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82、防不胜防啊!(第一更)
    吕树从聂廷这边提供的信息看出,其实聂廷并不知道姜束衣的底细,但是聂廷依然给吕树了姜家详细的信息。

    这个时候吕树忽然发现,姜家光是在天罗地网内部的就有7人,而且其中还有三个已经成为了青铜洪流,甚至有一人已经牺牲了。

    这让吕树有点意外,他原本以为姜家是姜束衣放在地球的某种后手,结果看了一大堆资料发现,姜家跟吕宙仿佛没有任何联系,完全是一个正常的大家族。

    但这些都不算什么,还有更加重要的信息:姜家如今的家主赫然是第五天罗,叫做姜余丘。

    聂廷是第一天罗,石学晋是第二,陈百里第三,李一笑第四,姜余丘第五,风夜明第六,风云鹿第七,第八吕树还未曾见过,至今守护在北疆,第九就是吕树自己,第十是纳兰雀,第十一则是吕小鱼。

    现在天罗地网内部一直有说法,似乎成秋巧与陈祖安已经进入天罗的观察人选,只不过天罗的选择与任命并不是一件小事情。

    姜余丘是第五天罗,这也就能解释为何姜束衣曾经总能提前一步得到消息,只不过吕树在想一个问题,姜束衣在姜家又是什么角色呢?他来到地球后是怎么说服姜家为自己打掩护的,难道有什么利益交换?

    姜余丘如今人在洛城北边闭关,原本他也是要来龙门要塞的,不过聂廷念及姜家已经有太多人参战,所以让他在洛城里面继续修行,据说已经有望突破A级。

    吕树已经料到姜家可能就在附近,不然当初姜束衣怎么可能在洛城上学,还是转学生。

    只不过姜余丘家虽在洛城,之前却一直都负责镇守西南三洲守卫边疆,所以吕树并未见过他。

    聂廷想了想说道:“姜家对天罗地网有功,而且姜家人向来舍己为公,希望你能注意分寸。”

    吕树点点头:“放心,我又不是去杀人的。”

    他知道聂廷这么说是为啥,不就是怕他乱来,给姜家搞的鸡飞狗跳吗……他吕树是那种人?

    本来他和姜家就没有仇怨,而且还和姜束衣关系很好,即便姜束衣恢复了剑庐大师兄的身份,两个人也没产生什么隔阂。

    所以吕树不会为难姜家,他只想知道真相。

    天罗的力量现在都集中在洛城了,要说现在是海外各大组织入侵的最好时机,然而没有哪个海外组织真的想不开了还敢来找死。

    如果是以前大家还在同一个层面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海外各大组织连一个A级都很难出的时候,天罗地网都已经一对儿神藏境凑成王炸了,这时候来境内,纯粹就是找死来的。

    吕树临走前想到了一件事情对聂廷说道:“海外,尤其是北欧北美一定要小心,情报不能停。”

    “为何?”聂廷问道。

    “我担心会有人类愿意跟吕宙联手!”吕树说道。

    吕宙要功法有功法,要人有人,要资源有资源,如果有人跟吕宙的某个势力联手,才是最让天罗地网头疼的事情。

    尤其是如今圣徒和弗朗西斯科都没死,这两个人对天罗地网最了解,如果他们跟吕宙联手,恐怕会让吕宙的势力迅速了解天罗地网。

    “等我跟姜家人谈完就走一趟欧洲和北美,”吕树平静说道。

    “去干吗?”聂廷笑道。

    “你不是说了吗,这辈子该杀的人,一个都不能落下,不过就算不杀他们也得去走一趟吧,看看那两个空间通道是怎么回事,”吕树回答道。

    当初弗朗西斯科和圣徒两个人算是老虎背要塞一战的始作俑者,虽然是择梦在背后兴风作浪,可圣徒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都是上了吕树小本本的人,必死无疑。

    吕树好奇问聂廷:“你为啥不去杀了他们呢?”

    聂廷平静道:“你可能是刚回来,所以对外界的信息了解不够多……这两个人,我早就杀掉了。”

    吕树:“……”

    果然还是那个聂廷啊,当初各种钓鱼杀海外各种入侵势力的聂廷在晋升神藏境之后,怎么可能放过这两个罪魁祸首……

    “那现在凤凰社是怎么回事,”吕树疑惑道。

    “杀一个人未必能让组织解散啊,我也不至于把整个组织都给杀掉把,最近灵气复苏的进程加剧,那边又晋升了一个A级高手,代号典狱长。不过凤凰社倒是已经老实了许多,我们也就没必要再采取什么措施,毕竟我们天罗地网还是很和善的,”聂廷说道。

    吕树打量着聂廷,他真是半点都不觉得聂廷能跟和善这种词汇联系起来,恐怕全球修行者都和吕树有着一样的想法。

    忽然间,吕树愣住了,然后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他的后台里忽然飘起一片一片的负面情绪值!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99!”

    “来自刘宜钊的负面情绪值,+699!”

    “来自……”

    不出意外,全是内殿直的负面情绪值啊!完了,全特么完了!

    这时候吕树来到武卫军的教室门口,看着内殿直们呆呆的坐在教室里面,这不是龙门要塞里专门为他们修建的,而是直接拿废弃小楼给直接改的,这种事情现在的安东尼来说也就是一挥手的事情。

    这个时候,实习老师白诺站在讲台上惊慌无措,吕树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跟他们讲的什么?”

    “讲唐朝历史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说,这个朝代文化非常繁荣,诗词歌赋不断涌现……然后他们就说他们的王是个大诗人,我就问他们写过什么……”白诺弱弱道。

    吕树痛心疾首,果然纸是包不住火的啊!

    眼瞅着张卫雨等人现在就是精神崩溃的状态,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都!他们终于明白吕树为什么不让他们多看书,不让他们上网了……

    吕树安慰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老神王他可能不是抄袭,他只是诗词的搬运工……”

    张卫雨等人还是没有反应,这个刺激实在来的太突然,吕树也感觉防不胜防啊!

    ……

    烧还没退,但我还能写……晚上还有两更但我建议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