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43、大宗师下第一人(第一更)
    勾栏瓦肆之中的剩余十名花衣蟒服客卿一直在等待吕树的到来,他们不想再分散实力,却又不甘心直接出去迎敌。

    端木皇启座下十二大奴隶如今已经战死两名的事情怕是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城,若是剩余十名全都出去只为了对付一个刚刚进入剑庐的修行者,恐怕会有更大的笑话。

    他们在心中已经将吕树列为一等一的危险人物,不然怎么会十个大奴隶抱起团来?这在过去数百年中都从未出现的情况,就在今晚出现了。

    以往他们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哪个不是端木皇启最信任的座下行走?出了西都,他们说话便代表着天帝意志。

    十个大人物,要联手也就算了,还得主动出击的话就太丢人了。

    他们倒是能丢得起这个人,可是端木皇启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他们就静静的等待着吕树上门,然后十人联手杀掉对方。这是一种很尴尬的情况,他们恨不得那少年赶紧上门来受死!

    十个一品花衣蟒服客卿围杀一个一品,可能会失败吗?他们承认这少年很强,可他们从未想过失败的可能性,直到他们看见天空挂满了繁星,直到他们感受到杀机已经笼罩了整个勾栏瓦肆!

    堂屋中那名始终气定神闲的上首之人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朝院子里走去,其余的大客卿俱都跟在他们身后。

    花衣蟒服的客卿们眼瞅着天上那上万柄长剑震惊莫名,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上万柄长剑是如何出现在天空上的!

    “那不是真剑,是有人用手段幻化出来的!”上首之人皱眉说道:“不对,不是幻化!”

    幻化的说法是指“幻象”,可那头顶的上万柄长剑分明都像是真的一样!

    今天晚上王城真的是一波三折,先是吕树从剑庐而出,一条青石板路上杀了上千的西州死士,还有两个成名已久的花衣蟒服大客卿。

    然后是有无名天才在王城中晋升一品,武道鸣音覆盖全王城,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这武道鸣音的边界在哪里。

    然而就在大家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撼中时,那勾栏瓦肆的上空竟出现了上万柄长剑,如漫天繁星!

    今天晚上就像是有人商量好了似的要让整个王城都睡不着一样,这一幕接一幕的出现简直让让人应接不暇,一幕比一幕更加震撼!

    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孙仲阳与孙修文这样的大豪门都觉得今晚大事实在太多了,搞得他们都不知道应该先关注哪个更好!

    “父亲,王城已经多少年没出现过这样的盛况了?”孙仲阳好奇问道。

    孙修文遥望着远方的剑阵感叹道:“其实也不算太久,就是剑庐主人莫名其妙去拆了老神王半个神王宫的那次吧。”

    孙仲阳忽然站了起来:“那剑落下了!”

    无形剑气杀伤于无形且数量极多,可终究只是“气”。就连李弦一当初追杀傀儡师也是将剑气寄托在树叶中,不然无形剑气消耗太快。

    然而吕树不用去随地找媒介,因为他有吕小鱼。

    树叶终究是树叶,哪有长剑更加契合?

    勾栏瓦肆里的蟒服客卿看到那长剑的时候便觉得不妙,他们已经很高估吕树了,一点都没有轻敌。

    试问十位成名已久的大客卿毫无底线的联手对付一个后生晚辈,算轻敌吗?问遍全吕宙恐怕谁都不会觉得这是轻敌了吧?他们除了没有主动出击,就连庭院内跪着的上百名死士也都处在了真真正正的备战状态。

    可是为什么大家还是有一种打不过的感觉啊!?

    这种明明感觉自己很强却依然打不过对方的矛盾感,实在太强烈了,强烈到上首的那位客卿感觉到了自己的愤怒!

    “退!”他忽然吼道。

    当上万柄长剑开始下落的时候,上首的那位客卿感受到了无穷的危机,那是他这辈子都很少遇见过的大杀机,不退就是死!

    可是现在再退已经晚了,那上万柄长剑里的无形剑气被吕树掌控者锁定了那勾栏瓦肆中的每一个人,吕树说了,今晚他为刀俎,人为鱼肉。

    西州敢攻打地球,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现在少死一个人,说不定未来天罗地网的战友们就要多面对一个敌人!

    一名大客卿面色冷酷的抬头看着那落下的剑,如流星般坠落着。

    他双腿微微用力便冲天而起,只见这名客卿手中忽然出现一柄长刀朝天上劈去,竟是要直接劈散了这巨大的剑阵!

    然而下一刻,那长剑穿破了他巨大的刀罡,仿佛那刀罡都是虚无的,不存在的。

    一名纵横数百年的客卿前一秒还霸道无比,下一秒便被数不清的长剑贯穿了身体,犹如破布袋似的朝地面无力坠下!

    那为首的大客卿想不明白了,他们已然是站在一品巅峰上的人了,怎么这世间还有大宗师之下的高手能够如此轻而易举杀死他们?!

    他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怎么样,这一刹那间他其实已经明白,不是他们轻敌,而是固有的眼光局限了他们的想象力。

    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是一品的巅峰了,这个时候出现一个能够打破一切规则与极限的人来到他们面前,他们最应该做的不是战斗,而是不要激怒那个人!

    一品客卿冲上天空却又瞬间陨落的场景,被无数正在注视着这里的人看在眼里,他们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了,就连一品客卿的性命都像是草芥一样。

    那万剑齐发的场景,宛如一场流星浩劫!

    “虽然刚刚晋升的那个人武道鸣音之广堪称世间仅有,但看到这一幕我忽然在想一个问题,那个人与这少年吕树相比,到底谁更强一些?”

    按道理来讲肯定是刚刚晋升的那位强一些啊,毕竟能够覆盖整个王城的武道鸣音那得是什么境界?

    可是现在大家偏偏又看到吕树出手的场景,忽然又产生了不确定的想法。

    “我没见过那个刚刚晋升者出手,只是我看吕树出手时便感觉,大宗师之下,所有人到他面前都只能像蝼蚁一般……我觉得这就是大宗师之下的第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