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40、第四星云成,武道鸣音再现!(第三更)
    这一次,王城没有哪家赌坊开盘口了,不然一定大赚特赚。

    肖明泽在赌坊后院里躺在摇椅上,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机会,他和赵帅与吕树接触的最多,所以他们的感觉更强烈一些,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感觉这次吕树会赢。

    王城的九五豪门因为一个客卿的死亡开始震动,没人想到吕树仅仅一个照面就杀掉了一个蟒服客卿,那可是在端木皇启座下行走数百年的老人了,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吕树反身出拳的刹那间心情是平静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杀不掉对方。只有星图的时候,他的力量便一直都是同等级里最强的,现在来到吕宙重修炼体,说他身体素质已经半步跨进了大宗师的境界也不为过。

    半步可能太多了,一只脚掌好了。

    其实吕树在三品的时候,只要他坚持一两个月冲击枷锁也许就打开了,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

    而重修炼体的一切好处便体现在这一拳之中,几乎破碎虚空般的雷霆万钧,对方来不及施展手段格挡,也格挡不了。

    青石板路旁的黑衣死士们都面色凝重起来,即便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人手之后都没想过这少年能有这种能力。

    吕树转头看向青石板路尽头上的那名花衣蟒服客卿:“第二个!”

    如果这王城没有禁空领域,一品高手能施展的手段就太多了,可是现在谁都飞不了!

    不仅如此,若是仅让吕树用飞行的速度去突进,那么他的飞行速度就算比其他一品客卿快了不少,但也快的有限。

    但地面上便不一样了,吕树的身体力量有着绝对的优势!

    地球上,不管是天罗地网还是其他各大组织都认为力量系强者在后期是不太管用的,甚至一度沦为元素系的保镖。

    例如吕树在非洲那边杀死的金系与力量系组合,其实力量系就是保护金系不被近身罢了。

    然而吕树觉得那只是因为力量系还无法突破那个已知的极限,可如果吕树能够突破那个极限呢?

    花衣蟒服的客卿未雨绸缪,他冷哼一声:“动手!”

    他要用那些死士的性命来拖慢吕树的速度,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死士们心中一惊,当客卿让他们动手的时候,其实已经意味着那位花衣蟒服的客卿自认落了下风,对方没把握在吕树的速度中杀死吕树!

    下一刻,蟒服客卿手臂一阵,只见他那枚扳指之中有一颗翠绿的圆珠落入手心,然后顷刻间绽放光彩。

    一个个符号从绿色的圆珠中投映出来,映射在了天际。

    孙仲阳此时正和父亲对坐,窗户与门都是开着的,当翠绿色的符号映照上天空时,小半个王城都仿佛被映衬成了绿色。

    孙修文说道:“这是端木皇启赐下的宝珠‘秋泓’,里面总共9个符印,一旦符印在天空之中结成,到时候那一小方天地里的生死便是持珠人说了算了,除非高出一整个境界来。”

    孙仲阳转头看向天空,那绿色的符印在天上,几乎每秒钟便会多出三个来,他喃喃道:“已经六个了,吕树要死吗?”

    然而就在此时,那符印戛然而止,不再有符印飞上天空笼罩天地,就连天上的也开始消散。

    “发生了什么?”孙仲阳意外道。

    ……

    青石板路上吕树骤然加速,一步之间便跨越数十丈,如箭离弦!

    旁边瓦顶的黑衣死士在花衣蟒服的客卿下令时便已经纷纷抽刀朝吕树扑去,吕树与客卿之间相距几乎一里地,而这一里地间的两边,早就布满了死士!

    于是吕树冲刺中,黑衣死士全都跃下来想要挡住他,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人还没落地,连吕树的衣角都没碰到,吕树已经冲了过去。

    这一幕就仿佛是排练好的一般,吕树经过,死士才落在地上,永远都慢了一步!

    这一次吕树踏过的青石板甚至都没有破碎,可是当死士踩上去的时候却轰然一声激起烟尘,那吕树踩过的青石板竟然已经碎成了粉!

    灰尘中,每个死士都感觉那弥漫的烟尘里似乎有什么极其锋利的东西正在疯狂穿梭收割着生命,那是吕树久违的雀阴灰线。

    起初第三层星云运转起来时,出现在第三层星云主星上的便是三十六根雀阴灰线,原本吕树以为只有这么多。

    结果他便发现,第四层每亮起一颗星辰,那雀阴灰线便会翻一倍,所以如今吕树七星全亮,雀阴灰线也已经达到了2304根之多!

    这数千根雀阴灰线随着吕树突进的时候一个个穿梭进他身后激起的尘埃之中,如龙卷般能够绞碎一切,摧枯拉朽!

    死士们想不到,那名客卿也想不到,吕树从一开始就没顾忌过那些死士,那些死士也根本无法拖慢他的速度。

    于是,当吕树来到那名客卿面前的时候,对方所持的“秋泓”竟然来不及放出那最后的三个符印了。

    蟒袍客卿眼中闪过惊骇的神色,他那蟒服上的九条黑蟒在他催使间纷纷跃出袍服,扑向吕树。

    可又是一拳砸来,吕树竟是毫无阻碍的击碎了那九条黑蟒,直到此时那名客卿想再出底牌都已经晚了!

    客卿目光中闪烁着机警的光芒,他的背后突然具现出巨大的黑蟒法相来,吞吐着毒信!

    可是当他想……他什么也想不了,因为他发现吕树的那一拳仍旧是伏笔,藏在伏笔里的则是吕树的雷霆剑气。

    天劫之威,就连寻常大宗师也必须认真对待,更何况是一品的客卿?

    终于,那名客卿无法动弹的脸庞因为挣扎而逐渐扭曲,纵横吕宙无数年的他终于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

    吕树站在原地打量着对方,感受着对方恐惧的情绪仿佛在天地之间蔓延,爱怒哀惧爱恶欲,这是七层星云的关隘,吕树早已猜到这第四层突破到第五层的关键可能就在惧上。

    吕树很少有畏惧的情绪,因为他从来都一往无前。但这不意味着他突破不了,因为他仿佛天生便可以让别人感受到恐惧。

    星图转动,第四层主星归位,吕树豁然抬头看向天空,该来的终究要来,星图突破一品的武道鸣音也该到了。

    天地间一个笼罩整座王城方圆数百里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宏大又苍凉:“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吕树平静的看着天空:“我特么……”

    ……

    感谢米魅同学和丧心病狂丧病菌同学成为本书白银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