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三个人从一开始便打算将伊思蕾尔的三个同伴杀死在这里,防止他们泄密!

    虽然进入遗迹以后原有的社会秩序开始崩坏,可是大家都知道遗迹还有消散的那一天,到时候如果外界有人知道他们在遗迹里面做了什么,那就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如果放走了伊思蕾尔的三个同伴,等遗迹消散以后伊思蕾尔如果失踪了,对方肯定将矛头指向自己,所以这三个白人修行者怎么可能放他们走?

    甚至,他们也不会让身边的这些女人以及伊思蕾尔有机会出遗迹!之前他们也想过要杀掉吕树,但其实这三个人也就是半瓶子水晃荡,而且吕树的神情太淡定了,伊思蕾尔他们普通人发现不了端倪,但是这三个人却是能发觉吕树身上不对劲的地方。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三个人最终还是决定让吕树先离开,不想招惹对方。

    与伊思蕾尔的想法不同,他们觉得吕树并没有那么简单。

    伊思蕾尔忽然觉得这世上最可怕的并不是遗迹里的生灵,而是那些进入遗迹后,欲望无限膨胀的人心!

    很多人在觉得自己的行为不会受到惩罚之后,那些心底里的阴暗面便会不断翻涌。

    这个时候相比之下伊思蕾尔真的更加愿意跟吕树待在一起,虽然她一直都在鄙夷吕树的实力,但她知道就算是五品修行者照样能轻松制服自己这四个人。

    然而从始至终吕树都没有对她产生什么非分之想,这是个有着正直品行的人!

    不对,这是个有着正直品行却很能气人的人!

    伊思蕾尔趁着那三个白人还没靠近自己的时候忽然朝着吕树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救命!”

    这种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伊思蕾尔终究还是把希望放在了吕树身上。

    然而三个白人修行者的速度实在要比她快太多了,还没等伊思蕾尔跑出两步就被三个白人抓住了,她的同伴们在旁边站着连话都不敢说,甚至想丢下伊思蕾尔逃跑。

    其实伊思蕾尔早就知道自己这三个同事指望不上,她踩着高跟鞋走路的时候吕树起码还提醒过她,而她的同事从来就没有说要帮她一下的。

    但伊思蕾尔知道这是遗迹,她也没法怪谁,但是现在面对自己可能马上遭受欺辱的境况,她真的是太绝望了。

    伊思蕾尔无比希望那个少年忽然拐了回来,然后如同超级英雄一般帮她把这三个白人修行者全都打败。

    可惜,吕树没有当超级英雄的打算,她也不是什么公主或者电影里的女主角。

    三个白人修行者笑着将伊思蕾尔拖在地上走了回来:“怎么可能让你跑掉呢,以前看你的节目时就在希望这一天的出现,没想到梦想成真了!”

    伊思蕾尔也不傻,她没有威胁这群人出去要曝光他们,因为她知道这么一说,恐怕自己就真的找不到机会出去了。

    可就在此时,伊思蕾尔无意间忽然看到地面有一根灰色的线穿梭与视线里,她愣住了,这是什么东西?是遗迹里奇怪的生灵吗?

    不怪伊思蕾尔会这么想,因为那灰色的丝线仿佛有生命一般游走着,真的如同毒蛇一般,只不过比毒蛇细多了!

    一瞬间,那根灰线犹如毒蛇般抬起头来飞向那三个白人,而后三个白人的脖颈几乎是同一时间爆裂出鲜血来!

    灰线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钻入地面消失不见。

    在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三名白人捂住自己的脖颈大动脉慢慢跪倒在地上,他们现在连话都说不出话来,只能不由自主的躺下粗重喘气。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刚才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仅贯穿了自己的动脉,还贯穿了他们的颈椎!

    如果只是动脉受伤,以修行者的恢复能力说不定还真死不了,强行止血的情况下,血管的自我修复能力是非常强大的!

    可现在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死!

    伊思蕾尔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三个人,不过她没有犹豫什么而是转身就朝吕树消失的方向跑去!

    今天这一幕几乎彻底击碎了伊思蕾尔的一切矜持,她现在只想寻求保护!

    这个时候她连自己的同伴也不管了,只想赶紧跑到吕树身边去。她甚至在想,那跟灰线会不会是吕树的?

    一开始她以为那是遗迹的生灵,可现在再想想,若是遗迹生灵攻击性这么强,为何偏偏只杀死那三个人?

    伊思蕾尔判断,说不定吕树就在附近等着时机出手,而对方可能并不是五品小修行者!

    伊思蕾尔这么一跑,其他人也跟着她一起跑,结果就是伊思蕾尔越跑越绝望,都快跑不动了她也没看到吕树的身影。

    一群人沮丧的将速度慢了下来,又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忽然有异常出现,伊思蕾尔皱眉问道:“你们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大家面面相觑,这是烤肉的香味啊!

    一群人加快了脚步,毕竟都饿的扛不住了,然后他们走过一个土坡后忽然发现前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水潭,地下还有这一个泉眼似的在汩汩冒着清水,而吕树就坐在旁边架着树枝,吃着烤肉哼着歌……而吕树的身边,则是一头羚羊倒在地上,腿肉已经被切了下来……

    伊思蕾尔看到吕树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希望,她很想问问对方,刚刚是不是他救了自己。

    结果吕树看到伊思蕾尔以后露出警惕的神色:“这是我弄的烤肉啊!”

    伊思蕾尔差点给气笑了,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吧,这个少年哪像是什么超级英雄的样子?

    “烤肉多少钱?我买!”伊思蕾尔说道,她知道这个少年贪财……

    吕树眉开眼笑:“你看这事整的,我是那么死要钱的人吗,十万美金一块肉,清水随便喝,我请了!”

    伊思蕾尔没好气的走过去座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伊思蕾尔坐在吕树身边的时候就会感觉很安宁,因为潜意思里她便觉得在对方身边就安全了一些。

    ……

    吃口饭去,等会儿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