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87、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第二更)
    “除了阿三那边还有哪里出现过这种情况,”吕树问道。

    钟玉堂叹息道:“有几个地方还并不是很明确,因为在你们回来之前,其实我们就算看到了这个印记也只会当做纹身来看待,我们以前抓住黑羽军的俘虏后只审问出来对方的社会体制,但是根本没来得及问的特别详细。”

    “我们一开始以为那个奴隶制度和我们古代的时候是一样的,却没想到吕宙那边更加严酷,竟是直接用功法来控制的,奴隶想要翻身都不太可能,”钟玉堂解释道:“还好你们回来了。”

    这次吕树的回归为天罗地网弥补上了很大一块的情报空白,所谓从敌人口中得到的信息终究是不安稳的,你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假装说了真的,结果给你挖了个坑。

    若是天罗地网有吕小鱼那样拘魂拷问的手段也行,可惜他们没有。

    而吕树就不会给他们说假话了,而且吕树还带回来了内殿直这样更加精通吕宙事务的人。

    这两天张卫雨都不上课了,直接配合天罗地网来了解吕宙的情况,在得知老神王是诗词的搬运工后,张卫雨需要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钟玉堂说道:“咱们西南那边可能也出现这种情况了,对方渗透的很快,聂天罗已经亲自带队赶往南方,希望能够找到幕后的人。”

    吕树有点理解钟玉堂的担忧,奴隶印记这种东西真的太容易控制一个人了。奴隶倒是单方面可以解除奴隶印记,可是吕宙人都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承受极端的痛苦。

    尝试过解除奴隶印记的人很多,可都半途而废了。

    唯一一点的限制就在于每个人的精神力承载奴隶印记都是有限的,这也是当初吕树同一时间承受五千多人盟约时,张卫雨等人惊讶的原因。

    盟约对精神的负担要小于奴隶印记,但也小不到哪去。

    现在就看对方来的到底是什么实力,但说一品高手,恐怕就能在一周之内完成近千人的奴隶印记控制,往后会在五千人左右达到上限。

    但是以现在对方多点开花的形势,恐怕来的不止一个人。

    而且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如果有地球修行者愿意臣服,他们甚至可以将控制奴隶印记的方法传授给这些地球修行者,然后进行病毒式的传播。

    吕树从来不对人性报以太大的希望,他相信会有人为了利益,将灵魂出卖给恶魔。

    这一手太让人意外了,端木皇启这边打生打死,结果那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竟然利用了端木皇启来打掩护。

    这时候钟玉堂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说道:“你应该也会收到这条内部推送消息,最近大家都必须小心,咱们西南边,确实出现了奴隶印记!”

    吕树愕然,对方这是真的猛啊,竟然直接把手伸到天罗地网这边来了,不怕死的吗?!

    这样看来对方从吕宙来到地球的人恐怕……很多!

    “有什么解除奴隶印记的方法吗,”钟玉堂问道。

    “杀了奴隶主,奴隶印记自然就解除了,”吕树说道:“吕宙管失去奴隶主的奴隶叫做流浪儿,流浪儿里有些会重新认主获得利益,有些人则选择自由,其实武卫军里大部分士兵都曾是流浪儿,但现在也跟正常人一样了,没什么影响。”

    “所以说还是要杀掉奴隶主才行,”钟玉堂想了想说道:“这控制奴隶的手段太霸道,实力弱势的情况下就很容易被强行打上印记。虽然被控制的人也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但还是要小心。”

    吕树反倒觉得钟玉堂还是想的乐观了一些:“不能纵容他们就这么一直发展奴隶,万一对方还有什么后手呢?”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他们不知道对方想要干嘛,所以就像是下棋一样,你每一步都必须争,不能让对方扩大战果。

    结果这时候又发来一封情报让钟玉堂的眉头都紧锁了起来:“出问题了,对方控制散修奴隶肆意滥杀无辜,我们虽然控制住了那个散修奴隶,可是找不到对方奴隶主在哪!”

    吕树愣住了,这怎么办,对方竟然是这种操作,先控制了散修奴隶,然后自己藏起来。

    就算他们抓住了散修,知道对方也是身不由己,可是一天找不到奴隶主,就一天不能让这个散修出去。

    可奴隶主和奴隶是单向的控制关系,你光是抓到奴隶没有用啊!

    “聂廷想到什么办法了么?”吕树问道,这事要发生在海外也就算了,他们现在还无暇管其他人的死活,可发生在天罗地网守护的境内就很难受了,不能任由对方这么祸害啊。

    天罗地网的情报网络主要是对外的,对内反倒有些薄弱,这就导致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对方那些个奴隶主。

    更何况,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奴隶主都未必是吕宙人!

    奴隶是不能背叛奴隶主的,天罗地网甚至没法从散修奴隶身上获得对方的信息。

    钟玉堂说道:“我们现在只能先把散修归拢收缩一下防止对方继续强行给他们打上奴隶印记,其他的再想办法吧,聂天罗准备明天回来这里,龙门要塞里已经建立起强大的监控调集能力,希望能够通过聂天罗的分析能力来找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这中间就有个时间差了,你可能明天找到了之前的那个罪魁祸首,可是后天又有新的作祟者出现。

    钟玉堂忽然看向吕树:“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吕树想了想转头看向小凶许:“带你的鼠潮走一趟!再给你十枚洗髓果实,争取让你的鼠潮里面C级和B级的小弟数量多起来,找到这些暗中作祟的人,然后带回来。”

    小凶许忽然激动了起来,这么重要的任务就落在自己身上了啊!这才是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

    小凶许拿出小本子写道:“找不到他们,我小凶许提头来见!”

    吕树脸都黑了:“这都跟谁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