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59、骑驴找马(第三更)
    吕树也没有很着急去寻找阵眼,这次遗迹之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寻找阵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而且不管是雷云还是牛群,都让吕树明白在这遗迹中不能鲁莽。

    大宗师并不意味着无敌,起码吕树现在就不敢随便飞上天空。

    伊思蕾尔他们发现面前这亚裔少年有点不正经啊,你不知道怎么出去就不知道呗,拿大家开什么玩笑呢?

    这时候吕树打量着直升飞机:“你们当时正在天上?”

    “对,”伊思蕾尔说道:“你是修行者吗?”

    “我是,”吕树点点头,这没啥好隐瞒的,整个遗迹里修行者多着呢,他继续问道:“你们的直升飞机还能飞起来不?”

    吕树心说自己没法去天上飞,但是飞机可以啊,这不巧了吗?说起来吕树这辈子都还没坐过直升飞机呢啊。

    “不能了,”驾驶员摇摇头:“没油了。”

    吕树有点失望……等等!

    之前吕树曾拿陈祖安的手机试过,遗迹里面是没法使用电子设备的啊,直升飞机那么多电子元件,进来了竟然还能飞?

    刚刚那个驾驶员说了,是没油了,而不是电子设备失灵了!

    吕树掏出自己的电话开机,除了没有信号以外一切正常!

    伊思蕾尔有些焦急道:“您是什么等级的修行者?”

    这个时候伊思蕾尔打量着吕树,亚裔不少见,吕树算是比较清秀的五官但也不算好看的那种,平平常常吧。

    看样子吕树很年轻,伊思蕾尔判断吕树可能并不是什么高阶修行者。

    吕树乐呵呵笑道:“E级,厉害吗?”

    伊思蕾尔表情有些失望,他们四个人都是普通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是保护!

    在这充满危险的遗迹里,对于伊思蕾尔他们来说心中的恐惧已经高于一切,平常碰到流氓了还可以向男同事寻求帮助,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很无力。

    就在吕树到来之前,他们还看到远处有巨大的野牛群狂奔而过,那牛即便远看也非常恐怖了。

    伊思蕾尔看到吕树的时候便觉得自己得救了,可是现在听到吕树说自己只有E级,又重新失望。

    即便他们是普通人也知道修行界的等级划分,E级,那是倒数第二阶层的修行者了。

    伊思蕾尔身为明星女记者对自己的样貌以及身材都很自信,这是她的资本,但是现在觉得把这个资本用在吕树身上有些浪费了。

    就算现在已经灵气复苏,但伊思蕾尔身为普通人凭借着姿色仍旧有一堆修行者在追求她,哪怕在追求者里最低的也都是D级了,低于D级都不好意思跟她说话的。

    如今虽然修行界与普通人的世界有些隔阂了,但男人看女人还是看脸,而不是看她能不能修行。

    所以世俗中的美女,仍旧有自己的资本,只要社会秩序不崩坏,她们就仍然可以自由选择和谁在一起,或者不和谁在一起。

    也正是因为伊思蕾尔有修行界的追求者,所以她经常能得到关于修行界的情报与消息。如今报道修行界的新闻是普通人世界里最火热的分类,这就像是电视剧里的黄金八点档和午夜档一样,完全不是一个地位。

    当然,她得到的消息也有限,毕竟她也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第九天罗。

    吕树存世的影像太少了,这也是之前天罗地网刻意保护他的缘故。

    而此时,伊思蕾尔还在沮丧,她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差,明明那么多修行者,随便碰到一个竟然都能碰到排在末尾的。

    吕树看了伊思蕾尔等人一眼:“你们再等等看,看看还有人经过没,如果有的话你问问他们知不知道怎么出去,我先走了啊。”

    走了两步吕树回过头来问道:“你们全都是普通人?每一个?”

    “对,”伊思蕾尔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吕树嗯了一声继续朝前面走去,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四个人竟然是在一起的,并没有随机传送。

    难道说只有修行者和觉醒者才会随机传送吗?应该是这样了。

    然而还没等他走两步呢,伊思蕾尔忽然咬咬牙冲到吕树旁边拉着他的胳膊:“麻烦你带上我们吧,我们出去以后一定会感谢你的。”

    吕树愣了一下,刚才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伊思蕾尔还有点自矜身份,刚刚来到遗迹后还没充分意识到。

    然而她不明白一旦来到遗迹里,外面的身份已经不太重要了,就连原有的社会秩序也在这里荡然无存,对于普通人来说进了这里,生命就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这是普通人的末日。

    现在,伊思蕾尔的恐惧终究战胜了矜持,不过她想的是先跟着吕树,等再遇到其他更强大的觉醒者时,她还可以寻求其他人的保护啊。

    所谓骑驴找马,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吕树来这个遗迹的目的是寻找真相,他可不能带着一堆普通人到处溜达啊。

    伊思蕾尔见吕树一脸沉思的样子,她忽然发现这少年竟然没有在看自己的样貌和身材,这时候伊思蕾尔也有点急了:“你保护我们,出去了我们可以给你支付报酬!”

    吕树义正言辞说道:“我怎么能把你们丢在这里呢,那都不是人做的事,哈哈哈哈你们误会了,跟着我走吧,不过我可不会中途休息啊。”

    伊思蕾尔愣了半天,吕树都走出去几十米远了回头一看他们还在原地没动呢,他招招手喊道:“愣着干嘛,赶紧跟着走吧!”

    其实吕树本身就不会把这群人丢在这里,他只是自私但他并不冷血。

    吕树已经想好了,这路上肯定还会遇到其他修行者,到时候就把伊思蕾尔他们交给其他修行者好了……大不了报酬分他们一点?或者让伊思蕾尔他们再出一份?

    伊思蕾尔咬咬牙跟了上来,吕树看了一眼她的装束,对方还穿着紧窄的包臀裙和8厘米的高跟鞋,吕树摇摇头说道:“你有备用的平底鞋么?没有的话等会儿要是见到有人死在这里你就换上他们的鞋子,不然你这鞋可走不远。”

    伊思蕾尔有点忍不住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残忍?把别人的死亡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吕树笑了笑:“残忍吗?欢迎来到遗迹。”

    ……

    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