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86、从不相信巧合(第一更)
    吕树在想自己该怎么跟混沌解释呢,当初他拿到三叉戟的时候可是很豪气的跟混沌说,随便吃,都是你的。

    结果现在自己把人家的“巧克力棒”全都当成了武卫军的制式武器,而且以后都不想给混沌吃了,毕竟就算是法器也会有损耗的,这剩下的三叉戟要留给武卫军做备用武器库的。

    所以该怎么跟混沌说呢,吕树想了想说道:“那个树叶很好吃吗?我去帮你薅点好不好?”

    混沌愣了一下,好像……也可以?

    毕竟有吃的就行了啊,而且世界树的树叶明显要比三叉戟可好吃多了。

    吕树看到混沌的态度有松动就趁热打铁的说道:“我不让你吃三叉戟是心疼你啊,我怎么能让你吃这种不好吃的东西呢,要吃,就要吃最好的树叶!”

    混沌疑惑了,是这样吗?想到原来是这么回事,混沌忽然又开心了起来:“嘤嘤嘤!”

    那咱们啥时候去摘树叶啊?!

    “咳咳,不要急不要急,”吕树说道:“咱们需要先……”

    吕树算是好一顿哄住了混沌,这才让混沌安稳下来,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养儿子不容易啊!

    等等,想到混沌的时候吕树想起来另外一位久违的朋友……海公子!

    当初吕树在面对择梦的时候被封锁了自身的实力,就连承影也丢失了,他在吕宙的时候还有点惋惜,若是承影在手里自己哪还用得着树枝啊,果断拿着承影见一个就阴一个了。

    如今吕树第四层星图里的吞贼已出,虽然这是他的本命近身剑,可他还是希望有承影留在手里给敌人措手不及的感觉。

    吕树就是这样的选手,哪怕有再高的胜算他也希望自己手中始终都有底牌。

    想到承影他就去找钟玉堂了,只不过见到钟玉堂的时候吕树愣了一下,以前的钟玉堂面相也不过将近四十岁的中年人模样,而且随着修为等级越来越高,钟玉堂是处于一个“返老还童”的状态。

    不仅仅是钟玉堂,大概是所有天罗地网的中年修行者都处于这样一个状态。

    然而现在的钟玉堂呢,吕树竟然看到他原本乌黑的头发变成了灰白。

    与黑羽军那一战耗费了钟玉堂太多的精气神,他身为整个战争中的天罗地网首席智囊,要负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旁人只觉得龙门要塞的崛起是个奇迹,却不知道这奇迹的背后,大家付出了多少努力。

    一瞬间,吕树觉得以前钟玉堂故意不接他电话神马的,都是往事过眼云烟了。

    说实话,钟玉堂也没想到自己不接吕树电话的事情,到现在才算了结……

    吕树问道:“在我去吕宙后你们捡到承影了吗?”

    钟玉堂幽幽的说道:“我们就是想找,也找不到啊……”

    承影这柄剑就是这样,透明的,拿在手上你非常仔细的辨别才能认出大致的轮廓,但如果没有一个锚定的位置让你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以,找承影只能吕树来做,因为他是滴血认主过的,靠近承影一定范围就能感受到承影的存在了。

    吕树忽然在想,若是自己在吕宙不回来了,这柄天下名剑是不是就没了啊……

    那也不对啊,海公子自己不能拿着剑跑回来吗……说实话吕树还真没注意过海公子本人能不能拿住承影剑来着,而且他也不知道承影与剑主失去联系后,海公子还能不能出来。

    吕树忽然意识到,这是必须要走一趟长白山了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钟玉堂忽然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他说道:“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应该专程去给你说一下的,毕竟你是第九天罗,这是你该了解的事情。”

    吕树忽然从钟玉堂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一丝凝重,他好奇道:“发生了什么?”

    “原本我们都以为北美那边进来的吕宙修行者只是误闯而已,但事情好像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钟玉堂说道:“我们现在的一些情报反馈回来,我有理由相信有另一个来自吕宙的实力正在悄然布局。”

    “上周五的时候,我们天罗地网的情报人员在阿三那边发现了有人身上有奴隶印记,虽然人数还很少,零零星星的几个而已,但是也足以引起重视,毕竟那里是没有空间通道的,”钟玉堂说道。

    “你是说,阿三那里有人在收纳奴隶!”吕树惊愕说道,他以为这种事情会最先在北美出现,结果现在有些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跑去阿三那边了。

    要知道现在距离上次空间通道关闭也不过是一周的时间,也就是说有人来到地球之后计划很周密的直接离开了北美,来到了阿三的地盘。

    之前石学晋就分析说,如果云倚和虎执想要发展实力恐怕会从阿三那边开始,因为那边混乱无序,修行者虽然多,可问题在于高端战力都因为入侵天罗地网而损失殆尽,属于鱼龙混杂无人领导的状态。

    不光是阿三,整个东南亚好像都有这种情况存在。

    然而云倚和虎执倒是没去发展势力,这块地方却被其他人盯上了,对方似乎已经了解了地球的信息。

    这是偶然现象还是有预谋的?吕树现在已经越来越不相信“巧合”这种东西了,他慢慢发现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不能存太多侥幸心理,不然有一天会被自己的侥幸心理给杀死。

    但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势力潜心布局,会是谁呢。

    吕树忽然觉得,也许端木皇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幌子而已,是被那幕后黑手推出来站台的。

    而那个幕后黑手则在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龙门要塞的时候,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用三个大宗师和二十万黑羽军的性命来玩一场游戏,这得是多大的图谋。

    可是不应该啊,端木皇启堂堂西方天帝凭什么被别人当枪使?亦或者说端木皇启其实都不知道他这只螳螂背后,还有一只黄雀!

    吕树心情平静,这种只藏在黑暗中的人,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