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33、秘密会议(第一更)
    文在否已经离开了,但是他留下的法器却成了吕树的难题,这就让吕树很难受了,这事明明是应该承文在否人情的,毕竟如果没有文在否这两手后招,很可能樱井弥生子如今已经陨落。

    可是文在否仿佛偏偏不想让他感谢似的,恶心了大家一把。

    吕树在想文在否有可能已经知道是谁在针对自己了,就算不知道具体信息,对方手里的情报也要比自己更加充沛一些,所以才会留这些后手。

    但是现在又上哪去问呢?就在吕树站在光幕外面束手无策的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吕树打开一看竟然是文在否的消息。

    “好好保重啊,我回吕宙啦。”

    “有空来找我玩啊。”

    “我有空也会来找你玩的!”

    “下次咱们吃什么啊?”

    “或者咱们去哪玩?”

    “是不是很头疼那个梅花玉佩?哈哈哈哈哈。”

    文在否一个人自言自语,就能完成一整段对话……然而吕树没工夫蛋疼这个,他看到信息的一瞬间就给对方拨了回去,结果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

    文在否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吕树很想问问文在否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因为原本他想要再回吕宙一趟是想杀端木皇启,如今自己也晋升了大宗师境界,吕小鱼甚至马上就有两个大宗师的魂魄,这种时候需要担心自身安全的应该是端木皇启,而不是吕树。

    可现在吕树忽然意识到,端木皇启也不过是一枚旗子而已,不管对方在知情的情况下当马前卒,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愚弄,吕树都应该去面对那个幕后之人,而不是端木皇启。

    端木皇启必须死,这个人的野心燃烧起来会连着其他人一起死掉,但是杀掉端木皇启之后呢?

    地球与吕宙的通道搞不好分分钟就要彻底打开,不是吕树杀性重非要去找出这么个人,而是他没法躲在地球当鸵鸟!

    以吕树现在的想法,若是地球和吕宙能够完全封闭起来井水不犯河水,他真是巴不得这辈子再也不去吕宙了。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梅花玉佩打开啊?!

    这个时候幽明羽也赶来了,幽明羽和吕树还有樱井弥生子都看向石学晋。

    石学晋愣了下说道,堂堂石天罗竟然还有点紧张:“你们看我干嘛?”

    “你是咱们天罗地网最博学的人啊,”吕树说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吗?”

    石学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要不我吃口葱吧……”

    吕树:“……”

    幽明羽:“……”

    聂廷:“……”

    吃口葱像话吗,咋的,吃葱能提高智力啊?!

    石学晋站在光幕前面惆怅了半天正经说道:“地球在炼器方面还是太落后了啊,短时间内根本搞不清楚这光幕的原理是什么,像是一道独立的法则……”

    吕树也有点惆怅,如果是地球和吕宙有什么最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地球的科技更加发达,而吕宙的修行文明则已经到了最鼎盛的时期……地球上根本没有炼器高手!

    咔!

    这一声响起的瞬间吕树和石学晋木然转头看去,赫然看到聂廷手持黑刀,一刀便将光幕砍出了一条裂缝……

    然后那条裂缝不断的扩大,映衬着聂廷平静的面庞,场面一度非常诡异。

    这东西,薛圣佑一时半会儿打不破,可他也打了半天,而聂廷的武力值其实是远高于薛圣佑的,所以这一刀就劈开了!

    聂廷平静的模样就仿佛在无声的嘲笑着石学晋和吕树,砍掉不就完了吗?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呢,樱井弥生子已经一下子扑到了吕树的怀里,搞得吕树手都不知道忘哪放了,樱井弥生子在吕树耳边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来救我。”

    不过樱井弥生子的拥抱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石学晋看来就像是一触即分,矜持而又礼貌。

    石学晋看了看聂廷:“还有没有修行者组织的领袖是女性?把他派过去看看?”

    聂廷看了石学晋一眼:“暂时没有,以后再说。”

    迄今为止,吕树友好访问过两个拥有女性领袖的顶级修行者组织,北欧神族和神集,貌似无一例外……

    这都什么事啊,石学晋预感到第九天罗可能会成为修行者世界的一个梗……

    之前就有人对天罗地网很不满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只不过那时候大家不满的点在于第九天罗和李一笑李天罗太会搞事情,到哪都整的满城风雨。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这位第九天罗去哪一趟都差点给人家领袖拐走,这仿佛又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如果对外组织关系是这样搞,大家就有点慌了啊……

    此时,樱井弥生子忽然对石学晋和聂廷说道:“我可以用神集领袖的身份发起一个秘密会议吗,与你们两位。”

    聂廷和石学晋愣了一下,这怎么突然就谈起正事了?聂廷想了想说道:“可以。”

    会议地点就在函馆的神集分部办公地点举行,神集仅仅花了十分钟便将办公室里一切人员都清理出去,就连摄像头和录音设备都是幽明羽介入之后负责关闭以及清理的。

    吕树和幽明羽就站在会议室外面的走廊上百无聊赖的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你说他们开会的内容是啥啊?我是第九天罗也不能听吗?”

    幽明羽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现在以你身份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你之前遇到过奴隶主吗?”吕树好奇问道。

    “没啊,”幽明羽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忽然问道:“你真的不会收奴隶的那种功法吗?”

    吕树当时汗毛都竖起来了:“真不会真不会!”

    幽明羽神态中有些惋惜,忽然间会议室的门推开了,吕树和幽明羽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会议结束的这么快。

    只不过,吕树和幽明羽都发现,刚刚走出会议室的石学晋和聂廷,面色有点古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