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49、白日焰火(第一更)
    吕树这还是头一次带着陈祖安和成秋巧俩人出来执行任务,不过他也不太担心这俩人会出什么乱子,毕竟已经是一品高手了,整个团队吕树一个大宗师,吕小鱼带着主教一个一品,安东尼和贾桑伊都已经晋升大宗师,陈祖安和成秋巧也都是一品,所以整个队伍可以说完全没有短板,容错率非常高。

    在这个团队里,一品都算是短板了,这恐怕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吕树要做的就是找到凤凰社这边的可能存在的吕宙间谍,至于遗迹他根本都没担心过什么。

    唯一的变数就是,吕树曾到过蔓延出熔浆的位置查探过,那熔浆即便已经熄灭,也仍旧能够让吕树感受到一种熟悉的力量。

    那个力量在灵气复苏起始便出现过,后来又曾多次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那就是吕树心脏之中的白色火焰!

    这也是让吕树现在能够按下性子耐心等待的原因,他不明白一个遗迹里的熔浆为何会让他有这种感觉,难道是熟悉他的某些人故意设局?

    吕树没法确定,但是他并不畏惧。

    如今他经过龙门要塞的休整之后便发现了一个自己曾经忽视过,却又必须注意的线索:御扶摇曾经让他心脏里的白色火焰异常跳动过。

    吕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起码知道自己对御扶摇还没有想象中那么了解。虽然对方当着自己的面杀了那么多奴隶主,这就算是变相的自证清白。

    可不管是文在否还是御扶摇,他都要认真防备。

    黄石国家公园里原本有许多徒步爱好者,还有许多徒手攀岩爱好者,但最近这些极限运动爱好者们已经不来这里了,因为处于对觉醒者的未知恐惧。

    原本普通人对觉醒者的态度已经缓和不少了,可奴隶主的事件爆发以后,普通人对觉醒者修行者曾经持有的警惕心又重新回来了。

    现在黄石国家公园是修行者聚集之地,只有商人还敢往这里跑了。要知道吕树他们这种能有空间装备的还是少数,很多觉醒者一周前就已经来了,带的食物到现在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是又不愿意出去重新采购,担心自己错过了遗迹开启的最佳时间。

    营地里已经有人开始做晚饭了,篝火烧的很旺,能把围坐的人脸上血管都烘的涨涨的。

    陈祖安和成秋巧坐在篝火边上一边等着吃饭一边问道:“树兄,咱们为啥不去大棱镜温泉那边宿营呢,我看好多人在那边宿营了,还有修行者美女穿着比基尼在里面来着,看着可热闹了。”

    吕树撇了陈祖安一眼:“越是有温泉和火山口的地方,越容易被遗迹前期的异象外泄误伤,像以前只是出现点怪物就算了,这次你要是碰到点岩浆真是哭都哭不出来,就算没烧到人,烧到帐篷了你也难受啊。”

    “好像是这么回事,”陈祖安惋惜的点点头:“我这次还想着能出来解决一下单身问题呢,结果树兄你选这宿营地点里净是些大妈,刚才还有个大妈摸我屁股来着,回去了可得给我算工伤……”

    吕树撇了他一眼:“你要被拉进小树林我就给你算工伤。”

    其实陈祖安口中的大妈年纪还真不是特别大,只是陈祖安嘴上夸张的一种说法,而吕树之所以把营地选在这里,因为这里距离凤凰社的营地最近。

    凤凰社是不允许外人进驻营地的,吕树当然要选个最近的地方方便观察了。

    这次凤凰社知道自己无力阻止那么多修行者进入黄石国家公园,于是干脆摆出了不管不问的态度,就仿佛北美不是他们的地盘一样。

    吕树觉得这都是自找的,之前非要去打长白山的主意,现在就是凤凰社自食恶果的时候了。

    就在此时,原本落幕的日色里忽然一道白色焰火在头顶乍现,而后消失。

    那出现的时间恐怕连一秒都没有,可是吕树心脏里的火焰却急速跳动着,仿佛同源。

    吕树知道这一次自己来对了,也许这黄石公园遗迹里便藏着关于自己最重要的秘密。

    那白色烟火就连吕树都一直搞不明白,如果说遗迹真的是有人刻意留下的宝藏,那么出现与白色烟火同源的力量就一定不是什么巧合。

    此时营地里的火系觉醒者有点慌乱,因为别的系都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们火系却发现当自己靠近熔浆与火焰的时候,自己的本源火系力量会被一瞬间压制下去!

    这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说只是偶尔还好说,可如果进去遗迹以后发现火系彻底无法使用该怎么办,那他们火系觉醒者等于是进去送死啊。

    有火系觉醒者想要退却,但是又舍不得这遗迹里的宝藏,他们想要赌一赌,万一进去了没什么事呢?

    有时候,人就是被自己的侥幸心理给害死的。

    吕树让成秋巧去查探一下,看看刚才出了天空异象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事情发生,结果成秋巧出去没二十分钟就回来了,欲言又止。

    “怎么了?”吕树好奇问道。

    成秋巧凑到吕树身边小声嘀咕道:“我看到北欧神族了!那位也在队伍里面!”

    北欧神族这四个字就像是一根弦在吕树脑子里面绷着似的,至于“那位”是谁,当然不用成秋巧仔细解释。

    吕树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正在做饭的吕小鱼似乎没有听到成秋巧所说的话,继续做饭。

    陈祖安看着吕树无名指上面的那枚拉环,瞬间就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他可是太清楚了,如今承影剑都在长白山呢,按说以吕树的性格早就去取了,但是对方一直都没动身。

    吕树能是那种让自己宝物流落在外面的人吗?除非他不敢去取!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吕树一直在说自己有机会就去,可他如今都能踏入虚空了还迟迟不去长白山,陈祖安和成秋巧这两个婚礼亲历者当然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