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32、凡逆我们的,终将死去(第三更)
    石学晋尴尬了一下把大葱收回了空间装备里:“就是有点可惜这宗师境的魂魄了啊,早知道应该把小鱼带来了。”

    吕树笑了笑:“不可惜。”

    他说不可惜,是因为他在扭头葫芦归位的一瞬间便明白,这葫芦除了扭人头颅与飞刀之外,还可收亡人魂魄。

    “刚才我先一步到的,”聂廷说道:“但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是,刚刚上方好像还有人躲藏在那里,但是后来离开了。”

    “有可能是幕后的黑手?”吕树疑惑,他倒是没有发现,对方竟是连自己的感知都躲过去了,也可能是因为他身处大战之中没有注意到吧。

    “总之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聂廷说道。

    有时候,朋友就是这样,也许你有血缘的亲戚都在令你失望,可你的朋友却从未让你失望过。

    吕树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

    最后他想明白了,那些亲戚啊,从你生下来便注定是你亲戚,你没有选择他们的权力。

    而你的朋友,都是你自己选出来的。

    吕树说道:“你们稍等我片刻,我现在要去海上渡劫!”

    对这雷霆,吕树是期待已久的,但是他不能给聂廷说啊,不然让聂廷知道他还挺喜欢被雷劈,指不定被笑话成什么样呢。

    然而吕树还没动弹呢,却看到石学晋忽然对着天空一挥手:“散了吧。”

    吕树:“???”

    就在这时,吕树眼睁睁的看着天上的雷云,竟然特么的开始消散了!说好的一万两千枚雷霆剑气呢,说好要成为自带天劫的男人呢?!

    吕树赶紧拉住石学晋:“不是你等会儿!谁让你把我雷劫给驱散了?你给我把雷劫喊回来!”

    石学晋:“???”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666!”

    同一时间,吕树和石学晋两个人同时开始怀疑人生……

    吕树是这时候才想起来石学晋有挥散天劫的前科,而石学晋还是头一次被人命令把天劫喊回来的……这咋喊回来啊?!

    只是这时候,天上正在消散的雷云忽然重新凝结,石学晋、聂廷、吕树全都愣住了,聂廷和吕树看向石学晋:“你喊回来的?”

    “我没喊啊,”石学晋感觉自己今天真是太冤枉了……

    这个时候大家就惊异起来了,这雷劫竟然是石学晋都驱散不掉的!

    聂廷看着吕树的眼神古怪起来,是因为吕树自身实力太过强悍还是天道都觉得不劈吕树一下都说不过去了?!

    吕树深深的吸了口气飞到樱井弥生子面前,隔着光幕对樱井弥生子说道:“你在这里等我。”

    “嗯,”樱井弥生子用力点点头。

    吕树挺拔的身形朝海上飞去,函馆的百姓便看到天空中那闪烁着雷弧的劫云竟是跟着吕树走的,吕树往海上飞,那雷劫便朝着吕树往海上去了。

    那一幕,仿佛天神下凡般恐怖,又让人心生崇敬。

    “恐怕神话中的建御雷神也不过如此吧,”有人惊叹。

    “他可比建御雷神好看多了!”

    “你见过建御雷神?”

    “没见过……”

    这一刻甚至有人真的认为,吕树就是他们神话中的某位神祗。

    当个体实力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时,普通人真的会把对方当做神明。

    而吕树在岛国的声名不仅仅是实力所至,还有他凶名的威力,上一次神集动乱里吕树身上背负的人命太多了。

    吕树来到海上,确定雷劫不会波及到人类城市才终于停了下来,他仰头看去。

    其实他心中也有惊异,因为他感受到了那劫云里执着的天道意志,仿佛他的逆天改命是对天道意志的最大挑战一般,所以这个坎儿他必须过,不能有任何取巧。

    刹那间一道雷霆蜿蜒而下,远处看去就像是一柄曲折的刀,凶狠的向吕树劈去。

    吕树的雀阴灰线不停交织着,在他头顶组成了第一道防护。

    一道雷劫过去,雀阴灰线有些不受控制,吕树将它们收回到星图之中修养,然后拿出了吞贼!

    第二道雷霆,吞贼抵挡。

    第三道雷霆,吕树以伏矢和尸狗一起抵挡。

    第四道雷霆,吕树再次向着天空举起了葫芦,只见葫芦中的那柄飞刀这次不再躲避,而是直直的朝天穹电射而去,一刀便将雷霆劈为两截。

    想成就大宗师,必须要有坚定的道心与自己的法则,那是修行者心中最执着的信念,非此信念不能与天道抗衡。

    电光直射天心,那被斩断的劫云里有雷雨沙沙落下冲刷着吕树的身体,一道道电弧进入吕树的气海雪山,将每一枚剑胎都侵染。

    “凡逆我们的终将死去,这就是法则,”吕树平静说道。

    下一刻他整个人朝着劫云冲去,而那劫云竟是不再劈下雷劫,而是为他让出了一个圆形的通道!就仿佛天道意志也在为他让路!

    吕树的身影从雷劫之中穿透而出,头顶的星辰璀璨如海,吕树只觉得自己此时胸怀壮阔,整个人都豁然开朗。

    原来,这就是新的世界!

    樱井弥生子在远处微笑看着那一切,海上就连劫云也要为她喜欢的人让步呢,那少年伫立在劫云之上,劫云终于开始消散!

    聂廷和石学晋相视一眼,聂廷忽然说道:“你记得我曾经怀疑过什么吗?”

    “记得,我那时候说他只能毁灭气氛,不能毁灭世界,”石学晋叹息道:“还是我给看走眼了。”

    此时吕树已经飞身回到樱井弥生子的面前说道:“出来吧,没人能伤害你了。”

    樱井弥生子迟疑了两秒看着光幕:“出不去……”

    吕树:“……”

    只是这一瞬间,吕树仿佛听到了文在否嘚瑟的笑声……

    这一刻他当然已经明白文在否上赶着送法器的用意,大概是对方已经猜到会有人对樱井弥生子不利了吧,所以送法器给她防身。

    但是当**才不是文在否的性格,他一定会留下点能够恶心到吕树的东西,比如这光幕……说不定那匕首里的魅也有什么问题……

    ……

    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