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远浮于世烟云外,似若钻石夜空明。”

    “烈阳燃尽宙合静,落日不再星河清。”

    “漫漫长夜路何寻,直到炽焰长歌行。”

    那武道鸣音的声音越来越宏大,然而与他的剑道鸣音不同,这次的武道鸣音一点也不伤人,甚至还让王城某些百姓的旧疾都好了!

    声音震荡在苍穹上,如浪涛般拍打在夜色里。

    呵呵,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吕树惆怅的望着天空思考人生。

    他觉得这武道鸣音要是早点来,他哪还需要别人的恐惧来完成第四层星云……

    这一刻,吕树甚至能够感受到吕小鱼无声的嘲笑,以前吕小鱼就怀疑他了,甚至还多次质问,但是他都没有承认。

    但是现在呢,这还有的辩吗?全吕宙现在恐怕就仨人听过小星星吧,吕树、吕小鱼、姜束衣。

    这不是他的武道鸣音还能是谁的?!

    他甚至能够遥遥的感受到王城百姓们的懵逼,夜里王城正在发生一场血战,然后就在这严肃的千钧一发时刻,天上响起了一首儿歌。

    这不怪他们,吕树自己都懵逼了。

    人家的武道鸣音都是很霸气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了小星星?

    虽然这声音是辣么的宏大,辣么的苍凉,可你再宏大再苍凉也是小星星啊!

    迄今为止,吕树所知道的,能与其相比的,就只有成秋巧的小螺号瞎特么吹了……

    也不知道成秋巧晋升一品的时候会不会响起一首儿歌?

    想到这里吕树就觉得自己得赶紧回地球,听到另一个人武道鸣音唱儿歌他才能心里平衡一点……

    你特么还能不能行了!?啊?这特么正打架呢啊,有人笑场了怎么办!?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听到面前那名客卿忽然震惊道:“这是谁的武道鸣音吗?为何会如此古怪!”

    吕树面色古怪的看向那位还在被雷霆剑气电的不停颤抖的客卿:“我想打听个事啊,你听过这首歌没有?”

    那客卿愣了一下震惊看向吕树:“你为何问这个问题,等等,这不会是你的武道鸣音吧,你不是已经晋升一品了吗?!这到底是什么歌?!”

    吕树笑了笑:“回答错误。”

    下一刻吕树静静的站立在长街上,月光从头顶洒下,吕树就像站在月光之中的神祗。面色平静中,他身后的雀阴灰线席卷而来,收割了死士,也收割了客卿。

    花衣蟒服的客卿眼中最后一幕便是那诡异到有些绚烂的一幕,雀阴灰线围绕这少年,而那一切都代表死亡。

    “来自陈老蜡的负面情绪值,+1000!”

    吕树看到这负面情绪值后小声嘀咕,这都什么名字啊,难怪死的快。

    此时青石板路上除了吕树已经没有别人了,当吕树与第一名客卿交手导致房屋坍塌后,再也没有普通百姓敢在旁边的房屋里逗留,纷纷逃散。

    吕树忽然很想笑,他原本担心的就是武道鸣音动静太大,搞得他意外成为靶子。

    结果现在仿佛是灯下黑一般,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晋升了一品,也通过孙仲阳知道他早就有过武道鸣音了,所以反而这次武道鸣音响起来的时候压根没有人往他身上想。

    就连与他交手的那位客卿都没想到是他!

    地球那边是一品晋升的太少了,也没人去研究过武道鸣音代表着什么,但吕宙不一样,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修行文明,所以关于修行的事情大家都很在意,也比地球那边有经验的多。

    吕宙惯例,晋升一品的时候才有天地异象和武道鸣音,晋升大宗师的时候只有天劫,没有武道鸣音!

    在吕宙,武道鸣音被看做是修行者真正与天地产生共鸣的初始,所以很多人便喜欢把武道鸣音的范围当做天道的一种鉴定。

    大家认为一个人武道鸣音范围越广,未来的成就便越高!

    事实好像也就是这样的,甚至都不存在什么特例,于是豪门内武道鸣音范围广的嫡系便会重点培养,当初孙修文的武道鸣音便是方圆十五里,所以早早就成了家主继承人最有力的竞争者。

    不过这些对于吕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没人知道这也是他的武道鸣音。

    所以吕树忽然有点感谢孙仲阳了,当初这货为了坑自己一把主动散播消息说自己已经一品,甚至连武道鸣音有多么强悍都给大家说了说,旁边还有莫小雅他们好多人佐证。

    如果不是孙仲阳,以吕树的性格现在说不定还阴着假装二品准备坑人来着,那特么说不定就真的坑到自己了啊……

    只是吕树忽然就笑不出来了,他低头就看到地面上青石板粉碎后留下来的沙土慢慢组成了文字:“还说你不唱小星星?”

    吕树:“……我都晋升一品了啊,这武道鸣音肯定不是我的啊。”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小鱼当然听到小星星就从地下直奔过来了,只有她知道这玩意一定跟吕树有关系!

    地上的弹幕变了:“骗吕宙人还行,想骗我一点门都没有,吕树你变了,你都对我有秘密了!哈哈哈哈哈哈!”

    吕树心说你要真能忍住不笑的话,我早告诉你了,可压根没有那种可能性好吧!

    这突破后本该欣喜的时刻,吕树觉得自己还不如不突破!

    此时,那宏大的武道鸣音已经引起整个王城震动,所有势力也包括九五豪门全都动了起来,他们要亲自调查这武道鸣音的范围到底有多么宽广!

    各大豪门的家主皱眉坐在自己的宅院中等待着下人回报,孙修文和孙仲阳就坐在那里,没过多久有人手持一面传讯镜子疾步走了过来:“王城最西边确认了,那边也听到了武道鸣音,现在已经无法确认这武道鸣音是不是已经超出了王城的城池范围!”

    但是光确定一边是不行的,还得等其他的消息。

    又过一会儿,再次有人手持传讯镜子走了进来:“东边也确认了……那里也能听到!也同样无法确认城池之外是否还有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