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否?这就太让吕树诧异了,他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在地球上听到这个名字。

    至于茂木敏充说很强,那当然很强了,别说地球,就算整个吕宙能比文在否还强的也没几个啊。

    不过看样子,文在否和神集似乎动手了?

    当初和文在否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是在吕王山,那一刻他就感觉这个天帝稍微有点不正经,虽然身上穿着衮服看起来极其威严,可吕树真的没觉得对方像是一位天帝。

    或者说,对方自己可能都不太想当天帝吧。

    后来吕树又在藏书草庐里面看到了文在否的奏折,如果那玩意能称作奏折的话……

    可是双方并没有什么交集啊,即便文在否在剑庐大典上还对自己挤眉弄眼来着,但吕树仍旧觉得双方以后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而现在,对方竟然也来了地球!

    什么时候过来的啊,从哪过来的?

    吕树之前就在想一个问题,他猜测现在世界上所有能打开空间通道的地方,其实都是以前有大能专门开辟出来的,龙门山上一个,北欧一个,北美一个,长白山上一个,所以这四个通道就应该分别对应着四位大能,他们每个人都从大宗师的境界超脱了出去。

    按道理来讲吕树跟文在否虽然关系没好到可以聊天喝酒的地步,但也不算差了。

    可是现在他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因为吕树觉得一切异常都必有根源。

    之前他还在想一个问题,这么多的奴隶主从吕宙而来,以控制修行者为目的,给修行者打上奴隶印记。

    这么大的一个行动计划,肯定有一个主事人也会来到地球操控全局,不然总不至于让他们就像是一盘散沙似的各自为战吧?

    而现在文在否忽然出现,对方是从哪条空间通道过来的,北美吗?和那些奴隶主一起?

    难道说文在否就是那个背后操控者?吕树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可是吕树又想到文在否的奏折,他总觉得奴隶主强行打奴隶印记这种事,不像是对方干的啊。

    在吕树印象中,文在否就应该是那种天天闲着没事找事的那种人,但绝对不会如此阴毒。

    只不过,现在文在否的到来彻底意味着,吕宙和地球的交集越来越多了。

    今天是文在否来了,明天还有谁会来?那个天天喜欢去吕树床上睡觉的御扶摇?还是那个看起来很老实的天帝青空?

    吕树说道:“他在哪里,带我过去。”

    茂木敏充带着吕树往外走去,然后吕树在车队的临时住所他便看到文在否站在门口悠闲的背着双手,身边躺着歪七八扭的神集成员。

    这些人原本正在休息,结果文在否过来问认不认识吕树,神集成员心想你谁啊,穿的这么古怪还问这么古怪的问题,凭什么告诉你啊?

    再然后,连想告诉的机会都没了,仅仅是一瞬间,所有人都被击晕。

    没人死亡,力度刚刚好只是打晕而已,文在否让茂木敏充去报信,自己在这里等着。

    文在否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看到吕树的时候一脸惊喜:“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我,最近过的好吗,吃的怎么样,我这还是第一次来祖地,你是从小在这里长大吗,要不要带我四处玩玩啊。”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这特么一个堂堂天帝,以前虽然不正经但还在正常范畴,怎么现在已经跟奏折里变的一个尿性了。

    咦,吕树忽然觉得,可能存在于奏折里的那个文在否,才是真实的文在否。

    张卫雨说文在否以前是御龙班直的教习,也是老神王身边最心腹的人,所以文在否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就会展露出自己真实的性格?

    可对方凭什么这样对待自己啊……

    “你怎么也来地球了,”吕树好奇问道,他觉得起码现在气氛还是非常和谐的,先试探一下。

    文在否浑不在意的说道:“我看那么多人都来了,所以也来转转啊。”

    吕树听了都有点懵:“就这么简单?”

    “对啊,就这么简单,”文在否说道:“有吃的吗,先给口吃的……”

    吕树心说这大概是自己见过最接地气的天帝了啊,所以您大半夜过来就是为了找口吃的?

    可是吕树能拒绝么,这是大宗师啊,还是大宗师里面最强的天帝啊。

    两个人交谈的时候,茂木敏充就在给樱井弥生子翻译吕树和文在否所说的话。之前茂木敏充能上位来到樱井弥生子身边,就是因为茂木敏充会说中文……

    然而就在此时文在否转过头来竟然用日语说道:“不用翻译了,你们的语言我也会。”

    吕树诧异的看了文在否一眼,而文在否看到吕树的目光就嘚瑟了起来:“是不是很厉害,哈哈哈!”

    吕树:“……”

    樱井弥生子看懂了吕树的表情似乎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吩咐茂木敏充把地上的人都喊醒,然后为文在否准备丰盛的晚餐。

    文在否欣赏的看了樱井弥生子一眼说道:“看起来还挺贤惠的,比剑庐那个强多了。”

    吕树沉默了,他带着文在否朝桐原家武馆走去,樱井弥生子就在后面跟着,吕树背着双手,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摩斯密码:小心,此人神藏境巅峰,来自吕宙。

    樱井弥生子诧异的看了一眼文在否的背影,这年轻人竟然是神藏境巅峰?

    吕树第一次来神集之前就有三天接受过钟玉堂为他专门安排的训练,而樱井弥生子以前更是经常和情报人员打交道,所以两个会摩斯密码并不稀奇,只不过吕树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用到。

    神集的成员迅速的买来食物送进桐原家武馆,庭院里的石桌上异常丰盛,文在否扒拉了一口鳗鱼饭然后勃然大怒:“难怪经常背着我回祖地,原来是吃独食来了!”

    吕树瞬间就哭笑不得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还以为文在否来了以后,自己说不定能从什么蛛丝马迹里得到一些信息,结果真是越来越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