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下意识的擦擦手:“离多远?”

    “就两公里的距离,凤凰社那边大概来了三千多人,北欧神族不多,两百多人而已,”成秋巧说道:“那位在长白山住了一年多时间,期间也开启过两个遗迹但是她都没有参与过,没想到她会忽然离开长白山……”

    成秋巧的言下之意是,人家就是冲着你来的啊……

    “就你话多,”吕树没好气的看了成秋巧一眼。

    说实话,吕树面对卡洛儿时的感情太复杂了,其实双方可能都没想好再相见时该如何面对彼此。

    那场婚礼就像是只适合出现在记忆中的片段,梦醒了就该分别。

    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法分清那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吕树坐在篝火边上不知道想着什么,营地里忽然传来骚动,似乎是有外来者来到了营地。吕树紧张的看了一眼骚动的来源,结果发现都是些陌生的面孔。

    吕树他们都没有在意这些新来的人,能成为宿营区域的地方都是地理位置比较好的,以往驴友们来徒步也会选择这些地方宿营,所以有新人过来也很正常。

    但是比较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外来者好像在散修当中名气还挺大,总共就十多个人,身上的实力波动都不弱,只不过放到吕树他们眼里还有点看不上眼。

    吕树看了陈祖安和成秋巧一眼,意思是你们认识么?

    他从吕宙回来后发现地球这边很多新情报都需要去了解,也很积极的补着自己的认知空缺,不过对于吕树来说他补的情报都是更宏观的东西,没空去注意那些新崛起的散修队伍。

    陈祖安摇摇头小声说道:“不认识,应该是近一年时间刚刚崛起的精英队伍吧,自从老虎背要塞一战之后各大组织实力被削弱,倒是冒出来不少走精英路线的散修队伍。”

    “嗯,”成秋巧点点头:“以往各大组织对散修是有压制作用的,各大组织弱了就会让一些抱团的散修展露头角,可以说老虎背要塞一战,我们天罗地网以一己之力改变了修行世界的格局,这是要载入修行史的事情。”

    原本吕树打算让陈祖安拍一下这些人的照片回去,让天罗地网查一下这些人的信息,但是想想这十多个人里面最高端的战力也不过是两个二品,也就算了。

    吕树安静的听着,与自己想象的不同是这群人在散修里面还挺有名望,一些散修在大声赞誉着他们的一些侠盗行为。

    再听听就明白了,原来这个精英散修组织一直以来都是以披露一些各大组织恶事为主,把一些大组织的恶行给放到网上,然后做一些惩戒行为。

    这种行为在散修中间就很有路人缘了,而且各大组织现在二品实力的高手有些凋零,一时半会儿还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于是就让他们在国际修行界享有一定声誉,成了“侠客”一般的人物。

    吕树倒是对这些人没什么恶感,有人觉得他们私设法庭对恶行进行判决的方式不太对,不过吕树不在意那么多,反正都是海外的事情,跟他们八竿子都打不着。

    只要这群人不跳出来影响自己这次的任务就行了。

    成秋巧小声嘀咕道:“好像他们的首领还没有到,有人问他们首领去哪了来着,他们回答随后就到。”

    “嗯,不用管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好,”吕树不在意的说道:“反正只是二品。”

    “首领是一品的几率不大,毕竟一品还是比较稀有的,”成秋巧说道。

    “一品也不碍事,”吕树说道。

    这句话便透露了吕树如今强大的自信,一品又怎么样?他杀的一品,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感觉有人在窥视自己,他心中一凛,明明小队过来的时候已经足够掩人耳目了,怎么还会被人窥视?

    难道是吕宙潜伏在这边的人一直在盯着他的动向?吕树不动声色的慢慢坐下来,然后从山河印里取出一个镜子,偷偷的照向后方。

    结果吕树对着镜子一看,当时就有点哭笑不得,对方一个大脑袋从树林里探出来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甚至发现已经发现自己在拿镜子往后照了之后,竟然还对镜子打了个招呼!

    那可不是卡洛儿的大表哥还能是谁?

    大表哥的目光有点不善,当然,北欧神族一小拨人都认为吕树不是什么好东西,神主都去洛神修行学院上学了俩人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还害的神主去长白山上住了一年多!

    所以大表哥现在如此明目张胆的过来打量吕树,简直就是在示威啊……

    当然,这也是基于大家对于吕树的了解,知道就算被吕树发现了也屁事没有,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其实大家心里还是希望两个人能有点进展的。

    吕树知道,既然大表哥都跑来了,说明北欧神族肯定早就知道自己已经到了黄石国家公园,所以宿营地就距离这里不到两公里也是有原因的。

    谁向北欧神族透露了自己的行踪呢,吕树觉得不是聂廷就是石学晋搞的鬼……

    大表哥此时一点收敛的意思都没有,吕树慢吞吞的把镜子塞回了山河印里,然后拿出了日镜……

    大表哥还纳闷,你这突然换个镜子是干嘛呢……啊!

    “来自Osten.Sko的负面情绪值,+666!”

    一道强光一闪而过,大表哥仓促间捂着眼睛一个跟头倒翻进了树林里,营地里不少人都超这边看来,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吕树对着大家摊摊手无辜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结果这时候树林里飘来大表哥的声音:“你给我等着,现在就去说你坏话!”

    吕树:“……”

    就在此时,那支精英散修组织里的一名白人女子走了过来对吕树伸出手来:“认识一下,我们首领也是亚裔,我对你们东方国度非常感兴趣。”

    因为吕树是坐着的,所以白人女子想要跟吕树握手就必须弯腰,而她穿着的黑色背心领口非常开阔,吕小鱼面无表情的看了吕树一眼,心说这货是开启了什么招蜂引蝶的隐藏属性了吗?!

    ……

    咳咳,还是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