了两名客卿。

    这堂屋之中座位是有讲究的,上首为尊,左高右低,也就是说他们十二人中间最强的便是上首之人,排第二的就是左手边的那位。

    杀这个少年,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他们杀过的天才太多了,根本不差这一个。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少年为什么忽然从剑庐里杀过来,猜想中大概是因为端木皇启曾经想要镇压过他吧,现在端木皇启离开王城的消息走漏,对方便以为自己能报仇?

    蟒服客卿们想到这个理由的时候甚至有一点想笑,幼稚。

    这世上的仇恨太多了啊,人人都想报仇,殊不知有些是会让自己送命的。

    两名蟒服客卿一前一后出了勾栏瓦肆,顺着长到看不见尽头的青石板路朝西方行去,谁也没有减速。

    杀完人,赶紧回来复命就好。

    他们身后的勾栏瓦肆里不止那剩下的十名蟒服客卿,还有数以百计的黑衣死士单膝跪在堂屋之外听令,这些死士悄无声息的等候着,这也是端木皇启最大的底牌之一。

    这一晚,似乎全王城的人都不太看好吕树,因为他面对西方天帝的死士时,就像是狼群中的一头麋鹿,已经迷路了。

    孙家不管是觉得自己管不了,宋家不管是因为君子不立危墙,不论如何,没人觉得吕树今晚百分之百能胜,除了姜束衣。

    顾凌绯在后山上也坐了下来,平日里她都必须绷着脸,因为她是剑庐的大管家,弟子们犯了错误她要评断责罚。

    这种生物其实就跟地球上的班主任一样,只不过她带的班级有点大,有点强。

    “师兄,你似乎以前就跟他认识?”顾凌绯好奇道,她就撑着下巴望向青石板路,那个少年还在狂奔。

    “何止是认识啊,”姜束衣笑着摇摇头。

    这次顾凌绯没有再深究吕树的来历,而是忽然问道:“他是一直这么气人,还是后来变得这么气人?”

    姜束衣愣了一下感叹道:“是一直都这么气人的啊……”

    ……

    死士们得到指令已经不再贸然动手……既然天帝座下大客卿都出马了,那当然要等主角到来。

    吕树狂奔中转头冷笑着看了瓦顶上跟随自己的死士们,当这些人不再出手时他便知道肯定是有更强的人要出手。

    姜束衣已经明摆着告诉他了,那勾栏瓦肆中有十二名大客卿存在,很危险。

    全王城的九五豪门都不看好他,也是因为他们知道端木皇启留下了那十二名战功彪炳的蟒服大奴隶。

    很多人觉得吕树如果想活命,那就最好在撞上他们之前逃跑。

    如果让吕树知道他们的想法就会笑出声来,他要杀的人,可不就是那十二个人吗?如果不杀那十二个人,他吕树,今晚岂不是白忙活了!

    吕树在青石板路上的狂奔就像是席卷了整座城池的风云,不知道跑了多久,王城的目光跟了他多久,忽然间他身后的空气开始扭曲,这不是大宗师踏碎虚空的能力,更像是有人先前便藏身在那空气里。

    路旁瓦顶上的黑衣死士们像是狼群一样等待着狼王出巡,此时一抹花衣蟒服骤然出现在青石板路上,那中年人手中持着……

    可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只间吕树已然沉腰,转身,出拳!

    “第一个!”

    吕树身后的青石板原本拼凑的严丝合缝,可就是这一转身之间的力量竟直接在地面上传递出去上百米,那百米之内的青石板寸寸断裂!

    第一个?什么第一个?那名花衣蟒服的客卿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那拳头正撞破了空气轰然而至,他甚至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些空间破碎的碎片在绽放。

    很多人以为端木皇启座下的那十二个大奴隶够强,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吕树在晋升一品的时候,大宗师下便已经没了对手,唯独畏惧的是对方数量太多,而现在对方偏偏托大一个个送上门来!

    青石板路上旁的房屋忽然被强大的波动给震荡到坍塌,里面原本躲着看热闹的店铺伙计扒开店铺就跑,谁也不敢再在这里多停留了。

    一前一后来了总共两名蟒服客卿,而后面的那一位则面色阴沉的站在青石板路的尽头看向吕树,他没想到自己仅仅只是慢了十个弹指的时间而已,那名先一步的客卿便已经死了!

    王城的多处庭院里有人似乎不约而同般的惊呼:“什么?你们确定吗?这就死了一个?!”

    ……

    晚点还有一更,建议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