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人主动靠近的时候,吕树已经不会把对方当成是无关的陌生人了,他总会下意识的想想对方有没有可能是奴隶主的人,想要刻意接近他。

    奴隶印记在脖颈或者手上还好辨认,可有些奴隶印记非常隐蔽,穿着衣服是看不到的,吕树就知道好像有种奴隶印记是在屁股上……当然他也没找谁确认过……

    这不怪吕树多疑,本身他就是很谨慎的性格,这段时间以来刻意接近他的人又那么多,甚至现在回想从前,许许多多他以为是偶然遇见的人其实都带着目的,不管目的是好是坏,都让他心里有点不爽。

    然而这也是他想彻底解决掉问题的原因之一,自己总不能一辈子防备着吧,那多累啊?

    他非常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真正的轻松下来,不用去担心那些是是非非、纷纷扰扰。

    这时候营地里所有人都因为这个白人女子的突兀行为朝吕树他们这边看来,吕树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你谁啊就莫名其妙的跑过来了?

    白人女子见吕树迟迟没有反应便开朗笑道:“不打算跟我握手吗,这可没有绅士风度。”

    吕树抬头看向这位白人女子:“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偏偏来跟我打招呼?”

    这个时候吕树已经发现,白人女子身后的人竟然开始包围过来了,隐隐中有相互呼应防备吕树的架势。

    这是几个意思,如果说之前吕树还只是怀疑的话,现在就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巧合,这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吕树这话说的也是开门见山,他不打算跟这些人纠结什么,他虽然谨慎,但是他一点都不怂。

    陈祖安和成秋巧都察觉吕树语气不对了但是俩人都没动弹,这种情况吕树一个人就能掌控场面,白人女子如果真的怀有特殊目的,想跑是肯定跑不掉的。

    结果这边白人女子还没回答呢,旁边已经有散修起哄:“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组织吗,别人跟你握手你连身子都不动?”

    这突然杀出个捧哏的差点给吕树都弄懵了,看来这一年来精英散修团体确实很会收买人心啊,海外修行者很赞赏那些很“酷”的行为,就好像当年计算机刚刚出来的时候,一些黑客被人追捧似的。

    眼瞅着周围的散修都觉得吕树有点不给面子耍大牌,吕树却没管那么多,而是继续看向白人女子:“我问,你答,为什么专门来跟我握手。”

    散修们一听吕树这说话的语气就有点坐不住了,大家都是认识这支精英散修组织的,不然他们到来也不会引起营地里面的骚动,甚至队里还有两个女孩很漂亮,甭管喜欢不喜欢,也不能看着女孩被人欺负啊。

    而且吕树这波人看起来也就一般般,不像是特别凶狠的那种修行者,大家底气也就上来了。

    事实上前一段时间吕树身上的杀气还很重呢,但晋升大宗师之后便彻底收敛了气焰,聂廷给大宗师境界起名叫做神藏境不是没有理由的,到了这境界,若不是刻意为之便神形内敛,返璞归真。

    而吕小鱼抱个宠物看起来萌萌的,陈祖安和成秋巧还有点学生气,这一队人看起来就没什么战斗力啊……

    吕树无语的看向这群散修,这是要打架啊……

    放眼望去,这些散修大多都是五六品的小修士,最多也就三四品的样子,吕树真的懒得跟他们动手。

    不过白人女子这次反倒先转身跟散修们笑着说道:“大家不要生气,不用这样的,可能也是我唐突了。”

    只不过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劝架的意思,反而让散修们觉得吕树他们更过分了。

    陈祖安乐了,他小声跟成秋巧嘀咕道:“有点意思。”

    如果白人女子身后的人没有合围过来,大家还不会多想,可现在摆明了对方也是来者不善,这一手挑动散修情绪的招数就有点让人不屑了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吕树身后的树林忽然一阵晃动,营地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朝那边看去,然后一大队人马骤然出现,卡洛儿便走在第一个。

    她走出树林后第一时间便在吕树的篝火边坐了下来,沉默了半晌似乎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总感觉就像是来的时候还气势汹汹呢,结果坐下的一瞬间,气势就熄灭了一半,从猛虎变成了白兔。

    卡洛儿忽然说道:“好巧啊,竟然能在这里见到邻居。”

    大表哥在旁边有点恨铁不成钢,刚才不都说好了要有气势吗,要让吕树这小子知道,得到北欧神主青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怎么见到人了之后一下子什么气势都没了。

    营地里的散修们哑然无语,他们太清楚这女孩是谁了,北欧神主卡洛儿现在还有多少人不知道吗?吕树的传世影像资料少,但卡洛儿并不少,毕竟卡洛儿代表北欧神族参加过不少高端会议的,这些都被新闻媒体报到过。

    吕树也卡词卡了半天:“对啊,好巧……”

    他下意识的把手往兜里一插,想要把手上的拉环藏起来,结果他看到对方手上也还带着那个拉环。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放松下来了,神情自然了一些。

    然而还没等吕树再说什么,卡洛儿忽然又站起身来呼啦啦的带着北欧神族的人又离开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结果就剩下吕树他们面面相觑,然后营地里的散修们都一片哑口无言。

    刚才大家还打算群殴吕树他们四个呢,结果忽然来了这么一个小插曲,那现在还动不动手了?北欧神族跟这四个人是什么关系啊?

    情绪都特么不连贯了啊!

    吕树也有点懵,他刚才就等着散修们一动手,自己占了理就动手反杀呢,结果现在大家都忽然安静了下来,搞得吕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看着树林方向张嘴张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合着你们北欧神族就跑这里遛弯来了?!

    大表哥一边往营地走一边跟卡洛儿嘀咕:“就不能让他太得意你知道吗,你想想当初这小子藏在象岛遗迹的散修里面,现在都大宗师了还藏,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不能让他过的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