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97、全靠同行衬托(第二更)
    “能具体说说吗?”樱井弥生子眼睛亮亮的。

    有时候不能低估女人强大的直觉,也许你的一个目光就能让她感受到一切。

    樱井弥生子知道吕树已经从吕宙回来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她就是最关心吕树行踪的人之一啊。

    所以当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樱井弥生子就在猜想,如果那个少年知道自己有危险的话,会不会来?!

    樱井弥生子原本是不太确定的,可是昨晚那个有温度的目光让她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硬是靠着修行才稳定了自己的心情。

    昨天晚上她一次又一次的翻着自己的钱包,看着里面的十多万日圆,说起来十多万元并没有多少,薄薄的十几张而已,可就是看一眼就会觉得很安心。

    这忐忑的一夜终于让樱井弥生子决定,她要来亲自看一眼,看看这个松山政司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樱井弥生子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很开心,不是开心终于找到了对方。

    而是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对方真的来了。

    上次相见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什么身份加冕,而如今再相遇,一个是天罗地网的第九天罗、武卫军之主,一个是神集的领袖。

    樱井弥生子忽然又有些忐忑了,变换的身份会让他们产生隔阂吗?应该不会吧!

    斋藤铃看着樱井弥生子转身就走,她竟然看到对方脸上有一股笑意挡都挡不住,这是传说中那位神集里不苟言笑的领袖吗。

    不是都说樱井弥生子很严肃很冷酷来着?当年神集完成保守派对主战派彻底清洗的时候,大家可都还记着那真的是赶尽杀绝啊。

    斋藤铃乃至大部分神集成员都不知道,就像是樱花和服与黑色正装一样,樱井弥生子有两种心情。

    “找到那辆计程车,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樱井弥生子说道,然后如同女王般坐上了黑色商务车。

    斋藤铃没有听到这句话,她在想松山政司是为何跟樱井弥生子有交集的?一开始她看得出来神集是来调查松山政司的,是不是自己的解释让神集放弃调查了?

    她轻轻松了口气,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吧?

    ……

    吕树此时还晃晃悠悠的在国士馆大学门口溜达,计程车也不知道被他停在了哪里。

    这个时候天罗地网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新的身份,但吕树并没有用,他决定先把松山政司的身份给发挥出最后一分余热再说。

    准备备用身份是因为他知道松山政司的身份昨天晚上就已经崩了,斋藤铃和奴隶中川雅治有交集,若是现在神集内部已经出现内鬼,那么自己很有可能被奴隶主盯上了。所以有个身份备用要好一些,这就是有天罗地网情报支持的好处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停在几公里外的计程车旁边现在围了一大堆的神集成员,车里都被翻烂了。

    可是大家调集监控查了半天也没发现吕树去了哪里,这时候轮到神集成员们忐忑了,因为他们把吕树跟丢了之后,鬼知道樱井弥生子会不会发火。

    虽然樱井弥生子对待敌人的手段酷烈,但是仔细想想对待自己人的时候并没有特别高压,这也是很多保守派死心塌地追随她的原因。

    可是主子宽容归宽容,自己办事不能出差错啊。

    负责寻找吕树的神集成员硬着头皮跟樱井弥生子汇报:“跟丢了……哪都找不到他。”

    等待责罚的神集成员忽然听到樱井弥生子笑了笑说道:“也很正常,如果你们都能找到他,那他就不是他了。”

    神集成员当时就迷了,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吗……还是绕口令?

    眼瞅着樱井弥生子的意思是,找不到对方不算他们太无能,而是樱井弥生子知道对方极强大。

    这个松山政司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现在各大组织损失殆尽,原本的神集都沦落为二流组织了,结果老虎背要塞以后神集重新变成一流。

    是神集更强了吗?不是,是其他组织变弱了……到底是一流还是二流,全靠同行衬托了……

    现在放眼整个地球,没几个组织还能算是强大的,除了天罗地网。

    可是神集现在压根没有跟天罗地网比较的心思,对于天罗地网来说没什么一流二流的概念,他们是一个单独的标准,这个标准就俩字,无敌……

    咦,樱井弥生子最亲信的一位中年女修行者看了樱井一眼,神集最核心的内部有过一些传闻,他们知道当年野际雄信、高岛平津等人都是第九天罗杀的,但是传闻最有意思的是,第九天罗与现在的神集之主有过一段情愫……

    神集里面没人恨吕树,这里崇尚强者,谁有能力把神集杀穿了,他们就佩服、崇敬谁。

    所以如果有人问现在神集内部最崇拜的海外修行者是谁,第一就是聂廷,第二就是那位第九天罗……甚至有人觉得俩人并列第一,毕竟聂廷没把神集杀穿过……

    这一刻,平时服侍樱井弥生子的那位中年女修行者想着,该不会是第九天罗来了吧,她还是很难得看到樱井心情这么舒畅呢……

    不过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自己的猜测,只不过是暗暗松了口气,如果是那位来的话,最近境内闹幺蛾子的那些带着印记的人,恐怕都得死。

    不用再担心樱井弥生子的安全问题了,她心里忽然轻松了很多。

    吕树慢慢悠悠的在国士馆大学里面转着,他不会想到已经有人猜到了他的身份,而是在想怎么用国士馆大学里的那位觉醒者把大鱼给钓出来。

    吕树记得斋藤铃是法学部的,所以那位觉醒者应该是法学部的学生才对,而他现在的备用身份是理工部的,处于随时准备启用的状态,那位理工部原本的情报人员已经悄然离开东京。

    吕树这初来乍到的也不知道法学部该怎么走,左拐右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所以他准备找个人问问路来着,结果他还没问呢,先被别人拉住:“同学,麻烦问一下法学部怎么走?”

    吕树愣在当场,这咋还有抢台词的呢?他沉吟了两秒说道:“前面左转直走三百米,再右转,直行100米后左转,那里人多,你问问他们怎么走。”

    “来自野田圣子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时候吕树觉得不对劲,对方跟自己去的目的地一样啊,他打量着对方,赫然发现对方竟带着手套,不会是为了遮盖奴隶印记的吧?

    这时候吕树才更加仔细的审视对方,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C级。

    ……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