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62、纯粹的吕树(第一更)
    武卫军此时距离万蛇原也不过两百公里的样子,如果吕树他们骑马过去也不过是半天时间就到了,因为吕宙的马匹远要胜过地球的,速度确实很快。

    如果不骑马的话,恐怕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这还不是全力的速度。

    但是吕树带着武卫军不紧不慢的骑马过去,并没有急于赶到,因为他要知道万蛇原那边的具体情况。

    刘宜钊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大部队前往查看,鼠潮也分散了出去,茫茫多的灰鼠就像是一个个散落在武卫军旁边的监视器与窃听器,它们所看到的一切与听到的一切最终都会反馈回来。

    小凶许就坐在吕小鱼的肩膀上汇总一切的信息,再告诉吕树。在传令兵来到之前,黑羽军以五千人为一整制分散开来组成屏障,一方面是牢牢守住四面八方前往万蛇原的通道,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寻找武卫军,斥候不管用就整建制的去找。

    “万蛇原那边在分散出来一部分后仍旧有十多万人,”吕小鱼汇总了一下鼠潮反馈回来的信息:“不过鼠潮无法太接近,没办法知道端木皇启和他的大宗师是否已经在那里了。”

    吕树想了想平静说道:“还是要小心行事,大宗师之威不是我们能够硬撼的。如果能联系到天罗地网就好了,那样我们就能跟聂廷联手,现在连地球那边什么状况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吕树惆怅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专门跑去问张卫雨能不能晋升大宗师,搞的张卫雨无语了半天:“您觉得晋升大宗师这么容易吗?”

    吕树想了想说道:“不都说破而后立嘛,大家都是破而后立,凭什么李黑炭他们都能加快修行的速度,就你们原地不动……”

    “您说的好有道理……”张卫雨愣了半晌说道:“差点给绕进去了,三品晋升二品能和大宗师相比吗,肯定不能啊。想要晋升大宗师,那得是对于法则的理解达到很高的高度才行,而且还需要注意自身精神与实力的契合度……其实我这也是瞎说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晋升大宗师,我要知道的话,早就晋升了……”

    事实上当初吕树给张卫雨他们吃洗髓果实的时候,是真的期待着张卫雨等人能有个晋升大宗师的,毕竟之前陈百里和李弦一两位老爷子不都晋升了吗?

    张卫雨他们吃完洗髓果实后,确实实力要比根基断绝之前强一些,区别就在于以前也许一个人能打两个花衣蟒服的客卿,现在能打三个了……

    可问题是,这还是量变,根本不能算是质变。

    吕树觉得内殿直原本就是神王近卫,你比天帝的近卫强,这特么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怎么到头来,破而后立这套程序走下来一个大宗师都没出现。

    然而吕树忽略了两点,一方面是张卫雨他们与陈百里、李弦一的状态还是不一样的。

    地球上的两位老爷子虽然根基破败,但他们还可以继续修行,只不过是那个瓶颈迈不过去了,只能卡在那里。

    就像是一个蓄水池,始终在蓄水,可是一直在漏。想要保持实力就必须坚持修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更别提晋升了。

    而张卫雨他们就比较痛苦了,他们是完全没法修炼了,因为他们这个蓄水池连水的来源都断掉了,所以是止步不前的。

    另一方面,晋升大宗师要的是悟性,远不是依靠时间的积累就能跨越进去。

    所以这也就是双方在吃下洗髓果实之后为何会两人纷纷晋升,而张卫雨他们一个都没有晋升大宗师的原因。

    吕树有点不甘心:“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晋升吗,起码看到点希望啥的啊。”

    张卫雨仔细想了想:“你别说,还真有一个有希望……”

    “谁?”吕树好奇道,张卫雨作为内殿直的统领都说自己没希望,结果却觉得别人有希望?

    “刘宜钊!”张卫雨笃定说道。

    “为什么?”吕树有点不解:“你们已经一品的时候他都只有二品,结果现在后来居上?”

    “您觉得他现在当斥候就是很简单的放飞自我么,”张卫雨摇摇头:“他是进入某个追求自我的境界中了,一切只求心意不求结果,只顺心意不顺天意,您要知道大宗师本身就是要完成最强的自我,连自身都成为一道法则独立于天道之外。”

    吕树愣了一下,他也知道这个道理,如果说大宗师之前的修行都是为了与天地共鸣,那么从大宗师开始便是要脱离天地共鸣,完成自己的法则。

    如今刘宜钊极致的追求自我的想法,觉得吕树是神王就签订盟约,觉得自己更喜欢当斥候就去当斥候,想干嘛就干嘛,心思越来越澄净。

    其实张卫雨没说的是,这也得多亏刘宜钊遇到了吕树,才能想干嘛就干嘛。

    俗人生活在这人世间,有多少人能够想干嘛就干嘛?有多少人不需要顾虑这俗世的观念?

    普通人到了中年不敢病、不敢死、不敢辞职,因为他们要考虑自己的责任,考虑家庭的责任,这就是牵挂。

    修行者也一样,要顾虑外界的危险和自己心中各种各样的欲望,曾经有位大宗师说,王城豪门不可能出现大宗师境界的强者。

    就是因为他笃定王城豪门每日里瞻前顾后,心念永远都不可能通畅。每日里都费尽心思去钻营的人是不可能晋升大宗师的,而刘宜钊这种却像是已经半只脚迈进了那个境界里,差的就是临门一脚。

    吕树想了半天:“那我觉得我心念也很通畅很澄净很纯粹啊,我也能很顺利的晋升大宗师吧?”

    张卫雨无语了半天,这么直白的夸自己吗。

    旁边的吕小鱼平静道:“对,很纯粹的只爱钱。”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而张卫雨沉默下来,他忽然回想起来认识吕树的种种,这少年就是敢爱敢恨一往无前,说做什么就一定要做成,想杀的人就一定要杀掉,想保护的人哪怕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如果这都不算纯粹,那这世间就没有纯粹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