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46、星图之谜(第二更)
    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自己伫立在空中,有空气,但是周遭只有黑暗,还有闪烁着的星辰。

    吕树皱起眉头:“有人么?”

    这一幕太古怪了,他还专门问过聂廷踏入虚空是个什么感觉,聂廷和石学晋都说只是开一扇通往另一个坐标的门而已。

    难道是自己的坐标开错了吗?不可能,只要心里想着目的地便可以了,吕树刚才心里想的就是龙门要塞里的那个小院!

    这里有古怪,但是吕树并没有特别紧张,因为……这是在他的星图里。

    当吕树看到那星辰组成的巨大星云有规则排列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吕树心中有明悟,这不是意外,而是他踏入虚空后必然来到的地方。这里一定藏着什么等待他寻找,可是星图一直就在他身体里,他也没发现藏着什么东西啊。

    这个时候吕树更好奇自己是魂魄进来了,还是身体也跟着进来了?

    吕树想要內视一眼看看自己身体里的星图还在不在,结果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內视,而且就连星辰之力也没有了。

    就在此时吕树听到那星空之中响起来声音:“饭都是我做的,你们把碗洗了。”

    “你去。”

    “你怎么不去呢?”

    “那要不然……”

    吕树哭笑不得,这特么不是陈祖安和成秋巧的声音吗,所以自己其实是神识进到星图里面了,确定无误……

    这下子吕树就放心了,起码不会出现回不去这种情况,吕树安下心来开始寻找星图里的秘密,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神识忽然进入星图?

    然而吕树还没找多久呢忽然听到星空之中声音传来:“咦,树兄怎么在门口站着?”

    “对啊,树哥,你干嘛呢?”

    “小鱼小鱼,你快来看看树兄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成秋巧带着哭腔:“树哥你怎么了,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陈祖安也哭了:“对啊,树兄你有事了我们咋去北美啊……”

    “咱们得想办法把树哥喊醒啊!”

    “树兄,地上有一百块钱……两百……五万!”陈祖安懵了:“这都不醒,树兄真的昏过去了!”

    吕树:“……呵呵。”

    如果不是要在星图里面寻找秘密,他现在就去给陈祖安后脑勺一巴掌……

    吕树不再想外面的事情,吕小鱼守护在旁边是不会让他出事的。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看到伏矢、尸狗、雀阴、吞贼、非毒葫芦一起脱离了主星朝他飞来。

    吕树看着它们感觉还挺亲切的,只不过这个时候,这些剑与葫芦看起来也非常硕大。

    似乎不是剑变大了,而是他变小了。

    伏矢凑到他脚下似乎想要让吕树御剑飞行,结果葫芦冲过来一下就把伏矢给撞开了,让吕树坐在了葫芦上……旁边的伏矢和尸狗都贼委屈,但是又好像不太敢惹葫芦的样子。

    吕树坐在葫芦上哭笑不得的拍了拍葫芦:“你咋那么霸道呢。”

    不过想想,当初这葫芦不买他账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以前他是拿葫芦当“外人”的,所以拿葫芦顶雷也都是随手就能干出来的事情,毕竟这葫芦也不太听话。

    可是现在,他看葫芦看伏矢或者尸狗,哪个都是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感觉……

    葫芦载着吕树朝星图中晦暗的边际飞去,吕树愣了一下,那里应该是第六、第七星云的位置,还没点亮呢。

    可下一刻葫芦已经来到九天之上,吕树在葫芦上面站起身来俯瞰着下方的所有星辰,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有种莫名的豪迈开始激荡。

    吕树平静道:“你们带我来,到底想让我看什么?”

    葫芦口中喷吐出一片片星辉来,吕树赫然看到星空之中有一柄剑静静伫立着,剑尖还染有一滴鲜血。

    吕树心念一动便将长剑摄入手中,那长剑精致而又锋利,剑身与剑柄都是银色。

    他把长剑横过来放在面前,只见剑身上有镌刻着一行小小的字:“这天下风景,我只要三分。”

    吕树愣住了,只是一瞬间他便明白过来,这是剑庐主人的剑!

    这剑是怎么到星图里面的?吕树发现这剑的气机似与星图共生一般,明明是外物,怎么做到的?

    他仔细打量着那剑尖的那滴血,吕树忽然看向葫芦:“我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点头,不是你就摇头,是不是曾有人用剑上的心血,和星图签过盟约?”

    葫芦点点头,吕树沉默了。

    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星图一明一暗,听起来像是平等的,但暗图摆明了是仆,星图才是主。

    吕树不知道以前星图是如何选择暗图人选的,但这一次,星图与某个人达成了约定,对方心甘情愿的承载了暗图。

    吕树无意中翻转剑身便愣住了,只见剑身背面还有一行小字似乎是之后镌刻上去的:“这天下风景我一分也不要了,只要人。”

    在吕宙时吕树曾感慨那位奇女子是何等的气魄,竟然开口便要了天下三分的风景。

    而此时不知道为何吕树心中只有一丝痛,那刚强到可以去神王宫和老神王打架的女子,现在什么也不要了。

    对方抛弃了一切,只求一份心意。

    吕树原本以为这次来到星图会是得到什么珍贵的法器,结果得到是一份更加珍贵的礼物。

    与这个相比,法器又算什么。

    就在此时星空之上有声音传来:“吕小树,我给你三秒钟时间你赶紧给我睁眼,听到没有!”

    吕树笑着睁开双眼,星图之中的神识转瞬间归位:“吕小鱼,你这脾气真该改改了,我就开个玩笑至于吗?”

    吕小鱼撇撇嘴转身就回屋里去了:“神经病!”

    “树兄你真没事情吗?”陈祖安和成秋巧面面相觑:“我看你刚才不像是装的啊。”

    吕树沉吟了两秒看着陈祖安:“碗洗了吗?”

    “还没……”陈祖安小心翼翼说道。

    啪的一声吕树一巴掌拍在陈祖安后脑勺上:“让你不洗碗!”

    ……

    实体书已经上线预售啦,京东APP里搜索“预售新书大王饶命”就能找到,一本23.5元,前两千本都有签名,这都是我这几天的劳动成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