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57、三天之内,找出武卫军!(第三更)
    这时候大贵族们上哪去给武卫军找“忘在自己这里的东西”啊,这战场上正打仗呢你们忽然冷不丁的说有东西忘在自己这里,如果不是求生欲很强,当场搞不好就拒绝了。

    说完那句话之后大贵族抹了脑门上一把汗感觉自己刚刚仿佛和死神擦肩而过,可是大事又来了,吕树忘了什么在自己这里?自己该拿什么出来?

    李黑炭把三叉戟往上举了举:“我给你说,你要没法证明自己是友军,那我们可不客气了啊!”

    吴言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无言了,他拨开脑门上的三叉戟回头大吼:“把我的神钞拿来!!快!”

    结果转回头来发现三叉戟又回来了,李黑炭面色不善:“谁的神钞?”

    “……快把他们家大王忘在这里的神钞拿过来!”

    李黑炭这时候面色才和缓下来,这才对嘛,这样就不算是抢的了……

    万一传出去武卫军战场上还抢兄弟部队的钱不是不好听嘛,虽然李黑炭觉得其实传出去了才更威风啊。

    李黑炭看着后面有士兵拿过来一箱子神钞:“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只拿属于自己的东西,绝不多拿。”

    大贵族们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胃口太大就好,合着武卫军也没那么黑嘛,看到这么多神钞也有点不好意思全拿走了吧。

    吴言看着李黑炭说道:“那您看这箱子里哪些是您忘在这里的?”

    李黑炭想了想说道:“大王说忘在你们那的是两只箱子啊。”

    “来自吴言的负面情绪值,+748!”

    “来自……”

    朱硬台黑着脸转头又让人拿来一只装满了神钞的箱子,李黑炭这才心满意足:“大王让我告诉你们,放心,有我们武卫军在前面,黑羽军没空找你们麻烦,听说天帝让你们收十座城池,你们可以拿法器盔甲来找我们买!”

    “法器盔甲?”朱硬台愣了一下,他也听说武卫军一直在王城收法器盔甲来着,花了很多钱,他好奇道:“那你为何不直接找我们要盔甲呢?”

    吴言在旁边倒吸一口冷气就想捂住朱硬台的嘴,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李黑炭也明显愣了一下:“是啊,我为什么不直接要法器盔甲?我忽然想起来我家大王还有点法器盔甲在你们那……”

    说实话李黑炭现在黑这群大贵族真是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当初这些贵族军不就是想等着坑武卫军才被文在否给派来西州的嘛。

    而且武卫军如果没来,搞不好这些贵族军全都得死在这里。

    武卫军就在下面等着李黑炭,吴言和朱硬台这些大贵族忽然有种萧瑟的感觉,不是说心态,他们心态一点也不萧瑟,毕竟他们也知道武卫军是救了他们。

    他们萧瑟,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法器盔甲都被李黑炭给扒走了啊……

    贵族军里寻常士兵是根本没有法器盔甲的,只有大贵族和一些核心才有,平时还是为了显摆身份用的。

    再看现在呢,还显摆个屁啊……

    战场中黑羽军在奔逃,武卫军就在城墙下面聊天等李黑炭,大贵族们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战场。

    仿佛是武卫军走到哪里,哪里的画风就会有点古怪。

    吴言和朱硬台看向下面正在乐呵呵跟武卫军士兵聊天的吕树,吕树感受到两个人的目光后看来,城墙上的所有人都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然后武卫军继续朝黑羽军追杀过去,竟是完全不打算放过那些溃败的黑羽军。

    “这么凶狠的吗?”朱硬台在城墙上有些疑惑:“似乎没这个必要啊,感觉他们完全是在全力追杀的。”

    一般情况下像黑羽军现在这样完全溃败的局面,胜方追杀起来不会特别拼,因为一方面已经赢了还需要保存体力,另一方面也是不用那么急。

    但是武卫军不一样,武卫军现在真的是在全力追杀,大有一种一个黑羽军都不放过的架势。

    城墙上的大贵族们都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这武卫军太凶了啊。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吕树的想法,对于吕树来说现在放过黑羽军,之后可能就会多放一个黑羽军进入地球。

    所以现在武卫军在贵族军们看来会异常的凶残,简直就是残忍。

    有时候吕树也会想那些黑羽军是不是也有父母兄弟姐妹,可是既然踏上这个战场了,彼此都没有选择!

    武卫军乘胜追击后继续向西进发,那些关注着武卫军的势力一开始想不通武卫军到底要干嘛,毕竟你从王城逃过一劫,端木皇启不能上战场的情况下你在南庚城就没人会再去杀你了,毕竟大宗师去杀你一个小小统领也没面子啊。

    结果端木皇启没去找吕树,武卫军竟然又跑去找黑羽军麻烦了,而且端木皇启很有可能就在那。

    现在各方势力忽然觉得,这特么武卫军就是去找端木皇启报仇的,您气性这么大的吗……报仇都不带隔夜的啊!

    一路狂奔回南庚城,修整一天就继续去报仇……杀溃了黑羽军,顺带打劫了一波友军,简直高效……

    此时此刻,全吕宙都知道吕树很记仇了,甚至有人觉得吕树很有可能未来一段很长时间都将成为吕宙里记仇的“典范”,说谁记仇,就可以形容对方“很吕树”。

    西方的黑羽军一定得到消息了,于是大量的斥候散步在山野里寻找着武卫军的行踪,黑羽军大势在身并没有畏惧武卫军,而是想要主动把武卫军找出来灭掉。

    然而武卫军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似的,谁也找不到他们。

    原本霸道切入战场的武卫军忽然变了性子,就这么蛰伏下来寻找最好的时机,因为吕树在防备着西州的大宗师突然参战!

    武卫军终究是没办法一口气杀光几万人,黑羽军的斥候像是疯了一样寻找着武卫军的踪迹,因为当昨天黑羽军溃败的军队逃命回来的时候,统帅一口气杀了一千多人以儆效尤,这就是溃败的惩罚。

    那一千多具尸首还在军营门前挂着,黑羽军的斥候们不得不拼命,三天内找不到武卫军他们就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