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18、喜新厌旧(第一更)
    吕树觉得自己真是越捋越乱了啊,文在否来了也就算了,怎么御扶摇都跟着过来了呢?!你们吕宙的天帝一个个不好好待在自己领地瞎溜达什么呐?

    眼瞅着,好像只有青空没来过了吧,吕树觉得吕宙天帝来到地球就是一个非常有标志性的事情,意味着地球与吕宙真的在不断融合,不光是通道的开启,还包括两个世界的生灵正在不断交互。

    说不定哪一天地球人会去吕宙,而吕宙人也会来地球,如果和平相处那就是旅游,如果不能和平相处,那就是打仗了……

    吕树没想到文在否和御扶摇会来,但是现在有一点好的是,御扶摇一出手,吕树所担心的奴隶主问题全都解决了。

    那些奴隶主压根连反应的功夫都没就被御扶摇秒杀,还是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不得不说,大宗师境界真的是已经能够碾压一品高手了,而吕树也只不过是大宗师之下的第一人而已。

    吕树对于御扶摇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毕竟谁的床整天被别人占着,印象也会这么深刻。

    不过吕树在想,这次的奴隶主应该并没有来齐,因为东南亚那么大规模的奴隶主恶潮并不是这么几个人能掀起来的。

    御扶摇站在尸体当中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旁边的海鲜店老板们都看傻了,御扶摇是飞过来的这点确定无疑,而且御扶摇这朦胧的紫纱衣服飘逸出尘,再加上御扶摇本身的飘逸气质,竟像是仙女一般。

    可就是这位仙女,杀起人来比他们杀一只螃蟹还要轻松写意。

    御扶摇看着吕树身后的樱井弥生子忽然泫然欲泣:“你这么快就有新人了?男人果然是喜新厌旧的。”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你可别乱说啊。”

    海鲜店老板们目光就死死的盯着吕树,他们知道吕树身后的那位姑娘就是神集之主啊,毕竟樱井弥生子在国内的知名度比明星都还大呢,一露面大家就认出来了。

    所以他们也知道吕树把神集之主给拐跑了,跟特么私奔一样的。

    结果现在竟然追出来一个女的,好像是吕树的前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原本大家是吃瓜呢,心说神集之主虽然听起来特别厉害,但是大家反过来一想觉得樱井弥生子也是个正常的小姑娘嘛,谈恋爱也很正常是不是。

    虽然吃瓜群众都不知道樱井弥生子和吕树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状态,但大家吃瓜还是吃的挺香,喜闻乐见啊。

    结果现在闹这么一出大家就有点替樱井弥生子忿忿不平了,他们看着吕树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虽然大家一个卖海鲜的跟神集并没有什么交集,可岛国内部民众对于樱井弥生子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因为之前的神集几乎是用全国的力量来养修行者,而现在的神集更加和善一些,自己掌控经济命脉和资源,与老百姓相安无事。

    再加上樱井弥生子又好看,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确实比神集之前那些一大把年级宛如政客似的高岛平津要讨人喜爱。

    所以这时候大家觉得,哪怕自己跟神集再没什么关系,也不能让那么可爱的小姑娘被人骗了啊!

    一位海鲜店老板忍不住了:“没想到你小子眉清目秀,竟然还是个爱情骗子!”

    吕树的脸更黑了,神特么爱情骗子……他目光不善的看向御扶摇,对方问想她了没还是用中文,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换成了日语,摆明了就是说给樱井弥生子和路人听的。

    这特么真是说不清楚了,吕树看向樱井弥生子,结果发现樱井弥生子正在发呆,心情好像正在跌落下谷底,但是樱井弥生子这个时候并没有只顾着难过,而是对御扶摇说道:“这位姐姐你好,我跟吕树君没有关系的,希望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你们……”

    这次轮到御扶摇愣住了,御扶摇哭笑不得的说道:“得得得,开个玩笑都不行啊,我跟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你可把他看好了,”这时候御扶摇又烟视媚行起来:“以后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

    樱井弥生子眼睛中的光亮重新恢复,御扶摇打量着周围,似乎对这黑门市场也挺好奇的。

    而吕树,他在想文在否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就在此时,天边的乌云与龙卷已经全都散去,就在刚刚那杀机四伏的黑门市场外面,文在否仅仅两次挥手便散了台风!第一次挥散了风,第二次挥散了云!

    很多人见到雨过天晴时便会心情明朗,可他们却没见过前一刻还是乌云密布,下一刻天空便已经湛蓝的景象,大宗师,自己身为法则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如同神明一般了。

    恐怕以前一些杜撰中的很多神仙也没有这么大的威能,吕树忽然在想,那些神仙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比如上一个灵气复苏的时代?

    吕树眼巴巴的看着天边,心说你这收了神通就赶紧回来啊,墨迹啥呢。

    倒不是说他期待文在否能救场,而是他对御扶摇确实不熟悉,哪怕俩人在同一张床上睡过觉,照样还是不熟悉啊。所以吕树在想,文在否回来了可能会缓解一下现在的僵局吧。

    结果,文在否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整个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吕树冷声道:“还一起玩不玩了,不玩我回去了啊。”

    “咳咳,”文在否踏碎虚空来到吕树身后:“急什么呢,我这不是刚刚驱散了狂风需要平复一下情绪。”

    吕树忽然意识到,文在否这是在刻意避开御扶摇啊,不想跟对方打交道!

    吕树打哈哈道:“哈哈,你俩都是天帝,应该关系很好吧。”

    御扶摇冷笑道:“三年前他捉走了我三个一品客卿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呢,还有一百多年前,他截我奏折的事情我也没跟他算账。”

    吕树心说这吕宙人就是不一样啊,随便说出来点仇恨都得以百年来计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