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武卫军是单独一个食堂的,不过那是因为武卫军初来乍到,大家都还不知道武卫军是个什么秉性,所以先给他们安排个单独的食堂照顾一下。

    现在钟玉堂也发现了,正所谓什么样的人带出来什么样的兵,吕树带出来的武卫军也非常的不正经。

    慢慢的武卫军就和天罗地网一起吃饭了,甚至很多人都会主动跟他们交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聊天什么的。

    而一号食堂的大厨们也发现了,武卫军喜欢吃辛辣一些的食物,主要是大部分的辛辣食物都比普通饭菜要更有味道一些,对他们这群糙汉子来说,麻辣真的很过瘾。

    郝志超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你们为什么那么爱吃辣啊,辣椒有啥好吃的。”

    李黑炭忽然抬头看向对面的郝志超:“你是哪的人啊?”

    郝志超愣了一下,怎么忽然问这个啊:“我川州人。”

    这个时候李黑炭惊异了:“白诺老师说川州人都能吃辣啊,你是四川人,你为什么不能吃辣?”

    郝志超都给逗笑了:“川州人就得吃辣吗,我旁边这货是蒙州的,你问他会骑马么?我右边那位是鲁州的,你问他会开挖掘机吗?”

    郝志超右手边的那位忽然说道:“我会开挖掘机……”

    左手边那位补充道:“我也会骑马……”

    郝志超当时就准备把碗掀了:“……我不吃辣怎么了?不吃辣犯法吗?为什么吕树都不在洛城了我还得天天生气!”

    “来自郝志超的负面情绪值,+199!”

    这时候食堂外面传来吕树的笑声:“我在的时候也没怎么你吧?!”

    吕树刚进门就听到郝志超抱怨的声音,然后马上就看到郝志超竟然把负面情绪值也算给了自己……

    李黑炭忽然嗷的一声站起来看向门口:“大王你回来了!”

    这个时候李黑炭旁边的吕小鱼头都没抬,小凶许坐在她旁边的桌子上准备跑路,这种时候它不太适合出现在这种地方,比较容易被误伤。

    然而还没等它动弹呢,吕小鱼撇了它一眼,小凶许就老老实实的重新坐回了桌子上……

    小凶许现在通常都是跟大家一起吃饭的,只不过别人坐椅子上,它要坐桌子上。

    不得不说,现在的小凶许仿佛成了天罗地网里吉祥物一般的存在,尤其是在处理昆城奴隶主立功之后。

    吕树走过来在李黑炭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下来,他刚才是先回平房了发现吕小鱼不在才来的龙门要塞,果然,吕小鱼在这跟着武卫军一起吃饭呢。

    忽然间气氛有点古怪,吕树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菜,没话找话说道:“哟,今儿的伙食不错啊,毛血旺,我喜欢。”

    这个时候李黑炭端着饭碗站在吕树身后:“大王,他们说你去岛国玩的可开心了,那边的饭菜好吃不。”

    一瞬间,陈祖安震惊的看向李黑炭,仿佛看到了知己。

    然而也就是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开始埋头吃饭,连筷子都不敢碰碗底发出声音。

    吕树僵了半天:“岛国的饭菜哪有国内的好吃啊。”

    李黑炭追问:“白诺老师说那边的樱花可美了。”

    “不美不美,”吕树说道。

    李黑炭又追问道:“白诺老师说那边起名字跟咱们这边不一样,松岛菜菜子啊,野口奈奈子啊什么的,大王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去玩玩啊?”

    吕树勃然大怒:“有完没完了,不都说了不好玩了吗,还有名字有什么好奇的,你们白诺老师说的不对,咱们国内也有这种名字?”

    这话说的旁边所有人都一愣,吕小鱼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你说说,国内谁叫五个字的名字?”

    吕树沉吟了两秒:“乐山钵钵鸡?!”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郝志超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神经病,”吕小鱼也有点绷不住了,拉着吕树的衣袖往食堂外面走去。当吕树和吕小鱼走出食堂的时候,陈祖安等人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陈祖安对着李黑炭竖起大拇指:“有种,我喜欢!”

    成秋巧撇了他一眼:“你就可劲儿作死吧。”

    吕小鱼坐在龙门要塞的城墙上面问道:“这次去岛国遇到危险没?”

    吕树想了想:“还是有点危险的,不过危险并非来自那个被斩杀的大宗师。”

    “你是说文在否和御扶摇?”吕小鱼问道。

    “没错,”吕树正经道:“我总觉得他们有问题,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文在否跟我们是老相识了,而御扶摇又亲手杀了那么多的奴隶主。”

    “想这么多干嘛,”吕小鱼不在意道:“其实你知道,就算你什么也不干,对方也迟早都会找上门来的。”

    “但是我不能让他们把地球当做主战场,”吕树平静说道:“对了,这次我把大宗师魂魄给你带回来了,这次你选择谁作为继承法则的对象,主教还是贾桑伊?或者是第四个一品魂魄?”

    现在吕小鱼已经能控制四个魂魄了,可说实话第四个一品魂魄只能算是凑合用着,并没有多么强大,也没有独特的功能性。

    吕小鱼想了想:“还是贾桑伊吧,方便给你制剑。你有收纳魂魄的方法了吗?”

    “有了,你还记得那个葫芦么,能让人扭头的那个……”吕树解释起来。

    说实话他也觉得有点神奇,甚至已经跟钟玉堂说过他要提审李典了,因为当初葫芦就是从李典那里流出来的,吕树要知道这个葫芦的来历。

    现在吕树想想,这扭头葫芦与负面情绪值的来源仿佛绝配一般,寻常人谁能瞬间知道陌生人的名称?不知道也就没法发挥这个葫芦的真正强大作用了。

    李典正在从青州押解来洛城的路上,这个暂时急不得。

    吕小鱼坐在城墙上和吕树凑在一起小声嘀咕道:“你觉得我第四个魂魄到时候留着拘端木皇启怎么样?”

    吕树想了想:“我觉得可以……”

    ……

    今天还是两更,这两天心情有点丧,容我再咸鱼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