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40、李典的求生欲(第一更)
    吕树让钟玉堂把李典专门从青州押解过来,还费劲的拿到了减刑的批文。

    这时候就算陈祖安他们再迟钝也能明白这中间是有古怪的,可吕树为什么如此重视这个李典呢?

    对于吕树来说,葫芦既然归位于第五层星图,之前还始终拿星辰之力来供养自身,这说明葫芦其实原本就是他的东西。

    葫芦是他的,襁褓也是他的,而李典所做的事情就是当年从吕树身边把这些给偷走。

    所以吕树有些疑惑,那个时间自己为何会出现在一个普通妇人身边,后来又是怎么去的福利院?

    这时候钟玉堂派人把那张镶着金线的布送了过来,吕树拿起那张布,当时进入盐湖遗迹的时候李典就是披着这张布才能屏蔽妖树的感知,当时吕树还觉得这布非常神奇呢,结果现在想想,这特么就是一块尿布啊……

    得是什么样的婴儿,才能拿这种寻常人当宝贝一样的东西当尿布?

    吕树看向李典:“我带你去老城区,你最好在抵达老城区之前想起一些细节。”

    李典打了个哆嗦,时隔十多年了,李典忽然在想自己万一要是没认出来那个地方怎么办,这位第九天罗的手段他可是早就领教过了……

    就在此时吕树看到李黑炭一个人走了过来,吕树愣了一下:“黑炭,你怎么就一个人啊?”

    李黑炭还有点不明所以:“大王,一个人怎么了?”

    李黑炭的表情是说,完全不知道大王你为什么这么问啊!

    吕树想了想:“白诺呢?”

    “哦,她说以后不想见到我了,”李黑炭挠挠头说道,然而他的表情轻松又自然,好像根本没有受到困扰似的。

    吕树沉默了半晌:“你是不是惹人家生气了?”

    “没有啊,”李黑炭有点莫名其妙:“她说她羡慕我可以修行,我就给她讲修行的经验,还告诉她修行上面有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然后呢,”吕树纳闷了,这没啥不对劲啊。

    “然后她说想问我点其他的事情,我就说除了修行以外不懂的问题都别问我,我也不懂,”李黑炭解释道。

    吕树和陈祖安他们都懵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凭本事单身吗?!

    两辆车从龙门要塞驶出,李典坐在后排,旁边是陈祖安和成秋巧两个人夹着看守他,李典现在的心情真是难以描述,两个一品大佬押解的待遇恐怕还没谁享受过吧。

    就在李典非常紧张的时候,陈祖安说道:“这货要是找不到地方怎么办?”

    成秋巧轻松道:“油炸?清蒸?”

    李典:“……大佬们说笑了,我肯定能找到的。”

    其实这个时候陈祖安他们听到婴儿、襁褓这些词汇,再结合吕树如此认真的神情,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非常有可能牵涉到吕树的身世。

    他们都知道吕树和吕小鱼是孤儿,所以平时绝对不会闲着没事提到父母。

    这世间最大的冷漠,大概就是被自己的父母抛弃吧,全世界都在说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时候,你连妈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她哪里好,因为她从未给过你温暖。

    想到这里成秋巧忽然说道:“树哥,有时候父母可能只是……我记得上高中那会儿我妈让我帮她注册了一个通讯软件号,后来我想进她空间,发现必须回答问题才能进去,问题是‘我儿子叫什么’,我打上成秋巧三个字,发现进不去……我当时就在想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陈祖安:“……”

    吕树:“……”

    吕小鱼:“……”

    虽然成秋巧在讲这些东西的时候像是在讲笑话,但吕树清楚对方其实是在变相的卖惨来安慰自己神马的,吕树笑了笑:“你们不用安慰我,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悲惨,或者准确的说,我现在在寻找的是一个真相,并不是在寻找父母。”

    陈祖安和成秋巧不太明白吕树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吕小鱼懂了。

    从始至终,吕小鱼都是最懂吕树的那个人。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吕树可能并没有父母。

    “李典你还记得自己当时是在哪摆台摸骨算命的吗,”吕树驾驶着车辆问道。

    “这个记得很清楚,北大街!”李典说道。

    当车辆在北大街停下来之后,李典下车就愣住了:“变化稍微有点大啊……”

    城市终究是会改变的,即便老城区的主要样貌在过去的十多年没怎么变过,可是店铺的招牌,街道的样貌,终究会和记忆中不太一样。

    李典牙疼道:“我只是说变化稍微有点大,没说认不出来,当时我就在那个街角坐着,不出意外的话拐两个路口就到她的住处了,天罗您先把三叉戟放下来……”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把三叉戟收回山河印中:“带路。”

    李典在前面走着,一堆一品和二品在后面跟着,李典之前还幻想过类似电影里的越狱镜头,可是仔细想想,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是执意要死,或者活腻了,都最好老老实实的配合吕树找人……

    可是看着那陌生的街道,李典腿有点软……

    李典忽然问道:“天罗,我要是……我是说假如啊,我要是真找不到那个女人了,我还能活多久……”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五。”

    李典慌了:“五天?五小时?五分钟?”

    吕树说道:“四。”

    “三。”

    “二。”

    李典脸都绿了:“别数了别数了,肯定能找到,您让我好好想想!”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就在此时李典的求生欲让他的大脑急速运转起来,那天晚上他从北大街离开后走过两个路口,然后……

    李典忽然指着一栋四层楼建筑兴奋的大喊:“就是那栋楼的四楼,我当时记的很清楚,我徒手爬上的四楼!”

    吕树笑着看了李典一眼:“有求生欲就是好事。”

    说罢,吕树转头对陈祖安说道:“给老钟头说一下情况,让他查出来那间屋子历来的户主都有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