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39、追查身世(第三更)
    此时李典老老实实的站在人群当中,而他周围则是天罗地网如今的核心骨干们,李典忽然有种老鼠被猫给合围的感觉。

    吕树看着李典笑道:“好久不见呢气色倒是不错。”

    “伙食还行,”李典苦笑道。

    “我看了你的档案,”吕树忍着笑:“你就非要偷鸡摸狗么?”

    “出去背灵石又不想背,只能靠坑蒙拐骗维持生活这样子……”李典委屈巴巴的说道。

    “行了,”吕树正色道:“你也别觉得委屈,走旁门左道被你坑的人还没委屈呢,你委屈什么。”

    “哎,您说的对,”李典心说这时候万一自己态度好点,这位第九天罗念及旧情了说不定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啥的。

    “我有个事情问你,”吕树说道:“你那葫芦还有其他东西都是哪来的?”

    李典一听就急了:“我家祖传的啊!”

    这怎么还来算旧账了呢,本来刑期就还有三年,现在又开始算这笔账,搞不好还要再呆三年……

    吕树笑道:“你再想想?”

    李典带着哭腔说道:“您可冤枉小人了啊,那真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宝贝。”

    一边说,李典还一边偷偷打量着吕树的脸色。

    这个时候吕树从陈祖安那里接过来一份文件递给李典:“这是我为你争取来的,说实话,能减刑,至于能减多少肯定看你表现。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们也不会放你出去为非作歹害了普通人,所以就算你刑满释放,也是我们的重点监视对象,只能在龙门要塞里面活动,打个下手帮帮忙什么的。”

    这也是天罗地网的原则,可以提前给李典自由,但这自由只是相对的,毕竟把李典这种惯犯给提前放出去也是对普通人的不负责。

    李典接过来那份文件一看,果然是关于自己减刑的建议书。

    他很清楚吕树身为第九天罗不会拿这种小事情骗自己,压根没那个必要,自己又不是什么敌人。

    “那您可要说话算话啊!”李典说道。

    “说吧,葫芦和那些法器怎么来的,”吕树说道。

    李典本身就不是什么硬骨头,而且他也知道真到这份上了,天罗地网想要让他开口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以前就有很多社会哥觉得自己特能扛事,结果进去再出来都明白怎么回事了,自己没有那硬骨头就别装什么梁山好汉了。

    “首先我要交代一个事情,”李典小心翼翼的说道:“那罗盘可真是我们自己家的,祖上真的出过方士。以前靠风水堪舆来养家糊口,后来隐姓埋名了。”

    “嗯,”吕树不置可否:“那葫芦和那张布呢?”

    “偷来的……”李典低眉顺眼的说道。

    吕树沉默了半晌:“从哪偷的,你可别说瞎话,能有这种东西的人家是你随便偷的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李典说道:“因为这葫芦和布很古怪,所以我记的很清楚,就是在洛城偷的,当时我是来洛城行走江湖……”

    “说实话。”

    “当时我是来洛城坑蒙拐骗……”李典纠正道。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199!”

    “继续。”

    “当时在老城区给人摸骨算命,那天还真巧了,碰到一个妇女非常奇怪,闯荡江湖十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她那样的,”李典说道。

    吕树愣了一下:“什么样的?”

    “太胖了手上全是肉,摸不到骨头……”李典解释道。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我是让你跟我抖包袱来了?!”

    “您听我说完,”李典说道:“那时候大家都不富裕,我看她这么胖,油光满面的家庭条件一定很好,所以我就跟着她想摸点东西,您也知道那年代干我们这行的东躲西藏实在不好赚钱……”

    “嗯,继续说,”吕树点点头说道:“所以你就是从她家偷到的葫芦和布?”

    “对的,”李典点点头:“我去的那时候,她家还有个婴儿,其实那布是用来给婴儿当襁褓的,葫芦就放在小娃娃的手边,我以为她家有钱,结果这女人家里也是一穷二白的连个首饰都找不到,我一看这布和葫芦都不是凡品,就给顺出来了。”

    吕树沉默了半晌:“那个婴儿有什么特征吗?”

    “没啥特征,就是看起来病怏怏的不太好养活,也不知道那婆娘是怎么把自己养的那么胖,把小孩养成那个样子……”李典说道:“关于这葫芦还有个事,说出来能减刑么?”

    吕树平静道:“能,你说吧。”

    “这葫芦原本是有裂缝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多年以后那裂缝竟是慢慢自己长好了,大概也就是长好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家里传下来的功法修行起来真的有了作用,于是我就知道那葫芦应该是个宝贝!”李典说道。

    所以,其实葫芦以前不知道为什么碎裂过一次,但是随着灵气复苏之后修补好了自己,而那张神奇的布,竟然只是婴儿的襁褓而已。

    旁边陈祖安钟玉堂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吕树为什么突然要提审李典,现在说起来更是云里雾里的,仿佛只有吕树知道真相似的。

    只有吕小鱼若有所思,因为她知道吕树从小多病,如果说这婴儿与吕树有什么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两个人都病怏怏的。

    所以这一瞬间吕小鱼忽然明白,吕树这是在追查自己身世的渊源。

    “你还记得那个女人住哪吗?”吕树问道。

    “现在想要找肯定有些麻烦了,当时是摸黑去的,”李典想了想说道:“但你让我见到那个女人我肯定能认出来,印象太深刻了!”

    “这可是你说的,”吕树深深吸口气说道:“我会先带着你去找那个住处,你能找到这个住处,我就给你减刑!”

    只要找到了住处,随便查查户籍就能知道住在那里的是谁,尤其是洛城老城区,几十年都没变过样子了。

    可问题是吕树自己都想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到的福利院,那个女人是谁?

    吕树从来都没觉得那个女人会是他母亲,因为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

    他只好奇自己是如何与这个女人产生交集的。

    ……

    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