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44、吕小鱼的剑道天赋(第三更)
    吕树回去的一路上都很沉默,其他人也没多说什么,陈祖安他们并不知道傀儡师的旧事,所以只是以为吕树寻找父母的线索又断掉了。

    这个时候其实就连吕树都不知道那个街上被追杀的女人就是傀儡师泪诀,因为李弦一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正在和择梦对峙呢,后来就去了吕宙。

    但是吕树很清楚他的来历了,他也意识到为什么云倚会无缘无故的来到洛城,也许对方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至于如何知道的,吕树觉得这个并不稀奇,因为星图的功法其实很特殊,吕小鱼的功法也很特殊,这世间没人与他们相同。

    成秋巧忽然说道:“要不我们找找关于那个女人的线索?”

    “怎么找?”陈祖安好奇道。

    这时候吕树说话了:“找一下钟玉堂,他应该能查到。”

    不是钟玉堂知道泪诀去哪了,而是天罗地网一定和基金会有情报上的往来,本身泪诀已死并不是什么特别秘密的事情,基金会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天罗地网保密。

    这时候被陈祖安和成秋巧夹在中间的李典小心翼翼问道:“吕天罗,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减刑了?”

    “当然,”吕树点头说道:“按照约定减少你40%的刑期,你将会在监狱里度过一段时光,然后移交到龙门要塞里面工作,以半自由身完成你剩下的刑期。”

    李典松了口气,半自由身也很不错啊。

    吕树说道:“李典,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希望你能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劳而获还不用付出代价的事情,改过自新吧,新的时代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何必坑蒙拐骗呢?”

    李典叹口气:“我也是被逼的啊……”

    “打住,”吕树无情打断了李典的话:“我还是要说,你悲惨的遭遇只能让我们用来了解你的犯罪动机,但是没法获得我们的同情,你要想让我们看得起你,首先你自己要先活出个人样来才行。”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罪犯都有着值得同情的遭遇,可是自己悲惨就能理直气壮的犯错了吗?不是这样的。

    人类文明进化到如今的程度,尊重法治才是尊重文明。

    回到龙门要塞之后有人来接收李典,李典重新带上镣铐的时候忽然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奇怪,自己竟然在十八年前偷了一个当代大宗师的尿布和玩具?!

    在李典看来,那个葫芦大概就是吕树的玩具……这世界真特么可怕啊。

    李典自己本来就是信命的,不然怎么给别人算命?要知道他算命可不是纯粹的忽悠人,那是家里祖传下来的本事。

    这一刻李典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坑人吧,指不定又坑到哪位未来大能身上都说不定了,自己的命不太好……

    回到龙门要塞吕树正往钟玉堂办公室走呢,正好撞见李一笑和纳兰雀俩人在办公楼走廊里小声嘀咕。

    纳兰雀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咱俩啥时候结婚?!”

    李一笑有点紧张:“结婚就一定能幸福吗?我有个朋友都二婚了,何必呢!”

    纳兰雀说道:“如果结婚不好,人家能结两次?”

    吕树没想到会撞见纳兰雀逼婚的戏码,陈祖安和成秋巧差点笑出声,现在整个天罗地网都知道李一笑是个妻管严,一天的零花钱最多只有20块。

    这换谁,谁也不太想结婚啊……

    李一笑看到吕树的一瞬间仿佛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跑过来:“吕树啊,哥有正事跟你商量。”

    然后李一笑拉着吕树就跑,一边跑一边小声嘀咕:“这娘们最近疯了啊,兄弟,你给我指条明路,下次再去吕宙带上我行不行?”

    吕树笑道:“你逃婚已经是有前科的人了,你觉得纳兰雀能放你离开?”

    “再不跑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啊,”李一笑都快哭了,回想自己一个闯荡江湖的堂堂大汉,如今连吃个火锅都只能吃19块钱的旋转自助小火锅,简直太特么悲惨了……

    “别,”吕树把李一笑拉着自己的手扯开:“这事我可帮不了你。”

    吕树和陈祖安他们告别,然后带着吕小鱼坐上龙门要塞巍峨的城墙,他们坐在边缘上面看着远方,视野壮阔。

    “小鱼,”吕树轻声说道。

    “嗯?”吕小鱼偏头看着吕树。

    “你为什么不学剑呢?”吕树第一次问吕小鱼这个问题。

    曾经李弦一想要收吕小鱼为徒,却始终被吕小鱼拒绝,一开始是因为吕小鱼不信任李弦一,不想跟李弦一接触。

    可是后来大家关系都很好了,李弦一简直是拿吕小鱼当亲孙女来看待的,宠到不行。

    但是那个时候李弦一再次提出要传授吕小鱼剑道,却仍旧被吕小鱼拒绝了。

    吕树以前从没问过这个问题,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问一下。

    吕小鱼想了想说道:“因为不好玩吧。”

    “不好玩?”吕树好奇道。

    “对,哪有控制着几个魂魄来的轻松啊,”吕小鱼笑眯眯的说道。

    “还有别的原因吗?”吕树追问。

    吕小鱼沉默了很久忽然说道:“可能是潜意识里觉得玩腻了吧。”

    这个回答恐怕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懂,当真相拼图逐渐完整后大家也逐渐明白彼此的身世并没有那么简单。

    吕小鱼笑着说道:“一开始看你们练剑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你们很差劲啊,老爷子教的东西我看过一遍就能记住了,但是提不起劲去练,就好像我曾经已经站到过这个领域的巅峰了似的,就有点看不起那些基础的东西了。”

    说着,吕小鱼一弹指,一枚透明的剑罡便从她指尖飚射而出,竟是硬生生的扭曲了空间。然后下一刻,吕小鱼再次弹出一枚剑罡,竟将前面的那一枚剑罡给击碎了。

    在此之前吕小鱼从未练过剑,甚至摸都没有摸过。

    吕树笑了笑:“你以前可没说过你能将剑罡收放自如。”

    吕小鱼伸了个懒腰:“给你制剑就好了,制剑多轻松,有你保护我呢。”

    ……

    求月票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