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怀好意呢?”吕树和文在否走在前面的时候忽然疑惑说道,这货又是送匕首,又是讲什么女人眼泪是脑子里进水这种道理,有点莫名其妙啊。

    这时候吕树回头看了一眼樱井弥生子,小姑娘还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那只封印着魅的匕首就在她手里翻来覆去的打量。

    樱井弥生子是神集领袖不假,但是神集里面最出色的法器和神物都不适合她使用,再大的组织也不是万能的,所以导致樱井弥生子的匕首一直都是普通法器而已。

    现在好了,那只紫色的匕首看起来便非比寻常,这时候樱井弥生子长长的头发中有一缕被风吹到了身前,结果就这么与手上的匕首相撞,那一缕头发无声的断成了两节。

    樱井弥生子并没有在意头发断了一缕的事情,毕竟别人也看不出来,她反而是越看那柄匕首越喜欢,就仿佛这柄匕首天生为她存在似的。

    不过她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没法召唤出那只身为器灵的魅,不然就太扎眼了。

    只不过,吕树觉得此时就算她不招,也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好像整个岛国都知道他把神集的领袖给拐出来了似的,这件事情成了最大的花边新闻。

    路边的海鲜店老板都有意无意的打量着他,那种想盯着看,又非要假装无意的目光,搞得吕树非常难受……

    樱井弥生子跑到吕树身边拿着她的新匕首问道:“好看吗,是不是和我很搭?”

    吕树忽然觉得,对于樱井弥生子来说,这柄匕首最重要的优点就是,好看。

    旁边的海鲜店老板都在看着吕树,大概是在想这小子到底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能让神集之主如此痴迷……

    这个时候有小女孩抱着花篮走过来对吕树说道:“叔叔,给姐姐买束花吧。”

    吕树愣了一下心想你都十多岁了管谁叫叔叔呢,他严肃的对小女孩说:“是哥哥!”

    这次轮到小女孩愣住了:“叔叔,给哥哥买束花吧。”

    吕树:“……”

    吕树看向樱井弥生子,樱井弥生子目光开始飘忽不定,她忽然小声说道:“这次不是我安排的……”

    所以上次就是你安排的对吧,吕树无奈的笑了笑,那位魔术师大叔的演技确实很精湛,可大家都知道这世上本就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就在吕树两难间,一阵狂风吹来,天色竟是说变就变,像是要下雨了。

    之前他们出门的时候就看过天气预报,大阪近期台风登陆,不适宜出行。

    海鲜店老板们看着这一幕有点愁眉苦脸,台风一来,游客们可就不会冒险出门了,黑门市场的生意恐怕要一落千丈。

    有海鲜店的老板对吕树他们笑道:“要不要再买点海鲜,反正今天是没法做生意啦,便宜一些卖给你们。”

    吕树刚想说好,结果文在否忽然傲气说道:“这风,吹到这里算我输。”

    说着,文在否竟然迎着台风刮过来的方向飞了出去,吕树哭笑不得,这个幼稚鬼怎么还跟台风较劲呢。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把樱井弥生子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对身边卖花的小女孩笑道:“小妹妹,赶紧回家吧,这里不安全。”

    下一刻,樱井弥生子看到有游客打扮的人正神色平静的朝这边围了过来,人数竟然有几十人之多。

    这些人一直远远的隐藏在人群里面,直到文在否去对付台风的时候才出现。

    而吕树其实早就发现了,却一直不动声色,他能发现对方是因为他有易感知体质,这么多的一品汇聚过来怎么可能感知不到,而他不动声色是因为,他知道只要文在否在身边,对方就不会出现。吕树来岛国不是为了躲着奴隶主的,而是为了杀掉他们,以绝后患!

    这些人如今的目的已经不再是樱井弥生子了,而是吕树!

    樱井弥生子在吕树身后看着对方的背影,忽然有种非同寻常的安全感。

    就在前几天吕树到来的时候,虽然她知道有大批的奴隶主来到地球,甚至要来神集针对她,可是从吕树到来的那一刻便不再担心什么。

    这种安全感是一种莫大的信任,因为她知道吕树会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大家就保持肮脏的金钱关系就好了的少年,自己都没做到呢。

    吕树轻声说道:“等会儿打起来的时候不要离开我身边,懂了吗?”

    他数了数,当下里出现的奴隶主有十三名一品,二十四名二品,吕树忽然有点疑惑,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在青石板路上的战绩么,这点小杂鱼就像对付他了?

    这个时候吕树心神一凛,他很清楚这些奴隶主包括对方身后的人都不是傻子,如果对方没打算送死,那就一定还有后手。

    那些奴隶主没有打算拖延时间,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合围,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狩猎,奴隶主们早就抵达了岛国,可是很有耐心的潜伏了下来,就在等这一天。

    吕树这一刻甚至在想,可能对方打从一开始,会不会就是想把自己从国内钓出来,其实自己才是对方要找的那条鱼?

    可是……这么点奴隶主,还真的不够看!

    黑门市场路边的海鲜店老板们发现不对劲了,有人拿起电话就要报警,在大家看来虽然神集之主被拐这种新闻很有趣,可是他们觉得这一对少年男女挺可爱的啊。

    然而,报警无用。

    忽然间仿佛一阵紫色的风从天空中吹过,吕树忽然看到那一个个奴隶主被一阵紫色的风经过身边,然后胸腔犹如被巨力锤中一般发生扭曲,整个胸口都塌陷了进去,背后的脊椎宛如驼背般忽然外突。

    身穿紫纱的女子在街上站定身形回头朝吕树看来,她笑道:“想我了吗?”

    吕树愣在当场,樱井弥生子有些紧张的小声问道:“吕树君……她是谁?”

    “御扶摇,”吕树平静说道。

    ……

    今天休息一天,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