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48、脱离低级趣味的陈祖安
    黄石国家公园是世界最大的火山口之一,北美末日灾难片曾有剧情便从这里的火山喷发开始。

    它位于怀俄明州,徒步路径长达150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园。

    这次的北美遗迹开放便是游客在黄石公园中发现了地表蒸腾而出的熔岩,一开始公园管理局以为是火山要喷发,可是熔岩的位置距离火山口还很远,而且这熔岩的来历非常诡异。

    后来有觉醒者发现黄石公园里的生灵开始加速变异,而且灵气浓度急速提高。

    这时候大家终于意识到,有遗迹要开启了!

    实在是太久没有开启过遗迹,导致大家几乎都以为以后不会再有遗迹开放了,所以这次才会如此后知后觉。

    北美遗迹即将开启并不是什么秘密,凤凰社并没能及时封锁消息,事实上各大组织都尝试过封锁遗迹开启的消息,但迄今为止能够将外来者排斥在外的也只有天罗地网而已……

    这次遗迹如果开在天罗地网,估计全世界的修行者和觉醒者连半点想法都没。

    毕竟捡宝物是好事,送死就不太划算了。

    在大家心里,那个东方国度是神秘而强大的,全世界范围内总共也才三名神藏境强者,结果全在那边……

    全世界的修行者和觉醒者纷纷朝北美赶来,要么合法入境,要么直接偷渡,对于这些“新人类”来说,偷渡的难度简直太低了,而且凤凰社现在已经无力将那么多的散修给拒之门外了。

    觉醒者和修行者们并不担心凤凰社会对他们采取什么措施,虽然凤凰社有一个一品高手,但是老虎背要塞一战之后实力大大削弱,人数也几乎被砍了一半,这种力量在面对全球修行者的时候并不算什么。

    所以黄石国家公园里面现在多的是修行者宿营,等待着遗迹的开启,就连凤凰社都没法确定这些修行者到底是从哪里进来的……

    但是散修们和那些来到北美的大组织也知道这次遗迹之行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因为他们还不清楚天罗地网会不会出手……

    想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种无力感,因为他们拿天罗地网完全没有办法啊……

    有人在黄石国家公园里搭起了宿营帐篷,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徒步游客一般,相熟的修行者们就在一起,说起来现在黄石国家公园里面的修行者可能已经有几万人了,可分散在80多万公顷的公园面积里面,看起来还是稀稀拉拉的。

    互相之间不熟悉的散修是尽量不凑一起的,不然表面看起来和和气气的那些人,背地里谁知道是人是鬼?

    有人一边点燃篝火一边嘀咕道:“也不知道天罗地网会不会派人来啊?”

    “派别人都好说,关键是不要派那个第九天罗来,”有人接了一句。

    “有什么说法吗?”旁边的人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情。

    “派别人过来最多也就是我们什么都捞不着,但是那位第九天罗就不一样了,”说话的人气愤道:“如果真遇上他,咱们自己捞不着法器和宝物也就算了,搞不好自己还得大出血贴钱!”

    有人笑道:“老哥,你这话里有故事啊。”

    大家也都听说过那位第九天罗的事迹,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位受害者……

    “也不知道那位第九天罗长什么样子,不然也好防范一下,”有人说道。

    “这位第九天罗最为神秘,如今他现在有率先一步晋升了神藏境,谁还能把他怎么样,”一开始说话那人有点难受的说道:“我要是发现他在遗迹里面,一定立马藏起来等待遗迹结束……”

    这片营地里只有数百人聚集在这里,不远处一个帐篷外面吕树坐着无语了半天,吕小鱼、陈祖安和成秋巧三个人就一边听一边乐呵。

    这次来黄石国家公园的亚裔非常多,或者说北美本土的亚裔本身就非常多了,他们四个人混在里面根本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陈祖安贼笑道:“树兄,你可真是名声在外啊。”

    吕小鱼抱着小凶许撇了陈祖安一眼:“跟着外人瞎起什么哄。”

    陈祖安闭嘴不说话了,有吕小鱼在场的时候,吕小鱼可以嘲讽吕树,别人就不行了,不然就要面对吕小鱼的反击……

    “小胖子我发现你最近穿着很朴素啊,”吕树看了陈祖安一眼,以前的陈祖安手上一块手表都能几十万上百万,现在手上的表也没了,身上穿的衣服也就几十块钱一件。

    这衣着放吕树身上是正常的,他就喜欢这么穿,也不在意那些外物,但是这事放陈祖安身上就特别的不正常,豪车也没了。

    陈祖安叹气:“我以前虽然有钱,但是在家族里的地位还挺低的,当时我想一门心思的钻修行,他们好多人还不信修行有用,结果现在怎么样?我反而成家族里面地位非常高的人了,俨然年青一代第一人了。”

    吕树静静的听着,这些年不止他在变化,其实吕小鱼陈祖安、成秋巧都在改变,不过都是往好的方向转变了。

    陈祖安继续说道:“以前我二爷爷,大伯、二伯、四叔都看不起我,现在见我可亲切了,但是我慢慢发现自己对于物质的追求已经不再强烈,已经不需要外物来证明自己了,已经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了……”

    “年青一代的人都在向我示好,但我并没有跟他们有太多交集的想法,那个充满了权力与欲望的家族好像都不太适合我了,所以我忽然理解二爷爷陈百里为何要游离在家族之外的想法了,追求不同,导致道路不同,最终分道扬镳。像我大伯、二伯、四叔那样的人,我现在不大看得起了。”

    “也不能这么说,”吕树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没有高低之分。”

    成秋巧忽然好奇问道:“等等,你光说了你大伯、二伯、四叔,你三叔呢,死了吗?”

    陈祖安当时脸就黑了:“我爹排行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