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很确定他并没有见过这个李俊毅,不对,准确的说是可能人群中扫过一眼,却没有什么交集。

    然而对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然也不会自己刚变回原本的模样,对方就扑通一下给跪了……

    这一跪,吕树和李俊毅其实都很清楚怎么回事,但是把中川雅治和野田圣子给跪懵逼了!

    他们俩人不管是不是真心投靠李俊毅的都很清楚,奴隶印记打上以后自己就没法消除了,那疼痛他们忍不了。

    而且李俊毅是A级强者这件事情板上钉钉,这点绝对不会有错。

    在地球,A级是什么?A级就是天!

    偌大的神集,几万的修行者里,也不过只有樱井弥生子一个A级而已。

    天罗地网虽然堪称地球最强战力,可A级也不过四个。

    这种情况下,当吕宙虽然来一个奴隶主就是A级的时候,中川雅治下意识的就把吕宙当做了更高层次的文明。

    其实这么想也没错,如果是地球和吕宙敌对的话,地球确实打不过。

    所以中川雅治这种野心家在自己实力与欲望不匹配的情况下,就想要抱吕宙的大腿。

    可是吕树觉得中川雅治打错算盘了,他可能都不太清楚奴隶印记意味着什么,中川雅治可能在不了解奴隶印记的情况下,以为以后自己实力强大了还可以解除,然而吕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他,不行。

    端木皇启手下,就连那位大宗师都无法解除,更别提中川雅治这种小人物了。

    但不管怎么说,都不妨碍李俊毅在中川雅治心中成为一个大人物。

    而现在,这位大人物就跪伏在吕树面前喊着大王饶命。

    这一刻中川雅治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某位大人物变成了梶山弘志的样貌,所以梶山弘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而樱井弥生子拥抱的人也不是真正的梶山弘志,而是那副面孔之后的那个人。

    这个人是谁?!中川雅治觉得自己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对方看起来比自己年龄还小,为何就达到了如此强悍的成就?!

    而且看样子,这少年分明是去过那边的,而且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然而吕树根本就懒得管中川雅治怎么看自己,对于他来说,中川雅治真的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因素了。

    吕树说道:“你在哪里见过我?”

    “您第一次带武卫军入主南庚城的时候我见过您一面,”李俊毅低声说道:“那时候我被命令假装成行商混在南庚城里,希望能够掌握您的动向。”

    吕树哦了一声:“原来那时候就有人盯上我了?”

    李俊毅忽然惨声道:“我们这种无根无底的小人物一直被欺压,投靠别的势力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请您宽宏大量,我们也没有选择啊。小的时候,我……”

    吕树不耐烦的打断道:“你的背景有多惨只能让我了解你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这并不能作为你洗白的凭据,谁活着不艰难,艰难就可以没有底线了吗?”

    李俊毅跪伏的姿态更低了,他不敢跟吕树动手,因为他知道吕树到底有多强!

    吕树现在在吕宙的声名,是地球人完全想象不到的。

    就在地球知情者们认为吕宙有多么恐怖的时候,吕宙很多人却在恐惧吕树,不管是王城血夜,还是将黑羽军尽数斩杀,吕树手上沾染的鲜血已经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李俊毅确实是A级,可他能比那些花衣蟒服的客卿更厉害吗?他并不归属于端木皇启,或者准确的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归属的势力到底是什么。

    可是他很清楚,就连他这样的一品高手也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

    中川雅治觉得他很厉害了,可是李俊毅自己最明白,比他还强的,吕树一夜就杀了十二个。中川雅治一直瞧不起的小人物,在吕宙里面早就凶名彪炳了!

    这种武力值是让人绝望的,因为你压根不知道怎么打败对方,原来这就是大宗师之下的第一人!

    吕树悠哉的问道:“你听命于谁?”

    李俊毅老老实实说道:“我们是死士,接受资源与功法,然后等待调遣,不准问原因,也不准问任何事情,执行就对了。其实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听命于誰。就在两个月前忽然接到命令,分别学习不同的语言,有人为我们专门找来了老师熟悉祖地的事情,然后耐心等待着计划的实施。”

    这让吕树有点失望,他迫切的想要抓住奴隶主,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这一切。

    然而对方的回答又让他有点心惊,因为对方培养了这么多一品死士出来,远要比端木皇启更加阴毒且强大!

    吕树好奇道:“我们在昆城也发现了一个奴隶主,不过发现他的一瞬间他就吞毒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活着呢?”

    “小人怕死,”李俊毅低声说道。

    “你倒是挺诚实的,”吕树沉吟了两秒拿出一枚硬币来:“跟你玩个游戏,猜硬币,猜对了生,猜错了死。”

    说着,吕树用大拇指把硬币弹上空中,然后伸手抓住:“猜,这枚硬币是哪一年的?”

    李俊毅:“???”

    “来自李俊毅的负面情绪值,+999!”

    就在这一瞬间李俊毅从袖中抽出一柄匕首来,如雷霆般刺向吕树,他动手不是因为他知道吕树绝对不会放过他之后亡命一搏,而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屈服,一直在等待着时机。

    只是让他失望了,从开始到现在,吕树都没有大意过,也没有给过他任何机会。

    中川雅治他们看不出来,但是李俊毅很清楚,不管他把姿态放的多低,吕树的气机一直都是谨慎而又锋利的,那锋利的气场几乎能杀人!

    这最后一击李俊毅的试探,可是仍旧让他失望了,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间吕树就已经用比他更快的速度出手,一掌按在他的脖颈上硬生生的砸向地面。

    一品高手的身体素质之强大超乎想象,李俊毅被按下去的身体连地面都砸碎了,他的脖颈都还没碎。

    可是……没用!

    李俊毅只感觉后脑勺上一凉,一枚白玉针似的伏矢小剑便穿透了他的头颅。

    中川雅治这一瞬间的骇然甚至让他忘了逃跑,他没想到这少年杀A级高手也只需要一击而已!

    这种霸道无匹的姿态,是中川雅治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这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难怪连樱井弥生子都会主动去拥抱,那个拥抱不是男版灰姑娘的故事,而是王者归来的时候,就连神集之主也要为之倾倒。

    ……

    大家的保底月票都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