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思蕾尔非常不喜欢吕树的语气,因为她感受到了来自吕树的轻视。

    如果在遗迹之外,哪怕其他更高等级的修行者也不会如此轻视她,所以伊思蕾尔已经想好了,一旦找到新的修行者立马丢下这个少年不管。

    甚至她现在心里还在暗暗思忖,说不定到时候这个E级小散修还得让她找到的人庇护。

    不过果然如吕树所料,伊思蕾尔还没找到能够庇护她的人,首先就被高跟鞋给折磨的受不了了……

    本身遗迹里的地面就是凹凸不平的,而且有时候还需要跳跃过一些障碍或者沟壑,这个时候穿着8厘米的高跟鞋简直就是慢性自杀。

    可是她因为刚才被吕树给气的到现在都还想硬撑着,吕树觉得这样很没必要,受罪的是自己啊。

    吕树是个务实的人,如果是别人给他建议,哪怕对方的语气再不好,他也会选择最有利自己的那个选项。

    路上真的遇到了两具尸体,尸体上有被撕咬的痕迹,而尸体旁边还有硕大的野兽脚印。

    吕树发现这个遗迹里的生灵都格外强悍啊,也不知道这两人生前是遇到了什么样的生灵。

    “他们的鞋都是完整的,虽然是男性,但左边那个脚还不算太大,鞋带系的紧一点应该能穿,起码比高跟鞋强,”吕树说道。

    结果伊思蕾尔抿着嘴不说话,她的脸色煞白,而她的同伴则看着尸体正在干呕。事实上地球上的大多数普通人都没机会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很多人以为干呕是恶心的,并不是,而是被强烈的精神刺激导致反胃现象。

    吕树摊摊手,不换就不换,反正难受的不是他。不过说起来,这伊思蕾尔倒是比她的同伴强点,别人都吐了就她没吐,还挺坚强的……

    “也别吐太多了,”吕树没心没肺的说道:“毕竟这里没食物,你们吐完饿了怎么办?”

    伊思蕾尔他们都懵逼了,这也太恶心了吧!

    “来自Israel. Moore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吕树继续朝前面走去,伊思蕾尔的同伴小声劝道:“要不先换上吧,不然你真的很快就走不成路了。”

    结果伊思蕾尔还是一言不发,她扭头走了两步,忽然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看吕树的背影,可那个少年竟然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然而就在这时候尸体里面爬出来了一堆黑色的小蝎子开始啃食尸体,吓的伊思蕾尔他们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了,赶紧追上吕树的步伐。

    吕树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具尸体,原来这是被蝎子攻击过的尸体,在里面产下了自己的幼卵,难怪。

    他之前还好奇为什么遗迹里的生灵攻击了人类之后不吃掉,原来是要留给自己的后代。

    “我加钱,你把你的鞋脱了给我,”伊思蕾尔在吕树身后说道:“你不是喜欢钱吗?我给你十万美金,买你一双鞋!”

    吕树愣了一下:“你钱多烧的慌吗?刚才你不要免费的,非得买我的?”

    “没错,我就是钱多!”伊思蕾尔咬牙切齿说道。

    吕树看向伊思蕾尔的同伴:“她很出名吗?”

    其他几个人都不知道吕树为什么这么问,伊思蕾尔冷笑:“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假装不认识我?我还不够出名?”

    “奥,我是怕你付不起钱啊,”吕树耐心解释道:“你要非常出名的话,我不就不用怕了嘛。”

    伊思蕾尔掏出自己包里的支票本写了一张支票递给吕树:“只要你能活着出去,保护我们所花费的200万美金,还有买鞋的十万美金,就是你的!”

    “成交!”吕树干脆了当的说道。

    伊思蕾尔忽然觉得,自己吃亏了……

    在吕树回答之前,她始终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但是当吕树回答之后,伊思蕾尔忽然觉得这好像是自己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一样……

    “来自Israel. Moore的负面情绪值,+699!”

    吕小鱼说过什么来着,吕树最强悍的能力,就是踩了狗屎之后,能让狗屎都后悔。

    可惜伊思蕾尔没有听到吕小鱼这番话……

    吕树从伊思蕾尔紧捏的手指中抽出支票时忽然觉得,外国人这用支票的习惯挺好啊,确定对方的身份后直接拿支票就好了,省的出去还得麻烦?说实话,吕树还不太懂支票怎么用呢,有点新奇。

    不过他还是接了过来直接把鞋子脱给了伊思蕾尔,毫不犹豫的。

    他山河印里多的是备用鞋子,都是吕小鱼给他准备的,不过他没准备换上,一是他不想别人知道他有空间装备,二是鞋子在遗迹里有点鸡肋,他随便一发力就能废掉一双鞋了。

    伊思蕾尔在吕树身后换好鞋子,吕树的脚不算大,40码,对于伊思蕾尔来说要大了一些,但确实比高跟鞋强太多了。

    脱下高跟鞋之后伊思蕾尔瞬间觉得仿佛到了天堂一般,她看了看吕树光着的双脚,刚才的纠结感终于平衡了一些。

    不过伊思蕾尔觉得这个少年真是个奇葩,竟然直接为了钱卖掉自己的鞋子,哪怕自己语气中还有点羞辱的意思。

    这也太没节操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吕树看了一眼天色忽然说道:“遗迹的夜晚可能会有变数,现在找地方宿营吧,夜晚看看会有什么变化之后再做打算。”

    这次伊思蕾尔他们倒没说什么,以普通人的体质走了一天,真的太累了。

    这个时候包括吕树都还不知道,这一次遗迹笼罩的范围出乎意料的大,由官方不完全,这一次遗迹笼罩的范围足足将数十万人带进了遗迹,而且99%都是普通人!

    如果吕树知道这个消息后便会震惊,这么多人进了遗迹,他们走了一天也才碰到两个尸体,那这遗迹得有多大?!

    可惜吕树他们并不知道。

    一夜过去,伊思蕾尔看到天色终于亮起来时,她忍着饥饿忽然嘲讽道:“不是说遗迹里面到了夜晚会有异变吗,怎么没有呢?你也是道听途说的经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