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49、旁门左道(第一更)
    场面一时间非常尴尬,张卫雨他们也没有接续过根基啊,所以谁都没有经验,不知道重新回到自己的巅峰境界会是什么样子。

    但问题来了,就算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也绝对不会认为这小星星是自己的武道鸣音啊,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时候,张卫雨忽然看向吕树,吕树却忽然大声道:“这是你们谁的武道鸣音啊?”

    这个先下手为强的说法让张卫雨他们一愣,不由自主的又面面相觑起来。

    是啊,就他们五十六个人回归一品境界,除了他们还有谁呢?

    吕小鱼在旁边听了直翻白眼,她知道吕树这是仗着当时除了她和吕树没有人在王城,没人听过这首小星星所以倒打一耙。

    然而张卫雨等人因为信息不对称还真的被唬住了!

    此时此刻,吕树觉得自己简直机智的一匹,简直就是成功的洗脱了自己的嫌疑啊!

    虽然他本身也就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可张卫雨看他那一眼,实在让吕树有点坐不住……

    小鱼应该不会拆穿他的对吧……

    吕树现在就是想,这一波赶紧杀去南州和西州的边界,到时候说不定就回家了,管他们之后怎么想呢……

    这时候,张卫雨等人陷入了对自己深深的怀疑中……

    事实上,这一次的武道鸣音……竟然还没有吕树上一次一个人晋升一品时来的宽广,原本恢复实力时是不该有武道鸣音的,可这一次回归境界的人数实在太多了。

    就好像是天道都觉得不来点动静已经说不过去了似的,可是这么多人晋升选谁的武道鸣音呢,或者说这些人本来就不该有武道鸣音出现,那么该用什么来当武道鸣音呢,那就用小星星吧……

    吕树猜测,大概、应该、也许就是这么回事。

    这一次,因为吕树他们已经在王城之外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了,所以王城并不是被全部覆盖!

    原本各方势力其实对于找到这位晋升者都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吕树他们这边的能量波动太强烈,实在是不能不怀疑。

    于是豪门家中的奴隶们再次动了起来,开始询问各面城池的边界处的人:你们刚才听到小星星了吗?

    结果大家愕然发现,东北方是没有被武道鸣音覆盖的!

    武道鸣音不存在声音的大小问题,在边际里就一定听的一样清楚,然而踏出边际之外,哪怕只是半毫米都听不到一点动静。

    所以,这一次的武道鸣音被迅速定位,具体的定位没有,但是能保证一定在城外,而且就在刚刚发生能量波动的方向。

    这大清早的都有谁出城了?可不就是武卫军吗?

    于是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这武道鸣音的归属者,是吕树啊!

    昨天晚上还有人在想,这位武道鸣音范围广阔到可怕的晋升者与吕树相比,到底是才是真正的大宗师之下第一人,然后一群人希望找到那位晋升者试图进行投资或者投靠。

    但是所有人都因为吕树已经是一品而忽略了昨晚王城血战里真正的主角。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原来吕树就是那个晋升者,难怪那少年强到让人震撼。

    是啊,这才合理!

    这才合理啊!

    不然一夜之间王城诞生两位超强的一品天才,怎么都感觉太过古怪,天才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廉价了吗?

    呵呵,一点都不廉价,全是吕树……

    可是不合理的事情又来了,你吕树在发出这武道鸣音之前不是已经一品了么,怎么会有第二次武道鸣音?

    好的,就算第二次也说得过去,算你开了先河,但第三次又是怎么回事……

    你还有完没完了啊?而且你这武道鸣音也太个性了吧,谁家武道鸣音是这么苍凉的唱首儿歌啊?!

    别说唱儿歌了,武道鸣音里连唱歌的都没有!

    吕树要知道王城人民的想法就会觉得很冤,这次真的不是他啊!

    ……

    前一刻,孙府之中,孙修文与孙仲阳依然对坐着,孙修文在尝试着为自己的儿子复盘昨日种种,他是非常宠爱自己这个儿子的,所以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当然要为其分析。

    结果怎么分析都觉得其中有好多环节都是缺失的,孙修文自言自语道:“吕树为何执意要杀十二客卿?因为差点被端木皇启镇压吗?也说得过去。”

    孙仲阳端坐着问道:“父亲觉得他是为此去杀人的?那气性也太大了点吧。”

    “你不知道,这世上便是有这么一种人,但凡有能力,仇恨绝对不隔夜,”孙修文叹息道:“我觉得这少年就是如此,而且他已经认了很久了,直到端木皇启离开才动手,但是其他又有事情解释不通,端木皇启为何如此紧急离开王城,那21名刺客又是谁的人,为何围杀吕树?那夜半的晋升者又是谁……”

    这事就好像一个线团杂乱的纠缠在一起,让孙修文根本找不到头绪。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就是昨晚晋升者的消息传来,孙修文陷入了呆滞,孙仲阳也不敢打扰自己的父亲。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孙修文才忽然苦笑起来:“实力实力,没有实力什么算计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落了旁门左道啊。我从今日起开始闭关,不破宗师境……便不出来了。”

    孙仲阳看着父亲绝尘而去竟是目瞪口呆,什么情况啊,怎么吕树晋升,反倒把父亲给刺激的去闭关了?那自己怎么办……也去闭关吗?

    此时剑庐后山上姜束衣与顾凌绯遥遥的望着王城众生,他们看着武卫军从西门而出,看着天边异象,听着武道鸣音,然后等待着王城喧嚣起来。

    顾凌绯忽然说道:“师兄你昨夜就知道那是他的武道鸣音了吧?”

    姜束衣微笑着点点头:“没错。”

    “为何会有如此强悍的武道鸣音?这已经超脱出我们已知的境界了,岂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很快的进入大宗师境界,甚至超脱出来?”顾凌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