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剑雨,这是所有人都只是听说却未曾见过的招式,传说中吕树在王城用长剑化作满天繁星,顷刻间便斩杀了上千的死士与十名花衣蟒服的客卿。

    而现在,剑下的是黑羽军,他们面对的仍旧是吕树。

    刘宜钊此时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一幕:“王座之下皆走狗的时代,终于回来了。”

    张卫雨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一刻,剑雨如流星般坠落,星辰也不如它们璀璨。

    李黑炭嘟囔道:“第九天罗?前八个是谁?比大王还厉害?”

    ……

    此时洛城的要塞早已建成,基建狂魔们早已放弃了休息,所有人都在与时间赛跑。

    他们很清楚,自己完成要塞建设的时间哪怕早一分一秒,都有可能为天罗地网的同袍们夺得一分一秒的优势。

    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人带着一队青铜洪流就伫立在城墙之上,身后的要塞内所有人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战事。

    这要塞巍峨宏大,仿佛山峦一般坐落在洛城之上,覆盖了整个洛城新城区延展至龙门山上的区域。

    百姓们已经全部疏散,暂时安置在北邙山上等待着一列一列火车将人运走。

    期间散修们负责所有秩序的维护,以及行程的安排,每来一列班次,他们就会按照名单组织百姓上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没有散修跑路,也没有人喊苦喊累,累了就在地上躺着睡一觉,睡醒了继续干活。

    大难之时才是检验一个民族的时刻,而这个民族也许在太平年景会走一些岔路,但危难的年代里却从未让人失望过,因为总会有人站出来。

    粮食已经全部运输过来,天罗地网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空间通道一旦开放的越来越频繁,以目前黑羽军的侵略性来看,天罗地网必然要面对长久的战争。

    所以必须要将粮食准备充足,而且这座要塞也要足够牢固,不然黑羽军一旦突破要塞,那么这要塞背后的所有土地都要生灵涂炭。

    洛城这里是阻挡黑羽军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后一道。天罗地网的实力远不如黑羽军,只能集结全部修行者背水一战。

    不光是洛城的百姓正在迁徙,就连整个豫州的百姓,大部分都在投奔外地的亲戚。

    有些人说还不如不要灵气复苏,起码灵气复苏之前地球已经和平很久了啊。

    可是这种事情有的选择吗?谁也选择不了。

    站在要塞城墙之上的陈祖安一脸惆怅:“也不知道树兄什么时候回来啊,这眼瞅着是要打不过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树哥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我们只管做好自己就行了,”成秋巧平静说道:“你别觉得我那车的事你转移个话题就能过去了,你说怎么办吧。”

    陈祖安很无语,成秋巧的车到这时候都还没修好呢,这都两个多月了!

    但这绝对不是陈祖安不想修啊,而是没人修!

    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在黑羽军攻打来之后全城的老百姓都疏散了,其中包括保险公司的出险人员,还有4S店的修车师傅……

    这特么没有修车师傅了还怎么修,只能坏着了!

    基建狂魔队伍里倒是有人会修车,可建设要塞的计划都很紧张了,好多负责基建的战友经常几天几夜不睡觉赶工期,还要保证要塞的工程质量绝对达标。

    这种情况下陈祖安和成秋巧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修车啊?

    “秋巧啊,你看最近要塞里这么多人,连饭都做的质量下降了,黑羽军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我们不应该关心点更重要的国计民生吗?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考虑自己的小问题!”陈祖安大义凛然的说道。

    最近要塞里面人员暴增,导致整个要塞里伙食都有些下降,不是炊事班不好好做饭了,而是要做的饭太多了,他们的人手一时半会儿加进来的都是曾经不会做饭的大老爷们。

    但是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谁都不会说什么。

    “呵呵,”成秋巧平静的笑道:“然后呢?”

    “你看是这样啊,”陈祖安压低了声音:“我给你改善伙食,你先暂时忘了车的事,成不成?”

    成秋巧愣了一下:“怎么改善伙食?”

    这时候陈祖安从自己的空间装备里拿出两颗硕大的蛋:“这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

    此时陈祖安受到了家族的认可,经济方面虽然没有改善,可陈家却拿出了珍藏已久的空间装备给他,要知道整个陈家就只有这么一个,陈老爷子那枚空间扳指还是自己寻到的!

    成秋巧看着那颗硕大的蛋怕是有鸡蛋的两倍大小,他诧异问道:“这是啥?”

    “孔雀蛋,”陈祖安小声说道:“动物园没人管了我去摸的,听说可香了!”

    成秋巧脸当时就黑了:“你怎么敢偷这种蛋,这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陈祖安没想到成秋巧反对的态度如此坚决,这倒是让他有点虚了:“孔雀说它不要了……”

    成秋巧:“???”

    孔雀说不要了像话吗!?

    “你等会儿就给我放回去,听到没?”成秋巧生气了。

    陈祖安嘟囔道:“这年代还说啥保护不保护的,咱们都需要人保护呢,还保护它……”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在面前炸裂开来,那种感觉似曾相识,波动庞大到就算不是易感知体质也能感受得到。

    忽然间,陈祖安看到要塞外半公里的地方仿佛出现了一扇无形的门,而后黑色的潮水不断涌入进来,杀机毕露!

    是黑羽军!时隔两个月,黑羽军再次来到地球!

    陈祖安只感觉一股热血从下往上奔腾,他转身朝要塞内狂吼:“敌袭!”

    所有人都在成长,吕树是,吕小鱼是,成秋巧是,而陈祖安也不例外。

    那些青涩的少年,最终要成为守护的基石。

    下一刻,陈祖安拉下自己的面甲就伫立在城墙之上转身面对黑羽军的到来,如果说龙门要塞是天罗地网抵挡黑羽军的第一道防线。

    那他陈祖安便愿意做那第二道!

    这一战,只能死战,不能后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