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52、你算问对人了(第一更)
    武卫军一路南下,所路过的城池都纷纷大门紧闭,吕树还有点好奇,虽然自己在王城打了一架杀了很多人,可大家也不至于直接在自己来的时候紧闭城门吧?

    然后吕树就发现,自己每到一处城池,就能莫名其妙的收获一堆负面情绪值,什么情况啊这是?

    吕树好奇的跟刘宜钊他们询问了一下当时就有点哭笑不得,合着这还是之前武卫军造下的孽,抢人家粮食抢的太多了……

    不过李黑炭和刘宜钊他们说这事的时候根本没有压力,他们知道自家大王是什么人,只要自己按成本价给钱了而不是真抢,那大王就不会太在意,毕竟自己跟自家大王相比,对方才是真正的土匪……

    吕小鱼在路上好奇问道:“你不是说要等咱们回地球的时候给他们洗髓果实么,这怎么提前就给了?”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吕树乐呵呵笑道。

    吕小鱼撇了吕树一眼,其实她知道吕树已经更改了自己的计划,这个更改计划的时间应该就是在武卫军冲进王城的时候。

    原本两个人商量好离开前把肥皂工厂还有一批洗髓果实交给他们,然后吕树和吕小鱼则回到地球过自己日子不再回来。

    可是现在吕树似乎已经不那么想了,当他提前把洗髓果实拿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吕树已经决定带着武卫军一起回地球!

    “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五千多张嘴呢,每天都是要吃饭的,”吕小鱼说道,她是管账的所以她太清楚这些饭桶有多么能吃了。

    按照寻常标准,武卫军现在一天的伙食都能养活别的军队五六天了,还是同样的人数!

    现在还能撑住,吕树甚至为了不节外生枝,干脆连路过的城池都没有打主意,而是直接从山河印里取粮草。

    要说当初围攻老虎背的各大组织真是好人啊,当初那十几个仓库的生活物资,还有海上的货轮,搞得现在吕树随便查看了一下都觉得安逸。

    别人家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吕树这是随身带着粮草,够武卫军在外面打三四年不回家的了……

    不过三四年对于修行者来说算什么啊,如果吕树把武卫军带回地球去,早晚都要重新面对赚钱这件事情……

    “聂廷应该可以帮忙解决一下吧,这都是高端战力啊,”吕树想了想说道:“虽然天罗地网在地球已经很强了,但武卫军毕竟是跨位面的产物,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啊。”

    眼瞅着武卫军在这行军的路上一边走一边修行,所有人吃了洗髓果实后纷纷突破,等他们到地球的时候,恐怕三品都没几个了吧,甚至可能一个都没有了。

    天罗地网里,好几个天罗都是二品呢,自己这一下子拉回去五千多个天罗级别的高手,就问你世界上的其他组织怕不怕……

    当然了吕树觉得武卫军肯定不能喧宾夺主,因为天罗地网的信仰是守护那片土地,而武卫军却没有那样的意识。

    所以到时候如何处理好武卫军的融入也是个问题。

    这时候吕树从未觉得自己会回到吕宙来,他厌倦这里的争斗,厌倦这里权力的旋涡,而空间壁垒的另一边则代表着一切属于吕树的美好回忆。

    这一路上吕树都不知道喂了武卫军多少颗洗髓果实,天天想着该怎么把这些负面情绪值给赚回来,不然实在有点不甘心。

    于是,武卫军开始了一边骑马奔袭、一边修行、一边写作业的日子,李黑炭他们都懵逼了,怎么还有这种操作!?

    晚上扎营修整的时候。

    “大王,你觉得那空间通道后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啊?”李黑炭好奇道。

    “你作业写了吗就问东问西?”吕树问道。

    李黑炭:“???”

    “来自李黑炭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时候李黑炭忽然意识到,当初他问大师兄小凶许是跟着大队伍一起走还是跟着鼠潮一起走的时候,大师兄小凶许写字道不敢跟不敢跟……

    大师兄还是机智啊……

    李黑炭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不是觉得大王你无所不知呢,说不定知道空间壁垒后面是什么样的。”

    吕树挑了挑眉毛:“我给你说,你这是问对人了……”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小鱼在旁边一脸嫌弃,她在想吕树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幼稚。

    此时易潜已经专门买来了关于西州那边的情报,驻扎在那个空间通道外的黑羽军数量极多,所以有些事情真的藏不住。

    所以武卫军现在已经知道,端木皇启在离开王城后确实直接去了那里,不过因为空间通道暂时关闭的原因又离开了。

    如今那里驻扎着的军队都在等待下一次空间通道开放,端木皇启这次要亲自去那边征伐!

    但这个事情武卫军已经不觉得稀罕了,毕竟他们出发的时候就知道大王这是要带队去跟黑羽军打仗,面对端木皇启是迟早的事情啊。

    而李黑炭他们,则对空间通道后面的那个崭新的世界更加好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们想知道那边的人和这边的长相一样不一样啊,他们想知道那边的饭是什么味道啊……

    然而他们不知道,吕树就来自那里。

    吕树想了想说道:“那个地方叫做地球,也有春夏秋冬,也有白昼和日落。春天的时候小孩子们会去郊外放风筝,他们牵着一头线绳跑起来就像风一样,风筝就在天上越飞越高,夏天的时候大人们会带着小孩子去游泳,刚开始不会游的小孩还会呛水,但玩的却很开心。秋天,那里道路两旁都会铺满黄色的落叶,水果丰收,冬天,小孩子们会去街上打雪仗,把雪团塞进其他小朋友的脖子里……好吃的就更多了,比吕宙要多的多……”

    武卫军的士兵们全都围到吕树这堆篝火旁边安静的听着,而吕小鱼则坐在吕树的旁边望着篝火出神。

    其实她知道,吕树说的这些都是吕树曾经渴望过的,福利院里的风筝很破旧,甚至还是烂的,根本飞不起来。

    夏天老师们也不会带他们去游泳,偶尔能看到有大人拿着游泳圈带小朋友从福利院门口经过,福利院里的小朋友就会羡慕的扒着铁门向外看去。

    秋天的水果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冬天倒是有雪,可吕树却没有朋友。

    那时候的吕树,很孤独。或者说,吕树一直都很孤独。

    不过现在好了,吕小鱼默默的想着她一定会陪着吕树直到沧海都干涸,直到天穹都崩裂,只要吕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