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55、沉迷梦境(第二更)
    曾经吕树以为想要用梦境捆住别人,就得让梦境足够真实。

    然而这一次他确实不如小凶许,小凶许的梦境不够真实,甚至梦醒以后会觉得很虚幻,梦境中一切都很美好。

    可恰恰是这种过于美好的梦才能让人沉迷与沦陷,吕树放眼望去,营地里几乎大部分的散修都在讨论梦境的内容,有些人兴致勃勃,有些人怅然若失,他们看到了小凶许便已经猜到这场梦境的来源,但是又不敢说什么。

    能让这么多人集体陷入梦境的松鼠,又怎么可能是一只普通的松鼠?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困苦,工作中的失利,办公室里那些让人沮丧而又愤怒无力的人际关系,家庭中的矛盾,丈夫下班回家后宁愿待在车里给自己几支烟的时间,也不愿意回到家中面对爱人的眼神。

    父母的白发,爱情里求不得的苦,被背叛的痛楚。

    这都是生活在这世界上需要面对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

    吕树知道自己大概是错了,以前他以为这真实的世界能困人,可事实上这并不是最高级的,最高级的是让人不想离开梦境,甚至离开了也想要主动回到梦境里去,甚至为此付出代价。

    这个梦境里是没有痛苦的,它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

    难怪有那么多人沉迷游戏与网络,那是因为游戏里也犹如一个梦境,有人喜爱充钱就能变强的游戏,有人喜欢抹平阶级差距的竞技类游戏,大同小异,都只是因为在这里获得快乐的途径更加简单。

    吕树笑了笑看向小凶许:“有前途。”

    小凶许眼睛一亮:“你觉得我把这个花展成互惠模式怎么样?”

    吕树愣了半天才听懂小凶许是说:我把这个发展成付费模式怎么样……

    “你给我好好纠正你的口音,”吕树哭笑不得。

    这个时候陈祖安和成秋巧也起来了,陈祖安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小报告:“树兄你小心点,小鱼进入梦境之后好像就直接去找北欧那位了……”

    吕树愣了一下,他看到吕小鱼也已经起身,而且从表面看不出任何异样,吕树过了一会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你在梦境里经历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闲逛,”吕小鱼耸耸肩说道。

    这时候吕树已经确定,吕小鱼就是去找卡洛儿了,至于俩人说了啥,鬼才知道。

    等等,不知道小凶许注意过没?!

    一般情况下小凶许在梦境里是全知全能的,但它并不会记忆下来所有事情,因为脑容量有限,这也是它建模的意义所在,它的脑子又不是什么超级计算机。

    可如果它关注过吕小鱼和卡洛儿的交谈,那么梦境里发生的一切它都应该是知情的。

    结果还没等吕树试探小凶许呢,吕小鱼就把小凶许揪走了……得,最后一条路貌似也给堵上了。

    相比之下,小凶许还是更听吕小鱼的话啊。

    这时候有人忽然扭扭捏捏的走过来对吕树说道:“虽然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但是我想……能不能付费让我再做个梦,就一次!”

    这句话忽然触动了吕树一下,因为这种话语很像是电影里赌徒和吸毒者的台词。

    一向贪财的吕树却摇摇头拒绝道:“那只是梦,向前看吧。”

    对方愣了一下:“好的,谢谢了。”

    这个时候营地里的散修们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昨天他们是因为北欧神族而忌惮吕树,今天则是切身明白了吕树他们这个团体的强大。

    那是一种被主宰的感觉,散修们根本都不清楚吕树他们是如何做到让这么多人身陷梦境的。

    这个时候已经有眼尖的人注意到了吕树手上的拉环,那并不是什么特别隐蔽的位置,然后发现的人就感觉到一阵窒息:真特么怕什么来什么啊,还真是这位第九天罗来北美了!

    这个消息迅速在营地里传开,这个营地里的两百多散修们忽然感觉有点绝望,你们特么的天罗地网还讲不讲人道主义精神了,啊?!

    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说用就用的啊?

    我们是犯了什么错吗,说好的大家只要守规矩你们就承诺不先使用吕树呢?

    当然,天罗地网确实没有承诺过这种事情,但大家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丧啊,简直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过也有些选手本身就是来凑热闹的,能捡到东西最好,捡不到就算了,这时候这些人已经开始八卦起来。

    欧洲婚礼之后吕树和卡洛儿就没什么八卦暴露在公众视野里了啊,这个时候两人相遇还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要知道之前两个人一路杀到教堂的事情简直堪称现代经典爱情故事,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吕树和卡洛儿竟然在婚礼之后形同陌路……简直摸不着头脑。

    现在回想起昨天晚上卡洛儿主动来营地的事情,有一部分人简直都准备搬个小板凳坐前排看戏了……

    从绝望到兴致勃勃准备当吃瓜群众的心态转变,就是这么的迅速……

    就在此时,整个黄石国家公园忽然狂风卷起,吕树在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这是遗迹里外泄的异象出现了。

    所有散修赶紧抱住身边的树木,有些人来不及抱树甚至被狂风席卷的东倒西歪,甚至被风拖在地上滑出去了几十米才找到外物来固定自己。

    毕竟大家都是修行者,风还不至于造成什么伤亡。

    狂风中陈祖安抱着树大喊:“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两种异象?”

    吕树皱眉站在营地之中,这个时候散修们也发现了,这场狂风中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只有吕树能够伫立在地面上不借助外物而岿然不动。

    这大概就是境界的差距吧。

    吕树沉思了片刻忽然说道:“这个遗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甚至有种感觉……这可能是地球上最后一个未开启的遗迹了。”

    陈祖安和成秋巧面面相觑,最后一个?!他们不知道吕树是从哪里得到的猜测结果,而吕树也并没有打算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