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当吕树带着武卫军回归地球的时候,即便武卫军出现收割一切的时候,天罗地网的心里仍旧是忐忑的。

    因为你真的没法确定这武卫军到底怎么回事,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毕竟他们从来都没跟武卫军打过交道,不熟悉彼此的秉性,而对方的实力又太过强悍。

    但是当吕树出现的一刹那,所有人的心情都安定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大局已定,虽然没法确定武卫军是不是自己人,但是他们能确定吕树一定是自己人。

    这些年走过来,吕树的秉性大家都是了解的。

    虽然有点扎心,但是始终靠谱。

    李一笑看着武卫军身上的法器盔甲时便眼前一亮,这么多的法器盔甲,怕不是吕树在吕宙赚到大钱了吧!

    陈百里指了指南方:“聂校长和石天罗朝那边去了,你要小心,那边还有三名神藏境的敌人,应该不用我多说,你比我们更了解他们的底细。”

    “石天罗?”吕树愣了,在他印象里石学晋这时候不该在京都的四合院里做烙饼吗,怎么跑战场上来了?

    陈祖安解释道:“石妈妈前段时间在黑羽军第一次入侵地球的时候,四步跨入了神藏境……”

    旁边的陈百里一巴掌就拍在了陈祖安的后脑勺上:“谁让你乱给石天罗起外号的?”

    陈祖安委屈巴巴的:“不是我先喊的啊,我是跟着别人学的。”

    陈百里又是一巴掌拍在小胖子后脑勺上:“怎么不学点好的?!”

    陈祖安都无语了,哪怕他再生猛,甚至已经晋升到了A级,二爷爷还是你二爷爷啊!

    而吕树则倒吸一口冷气,石学晋现在这么猛的吗?

    这个时候大家看到吕树这个反应都很淡定,因为当初大家都是这个反应。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基本都一样,天罗地网大部分人修行的功法都是出自石学晋之手,但是石学晋自己一直都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所以大家一直觉得石学晋就是天罗地网里的首席“科研人员”,谁能想到对方一夜之间成了最强的战力之一。

    这个反差实在太大了,大家有点接受不了!

    说实话吕树是很佩服石学晋的,因为他很清楚石学晋走到这一步之前要忍受多少孤独。

    不过也还好吧,有聂廷理解和支持他。

    吕树点点头就朝南方飞去,而吕小鱼则干脆藏匿于地下跟随,张卫雨等人见正面战场的胜局已定便也带着所有御龙班直成员跟在吕树身后。

    端木皇启是吕树的眼中钉,恐怕端木皇启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端木皇启绝对没想到他曾经并没有真的放到眼里的武卫军和吕树会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且,这根稻草有点粗!

    青铜洪流便眺望着身穿黑色盔甲的御龙班直随着吕树朝南方飞去,这一幕是非常震撼的,因为这武卫军实力太过超乎想象。

    吕树现在内心是不慌不忙的,原本御龙班直他是用来分批解决三名大宗师的,虽然胜算很低,但也有一拼之力。

    如今他曾经想要与聂廷联手除掉西州三名大宗师的愿望已经实现,不仅如此,石学晋还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所以现在集武卫军全力对付一名大宗师,吕树感觉应该是游刃有余才对!

    他们所飞过的地方到处都能看到崩碎的山河,山峰倾倒,道路断裂,河床损毁,这就是大宗师出手时的威力,若有百姓在这里恐怕早就生灵涂炭了。

    吕树觉得是时候终结这一战了,且不说这么打下去会对地球造成多大的伤害,就从吕树的心境来说,他现在回到“家”里,更希望的是平平静静过日子,而不是继续打打杀杀。

    有端木皇启这么一个大宗师惦记着,吕树真觉得日子过不妥当,念头没法通畅。

    没过多久吕树便已经感受到前方剧烈的能量波动,那大宗师之间的战斗所产生的能量波动浩瀚如海啸,吕树的神情严肃起来:“小心行事,先除掉端木皇启。”

    “是,”吕树身后的张卫雨等人应和了一声便在他身边结成阵型,那些从海族手中夺来的黑色盔甲仿佛天生便是为了以弱胜强而存在的。

    寻常一品穿上可能也就是比普通法器盔甲结实耐揍而已,但是几十名一起穿上时,联手便可低于更高层次的强者攻击。

    遥远天边吕树已经能看到石学晋护卫在聂廷的左右,为聂廷抵挡下来三名围攻大宗师的杀伐手段,而聂廷则始终大开大合一往无前,仿佛没有半点后顾之忧。

    吕树等人飞速靠近的时候便感觉,聂廷和石学晋这两个人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啊,一个主攻一个主守,聂廷天生杀气重喜欢以攻为守,而石学晋则性格稳重,有条不紊。

    以往聂廷杀人间宛如雷霆,因为他没有遇到过旗鼓相当的对手,现在就算这西州大宗师单打独斗也恐怕早就死在他的刀下了。

    但是当对方人数一多,聂廷的缺陷也暴露出来,那就是守势不足。

    然而这个时候石学晋站在聂廷的身边,将聂廷守护的严严实实,根本不用考虑防御之事,只管杀杀杀就好了,一股子凶悍之气仿佛横贯天地!

    就连吕树看了都有点虚,这聂廷现在也忒凶了,火力全开啊这是。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吕树带着张卫雨等人结成阵型,为了保险起见他自己都从山河印中拿出了黑色盔甲穿在身上,他们五十多名身披黑甲的一品高手浑如一体。

    然而这时候意外忽生,当端木皇启看到吕树他们的时候顿时停手竟开始带着其余两名大宗师飞退:“撼山铠!这些撼山铠为什么在你们手里?!”

    此时端木皇启似乎在忌惮着什么,而他忌惮的不是吕树他们身上的盔甲,而是这盔甲背后的某些人或事!

    撼山铠?吕树愣住了,怎么这铠甲还有什么来历吗,当初他还试探过张卫雨他们,却发现张卫雨等人根本没见过这些铠甲,而现在端木皇启却认出来了!

    ……

    晚上还有两更,但是爆发的后遗症我得缓一下梳理情节,估计会很晚了,建议明早看……虽然很晚,但绝对不会鸽,信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