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38、李典的人生轨迹(第二更)
    吕树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祖安:“小安子,你也有怂的时候?”

    陈祖安笑容很苦,头铁跟吕树开了那么多玩笑,现在发现对方竟然会妖术啊……

    如果是吕树硬揍他一顿,他还不怕,但现在这就比较诡异了,怎么点个名字,万里之外的人就直接死了呢?

    这也太惊悚了吧!

    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他们明白问题可能是出在葫芦上面了,不然吕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拿个葫芦?

    而且吕树应该是要喊全名、真名的,因为喊刚才吕树喊那个雇佣兵就是很正经的喊了全名,然后喊钟玉堂老钟头就没啥事……

    成秋巧小心翼翼道:“要不树哥你喊我巧儿?!”

    吕树哭笑不得:“滚滚滚!”

    这个时候他拿出刚才用来记名字的小本子来,一连串的名字喊过来,有些给了1000的负面情绪值,有些给的却很零散。

    给1000的说明死了,没给1000的说明还没死。

    不过吕树也不着急,他就隔一会儿念一次,直到这名单上所有人都给过1000负面情绪值才算完事。

    钟玉堂他们面面相觑着,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以前大家觉得聂天罗就是天罗地网的头号刺客了,各种伏击外加钓鱼执法,但是相比之下,吕树这种刺杀手段就诡异太多了,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吕树这算不算是刺杀手段。

    以后流传出去,第九天罗会有什么梗?比如“万里之内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就输了”之类的……

    但是感官中最惊悚的可不是钟玉堂他们,而是那位已经潜伏进雇佣兵团队的那位天罗地网情报人员,这正跟雇佣兵喝着酒聊着天呢,自己刚把名单和情报发过去,这边人就全死了。

    咋的,家里有人扎小人作法吗……

    这时候钟玉堂跑回办公室又拿了一份名单出来:“这都是我们收集到当初为黑暗王国做过事情的人渣!吕天罗,你过过目……”

    这时候钟玉堂说话真是前所未有的客气,然后钟玉堂期待的看着吕树,吕树脸都黑了,钟玉堂这老小子真是为了天罗地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马上开始利用吕树的新能力开始办正事。

    钟玉堂解释道:“这些人都是跟我们天罗地网打过交道的,有很大一部分以前都曾扬言要猎杀你来着。”

    “猎杀我?”吕树不可思议的问道。

    “额,他们说的是要猎杀天罗,你不也是天罗吗,那就等于说要猎杀你啊,”钟玉堂忠厚的笑道。

    “呵呵,”吕树也没纠结什么直接开始点名,大部分都熬不过吕树的点名给了1000的负面情绪值,,只不过有几个连负面情绪值都没收到,说明对方并不在吕树的点名射程之内。

    吕树让钟玉堂计算了一下这些人现在大概所处的位置,然后吕树确认了,自己的点名大概是能够覆盖半个地球的……

    这就是大宗师的恐怖之处啊,如果没晋升大宗师,恐怕点名范围也就在国内吧,甚至连国内最远的地方都覆盖不到。

    吕树解释道:“这事我觉得还是先小范围知道就好了。”

    “对对对,”钟玉堂炯炯有神的说道:“这是杀手锏啊!吕天罗你等会儿,我刚想起来我那还有一份咱们天罗地网的变节名单,虽然不多,但还是有几个下落不明没有捉回来的。”

    吕树愣了一下,天罗地网也有人变节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哪个组织不出几个叛徒呢,这时钟玉堂又诚挚邀请吕树去办公室坐坐,说以后少不了要请吕天罗多帮忙……

    吕树说这没问题,但是以后再点名必须像今天一样,每个要点名的人都必须有对方的详细罪状,而且要有天罗地网的官方文件决定通缉或者追杀才行。

    修行者的实力,不能滥用。

    钟玉堂愣了一下,这次反倒是他有点不好意思:“这话说的对,是我莽撞了。”

    “而且,”吕树想了想说道:“你看这些人一个个都在海外,那就算我出了海外任务了吧,我津贴记得转给我……”

    钟玉堂:“……”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面色不善的看向钟玉堂:“你老小子不会想赖账吧?津贴才多少钱?还有我去欧洲和非洲的津贴呢?”

    “身体不适先走一步,”钟玉堂忽然转身就跑,而且跑的时候都是面对吕树倒着跑的,模样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就在此时,一辆武装押运的车从龙门要塞外面驶了进来,吕树转身看去,他知道这是谁被押解过来了……李典!

    当初两个人在青州黑市相遇,吕树拿灵石从对方手上换到了扭头葫芦,后来双方还有那么一点小过节,吕树甚至假装树妖姥姥吓唬过这货。

    但吕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来过这个人了,直到扭头葫芦归位!

    以前吕树以为这货的葫芦、罗盘、还有那张镶着金线的布都是李典家里祖传的,毕竟华夏文明那么久,留下点东西也很正常,现在黑市里面流通的不少东西都是老祖宗们留下来的旧物件。

    但是当扭头葫芦归位后,吕树便发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上次见李典的时候对方还是一个五品小修士,后来天罗地网没有特别为难他,毕竟他不像梁澈那样杀人放火,所以羁押了两个月就给李典放出去了,在黑市里面跑个腿什么的。

    结果这货老实了没两个月,竟然又开始干起了坑蒙拐骗、偷鸡摸狗的老本行……

    天罗地网又给了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结果李典用实际行动告诉天罗地网,什么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李典下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已经改过自新了!”

    结果下一秒李典看到吕树的那一瞬间就怂了,他怎么可能不记得吕树,在天罗地网服刑期间看新闻都能知道当初坑了自己的少年到底有多么可怕啊。

    李典有时候觉得,如果自己不是遇见了吕树,人生轨迹会是另一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