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22、天下大统(第二更)
    吕树把文在否手上的遥控器夺过来,直接关掉了电视:“就这个地方比较特殊会有这种东西!”

    “所以你才来这里吗?”文在否吃惊的说道:“好刺激的样子!”

    这对文在否来说,还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吕树觉得自己算是说不清楚了,他找到房间里的浴衣换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男女混合温泉,男部和女部中间有一道竹子做成的墙隔开,什么都看不见……

    吕树半躺在温泉池子里面感受着蒸汽在头顶氤氲开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文在否和御扶摇都给了他十足的压迫感和危机感,但他却越来越放松了。

    慢慢的,连吕树都觉得这仿佛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旅游而已,但吕树在警告自己,不要陷入这样一场假象里面。

    奴隶主在他面前死了一大批,可他笃定这不是所有的奴隶主,而那幕后操控这些奴隶主的人到底是谁,他依然不知道。

    就在此时他听到竹墙背后有水声,那边是女部。

    这座温泉酒店已经被神集全部包了下来,所以出现在隔壁的,要么是樱井弥生子,要么是御扶摇,或者两个人一起……

    文在否对泡温泉并不是特别感兴趣,这会儿正一个人在房间里聚精会神的看电视呢,吕树觉得这天帝也是当的太没水准了,感觉像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一样……

    就在此时,竹墙后面御扶摇忽然说话了,语气慵懒:“这种享受的程度跟我天帝宫相比真是不够看,只不过这种男女只隔一面墙的形式,倒是挺新颖的……要我说干脆把墙也拆了多好?”

    吕树听了躺在温泉里半天愣是没敢说话,御扶摇的生猛,真心是他招架不住的……

    哗啦啦一阵水声,樱井弥生子小声说道:“墙不能拆啊,毕竟还要讲究礼义廉耻什么的……”

    御扶摇嗤笑了一声:“人啊就是这样,男人可以为了权力联姻抛下自己的糟糠之妻,女人可以为了生活成为别人的奴隶,哥哥为了继承家族就杀死弟弟,商人为了利益可以付出一切铤而走险,每个人都不知廉耻的活着,结果这时候又说礼义廉耻了。跟那些事情相比,难道赤裸相见不是最无害的一种吗?”

    吕树愣了半天,这特么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啊……

    樱井弥生子小声说道:“吕树君不是那样的人。”

    御扶摇声调忽然提高了一些:“喂,吕树,你要不要来我们这边泡温泉啊,反正这酒店里也没别人了。要不我干脆把这竹墙打掉吧,省的麻烦了。”

    吕树不服气:“我又不吃亏!”

    御扶摇笑道:“光会嘴上说说有什么意思,旧事重提如何,你随我回宫当我面首如何,我为你驱散所有人,宫中只留你一人。”

    “大老爷们给别人当面首就太丢人了啊,”吕树撇撇嘴说道。

    “奥,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御扶摇隔着竹墙捂嘴笑道:“那我把天帝的位置让给你如何,我做你的嫔妃?你打算封我个什么嫔?”

    吕树沉吟了两秒:“尿嫔?!”

    “来自御扶摇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时候御扶摇一挥手,吕树听到竹墙粉碎的声音便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御扶摇在后面笑的花枝乱颤,声音像是一串银铃悬挂于天际,好听又魅惑:“胆小鬼。”

    这个时候御扶摇转头看向樱井弥生子:“我这样调戏他,你不会生气的吗?”

    樱井弥生子微笑道:“他并不属于我啊,起码现在不属于。”

    温泉里的水波荡漾,樱井弥生子就蜷缩着坐在水里,只露出脖颈以上的部分,扎起来的发丝有些都已经湿了。

    “想要的就去得到,”御扶摇摇摇头说道:“等是等不到的,真的等不到。”

    “何必强求呢,”樱井弥生子笑道:“这世上如果真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注定得不到的,岂不是很苦恼?”

    御扶摇看了她一眼:“苦恼什么,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

    樱井弥生子摇摇头:“不该是这样的,这世上美好的事物太多了,我们都能得到吗?全都得到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与其握在手中直到对方死去,不如让它保持原本美好的样子,人们爱别人应该是能够让别人感到温暖才行,不应该只是为了证明别人爱自己,这才是对于美好事物应有的态度啊。”

    御扶摇撇了樱井弥生子一眼:“迂腐。”

    ……

    吕树回到房间的时候文在否做贼心虚似的把电视给关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吕树有点哭笑不得:“你堂堂天帝,宫里不应该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吗,还能好奇这种事情?”

    “你懂什么,”文在否不屑道:“本天帝洁身自好!我就烦那种宫里勾心斗角的事情,当初我随军征战天下,灭最后一国时,那国度堪称强大却弥乱不堪,君主不思修行反而沉迷旁门左道,我当时便在想,这种人太可悲了。”

    吕树愣了一下,他还是头一次接触到吕宙往事,这还是那位老神王没建立王城之前的事情吧,原来那个时候文在否便已经追随老神王了。

    所以当初吕宙应该是有很多国度的,只不过最后被老神王一一灭掉,统一了吕宙。

    想象这份天下大统的气概,吕树忽然有点向往那个可以造就英雄的时代。

    吕树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是不是不行?”

    文在否一下子就急了:“你说谁不行?”文在否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脸都涨红了:“你说谁不行?”

    吕树看着文在否这张牙舞爪的样子沉吟道:“你这反应有点护食啊……”

    “来自文在否的负面情绪值,+748!”

    “你懂个屁,”文在否说道:“我修的是童子功,保的便是元阳不失,你们这种人怎么能理解我的境界?!我父亲当年就教诲我修行路上不要被外物所迷惑,一定要坚守本心,元阳不失,早晚天下无敌……不过他还没看到我如今的实力境界,便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