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雨最担心的是吃不好、穿不暖、睡不着吗?当然不是。

    到了他这个层次,早就对食物等物质没什么追求了,所以他更加担心的是,万一天罗地网拿武卫军当外人怎么办?

    到时候左右都有人监视,门都不让出,那就太憋屈了。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想法是不管地球、吕宙都有的,张卫雨有这样的担心也很正常。

    但是天罗地网给了他一个惊喜,没人监视他们,也没人排斥他们,在这里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虽然这个家还有些陌生。

    武卫军一路从南庚城杀到万蛇原,谁也顾不上洗澡这种事情,原本打仗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打完了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臭了啊。

    然后天罗地网这边就有郝志超专门安排的人带着他们去洗澡,出热水的淋雨,方便的日化用品,洗完以后有人觉得这得是贵族老爷们才有的待遇吧。

    结果好奇之下一问,原来这边全都是这么洗澡的!

    他们就像从乡下刚进城一样对处处都充满好奇,然而张卫雨细心观察,天罗地网的人并没有嘲笑他们的意思。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会是这样,你带着一个刚进城的朋友去参观一些东西,他表示惊奇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好笑,因为这都是你习以为常的东西啊。

    但是天罗地网并没有,他们真的是很耐心在解释,没有半点嘲笑。

    忽然间张卫雨感觉,好像留在这里也很不错?之前吕树说要带着他们回故乡的时候张卫雨是充满忧虑的,但是他并没有出来反对吕树,因为他不能反对。

    现在他却觉得,这个结果,竟然还有些惊喜。

    到了开饭的时候郝志超带着他们去了食堂,食堂宽敞至极,而且这水泥钢筋的建筑让张卫雨感觉到叹为观止。

    郝志超有点不好意思的介绍说道:“这段时间因为打仗,很多炊事班都不是熟手,所以做饭有点敷衍,我今天给他们专门交代了一下,但恐怕饭菜还有点不合口味。”

    这个时候张卫雨哪还在乎这些啊,他笑道:“有热乎饭吃就很好了,我们不讲究。”

    结果开饭的时候一个个拿着饭盘挨个去打饭,红烧肉,酸辣土豆丝,红烧鸡块……

    武卫军看到这些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可是闻起来就很香啊。

    吕宙那边调料匮乏,吃的东西也很匮乏,食物的香味就不如地球这边。

    李黑炭吃下去一口红烧肉:“嗯?!!!”

    张卫雨一脸鄙夷:“黑炭,不要被外在的物质蒙蔽双眼,修行要有恒心,要能拒绝诱惑。”

    李黑炭:“你尝尝。”

    张卫雨漫不经心的吃下去第一口:“嗯?!!!”

    张卫雨他们吃下去第一口就觉得被骗了,这特么能叫不好吃?这就是传说中的可能不好吃?

    这特么也太好吃了啊!

    不过他们是觉得好吃了,食堂的大师傅差点崩溃了,在武卫军来的时候吕小鱼就交代他们敞开吃,反正不是自己家的。

    所以李黑炭他们真的敞开吃了,原本一号食堂准备的是两万人分量,结果这还不够武卫军吃的!

    ……

    这时候吕树还在跟聂廷商量正事,不过聂廷仿佛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朝远处城墙上的吕小鱼招招手:“小鱼快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吕小鱼扭头看过来,一听聂廷有礼物给她,眼睛立马就笑成了小月牙:“来啦来啦!”

    聂廷带着一队人马朝龙门要塞的秘密监狱走去,这里关着的可不是自己人,而是所有他们抓获的黑羽军,试图从每个人嘴里得到必要的信息,来拼凑出吕宙完整的模样。

    不过现在这些情报并不是太重要了,因为吕树能告知他们一切想要知道的。

    如果吕树不知道的事情,恐怕这些普通黑羽军士兵也不会知道。

    更何况,如今地球上最了解吕宙情况的人,可能是那批内殿直。

    秘密监狱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阴森,是一个原本的平民建筑改造而成的。

    这里的每个人都被断了根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普通人,所以跟正常监狱也没什么区别。

    断绝根基有点狠,可是聂廷这种人宁愿对敌人狠一点,也不希望有一天这些人万一利用自己的实力做出越狱这种事情。

    万一越狱的过程中伤到百姓伤到自己人怎么办?

    秘密监狱有严格的看守,但从外观看来也就是个普通监狱,有阳光、有广场、有篮球场、有体育设施,充分的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可惜这里的囚徒都不会打篮球……

    这里的犯人都是独立关押,每个门上都有一个焊着铁栏杆似的窗户,外面能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也能扒着栏杆往外看。

    路过一个屋子的时候,他们忽然看到这间屋子里的囚犯正扒在铁栏杆上对陈祖安说道:“来,过来过来,我给你说个秘密。”

    陈祖安愣了一下看向其他人,带路的人解释道:“这是个疯子,叫做李克,是我们最先抓住的黑羽军转运使,本来还好好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疯了。”

    “不对吧,疯总要有点原因啊,”陈祖安好奇道,这时候李克还在让陈祖安过去,说有秘密告诉他。

    监狱长解释道:“原本我们是拿咱们这边的美食跟他换秘密,后来有个小兔崽子跟他开玩笑说要不要尝尝广东菜,他问广东菜最好吃的是什么,那个看管他的小兔崽子说广东菜里最好吃的是福建人,然后这货就疯了……”

    成秋巧感慨道:“……这也太脆弱了,别是装疯卖傻的吧。”

    吕树看了陈祖安一眼沉吟了两秒对陈祖安说道:“你去听听他会给你说什么。”

    陈祖安正好也是很好奇,听到吕树这么说就不再犹豫了,结果刚刚凑过去,李克:“呸!”

    一口让陈祖安永生难忘的口水就吐在了陈祖安的脸上……

    陈祖安当时就疯了:“你们把门给我打开,听到没有,我要弄死他!把门打开!”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

    晚点还有一更,建议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