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兄,”陈祖安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觉得你就是想找个机会揍我,你这样是不对的!”

    吕树看了他一眼:“刚才谁说地上有五万块钱来着?”

    陈祖安指着成秋巧:“他说的!”

    吕树都给气笑了:“这时候倒是挺有求生欲的?”

    陈祖安心里苦啊,眼瞅着吕树打算讹人呢,自己身上真没有5万啊!

    这会儿吕小鱼坐在沙发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刚才吕树站那一动不动她也有点慌,说不慌肯定是假的。

    她很清楚刚才吕树绝对不是装晕的,但是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她也没想到自己一喊吕树就醒了,想想还挺有成就感呢,别人喊都不行,就自己喊有用。

    就在此时小凶许慢慢的朝饭桌那边挪去,吕小鱼挑了挑眉毛:“不是说了不用你洗碗吗?回来!”

    小凶许都快哭了,刚才那个嘚瑟劲过去之后它才想起来,自己的饭还特么没吃完呢,现在也吃不成了!

    吕树直接去了聂廷和石学晋那里,刚踏进院子的门就问到了一股大葱味,还听到石学晋嚼大葱时清脆的咔咔声。

    石学晋见吕树来了以后特别热情:“吃完饭了没有啊?锅里还有小米粥呢!”

    这会儿石学晋看见吕树真是像看见了宝贝一样啊,天罗地网有这位在,可不就是捡到宝了吗?

    聂廷撇了石学晋一眼对吕树说道:“你知道北美开启遗迹的事情了吧?有什么打算?”

    “走一趟呗,还能有什么打算,”吕树找了个椅子坐下来。

    “我们预计遗迹还有一周或者两周才开启,现在还只是出现了异象而已,你打算什么时候走?”聂廷问道。

    吕树坐那琢磨着,他忽然抬头说:“不对啊你等会儿,你们不去吗?”

    “你去不就够了吗,”聂廷反问道。

    “对啊,第九天罗已经晋升大宗师了,别人还能把你怎么样呢?”石学晋乐呵呵笑道:“这世上还有几个人能做你的对手啊?”

    吕树听到后矜持的笑道:“哈哈哈哈哈,是吗?那行吧,我去一趟。”

    “不过要注意一下,我们有理由怀疑凤凰社内部可能有人已经和吕宙勾结在了一起,”石学晋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吕树:“之前你灭杀的那队雇佣兵,我们发现在上个月的时候他们和凤凰社一些人联系过,而且凤凰社就在北美,如果说吕宙势力想要方便进出空间通道还不被人察觉,他们首先得通过凤凰社那一关才行。”

    吕树明白石学晋的意思,凤凰社肯定是打不过吕宙那个幕后势力的,但凤凰社在北美耳目众多,吕宙的势力若想要无声无息的在那里活动,没有凤凰社的帮助恐怕很难。

    之前大家都不愿意随便猜测一个世界一流的组织,毕竟大家都是地球人,最好还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但是现在已经有证据显示凤凰社有人牵涉其中,只是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整个组织都已经跟吕宙勾结了。

    “吕宙一定有人还留在地球,”吕树分析道:“如果他们还准备了其他计划在以后准备实施,那么地球这边一定会准备充分,帮忙安排一切。”

    那个幕后黑手行事缜密,吕树觉得对方一定会留后手在北美通道附近,如今看来很有可能就潜伏在凤凰社里面。

    石学晋说道:“最好的结果是凤凰社只有一少部分人被利益诱惑,最坏的结果是……整个凤凰社都已经投向了吕宙的怀抱。”

    “行了,我这一趟会试着查明情况,不过就算是对方整个组织都投靠吕宙也没关系,”吕树站起来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说道:“反正也都是些不入流的角色。”

    世界一流组织凤凰社如今在吕树眼里,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角色而已。

    也不怪吕树这么想,毕竟现在的武卫军想要扫平凤凰社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吕树想要找到吕宙那边潜伏在北美的人,无非还是想要知道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端木皇启已经上了他的小本本,剩下的人也一个都不能遗漏。

    而且,吕树也很想知道这次北美遗迹里面,会有什么。

    走到门口的时候吕树忽然转头看着聂廷和石学晋:“你们已经猜到什么了吧?”

    石学晋微笑道:“我们很想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问的这个问题。”

    吕树想了想:“第九天罗。”

    “那我们猜到什么或者没猜到什么都不太重要了不是吗,在我们眼里你就是天罗地网的第九天罗,”石学晋笑道。

    吕树想了想:“狡猾的回答,算了不问了。”

    吕树转身离开后石学晋松了口气小声嘀咕道:“真害怕回答不对他就要灭了我是怎么回事……”

    那个被基金会长久以来当做世界末日的魔王就在面前时,石学晋心里难免有点犯嘀咕,只不过现在想想,吕树还是那个吕树,对方确实是一直在改变,可却是越变越好了。

    那个福利院出来的自私少年,如今真的已经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成为大家敬仰的那个人了。

    这一路成长过来,石学晋不知道吕树经历过多少内心的波折,也不知道这位少年魔王以后还会干出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少年魔王是自己这一边的……

    石学晋转头看向聂廷:“咱们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去吕宙玩玩什么的?天罗地网不能乱动,毕竟我们的职责是守护,但帮自家天罗打架应该不算什么错事吧?”

    “吕树算不算我国合法居民?”聂廷问道。

    “算啊,怎么不算,”石学晋乐了:“人家有户口有身份证的好吗。”

    “那他也是天罗地网守护的对象,”聂廷笑道:“帮忙打打架就不算违规。”

    曾经,吕树对吕小鱼说要帮天罗地网打打架,毕竟天罗地网对吕树和吕小鱼还是很不错的,又发工资又发灵石。

    现在聂廷和石学晋也说要帮吕树打架,大家用打架这个不上台面的平凡词汇掩饰着内心里的滚烫。

    这就像是一个轮回,你对这个世界所付出的善意,终究会开花结果。

    ……

    等会儿还有一更。

    昨天实体书卖的很好……跟出版社沟通一下又加1000本签名,我真是自己作死挡都挡不住,大家开心就好……

    京东APP搜索“预售新书大王饶命”就能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