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70、利益既得者(第四更)
    吕树眼瞅着营地里的修行者把羊给扛走,他忽然有点后悔啊,就这么一群饿疯了一样的选手,像是知道遗迹秘密的样子?

    然而要说这群人不知道秘密吧,那他们怎么带着几百号人活了这么几天的呢,昨天狩猎黄羚羊的时候吕树就已经发现旁边不少生灵在围观来着,其实有一些是等着捕猎黄羚羊群的,结果黄羚羊群给一锅端了。

    当时吕树是时间来不及,不然那些围观的也一个都跑不掉……

    所以这个遗迹里大型食肉的生灵其实很多,那么这群低阶修行者和普通人混杂的大营地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吕树低调的跟着他们进了营地,别的不说,吕树发现这些人虽然正热烈商量着怎么分羊肉,但警惕心却没有下降,那个短寸黑人时不时就会看向土墙外面,仿佛生怕什么生灵闯过来了似的。

    光是这警惕劲儿,恐怕就不是第一次进入遗迹,或者在遗迹外面本身也是个刀尖舔血的选手。

    不过这跟吕树都没什么太大关系,他只想知道遗迹的秘密是什么。

    这个营地里的普通人男女比例大概是一半对一半,大家都生无可恋的坐在地上。

    普通人是没有帐篷住的,首先带着帐篷进遗迹的人本身就是做好准备的修行者,而普通人正在家里睡觉呢忽然遗迹云雾就扩散了,什么都来不及准备。

    本来普通人就没什么自保能力,结果连什么补给都没带,简直是雪上加霜。

    吕树看向旁边坐着的一个中年人,他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被留在营地的?”

    中年人沮丧说道:“承诺出去了以后向他们支付报酬,然后必须每天配合他们干活才行。”

    “那如果交不起他们要的钱呢,”吕树好奇问道。

    “那就会被赶出去,”中年人说道。

    “他们把人赶出去过吗?”吕树道。

    “赶出去过,有二十多个人不愿意出去以后支付报酬或者干活,被赶出去了,”中年人解释道。

    吕树沉默了一下,这要是被赶出去了可就是死路一条啊,这些修行者怎么忍心这样做呢。

    吕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善良,甚至还有点自私,可真是碰上这种走到绝境的时候,能帮别人一点,还是会帮一点的。

    这倒不是说他爱心多么泛滥,而是对生命的一种敬畏,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当然,事情都分两面来看,那些被赶出去的人貌似也并没有什么求生欲,这个时候还计较金钱,还不想干活,也只能说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而吕树习惯于不去多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完事了。

    他回头间忽然吓了一跳,吕树惊讶的看着伊思蕾尔:“你这吓唬谁呢?”

    只见伊思蕾尔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涂满了灰尘,看起来脏兮兮的,伊思蕾尔委屈说道:“我这不是怕被人惦记上吗……”

    “你倒是挺聪明,”吕树这次夸奖还挺诚恳的,刚开始见到伊思蕾尔的时候对方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她的美丽,现在终于明白美丽在这个地方可能会成为一种原罪。

    其实这种说法也是不准确的,美丽有错吗?错的当然不是美丽,而是对美丽起邪念的人。

    只不过很多人都喜欢把罪过归在美丽身上,再送女人一个红颜祸水的称呼,人家特么的只是长的有点漂亮而已啊……

    伊思蕾尔沾沾自喜道:“我肯定聪明啊,而且我看那些修行者都不像是好人。”

    这个时候黄羚羊肉被分割烤好了,那个黑人说道:“所有修行者过来吃肉,明天好出去干活。”

    伊思蕾尔他们一起刚来的队伍里,一个摄像记者忽然问道:“那我们呢,我们不能吃吗?”

    黑人首领笑了笑:“这种能恢复体力的肉当然是我们修行者吃,你们吃有什么用?明天会给你们找到食物的。”

    “凭什么,那是我们的羊肉,”摄像记者忿忿不平说道,说着,还要去把羊肉抢回来。

    黑人首领一拳捶中他的脸部,摄像记者瞬间倒地不起,黑人首领笑道:“现在这羊肉已经不是你们的了。”

    说着,黑人首领看向营地里所有人:“在这里,普通人必须给修行者服务,每个女人都要专属给一个修行者服务,至于你们自己怎么商量食物那是你们的事情,而男人,就要干活,听明白了吗?”

    营地里鸦雀无声,看样子是早就确立过的规则,而黑人首领打摄像记者那拳,就是给新来的这些人立威的。不过吕树没什么同情的想法,毕竟刚才这群人在发现营地的一瞬间就决定抛弃吕树另攀高枝儿了。

    吕树当然是求之不得,能把这群巨婴甩给别人简直是太好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你决定另攀高枝儿以后就别回头。

    我国著名的情感专家说过,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一些修行者们笑嘻嘻的凑上去领属于自己的羊肉,然后吕树看到一个修行者领了羊肉之后对一个女人招招手,用刀切下来一小块给对方,然后领着那个女人钻回自己的帐篷了。

    吕树再看其他修行者,也是这么做的。

    其实修行者的食物分配相对充足,多余的,是留给他们自己去分配的。这是在暗示所有修行者,收拢自己的普通人“奴隶”。

    吕树忽然觉得这个黑人首领很聪明,对方将修行者的人心牢牢拢在一起,然后他并没有利益独占,而是让所有人都享受到了“秩序”的便利,并自发的维护着这个残酷的秩序!

    黑人首领冲吕树招招手:“来领你的羊肉。”

    吕树接过羊肉以后,黑人首领对他笑道:“你会融入这个集体的,那边给你准备了一个多余的帐篷。”

    这是要直接拉拢吕树了,就连给吕树分的羊肉都要明显多一些。

    吕树表面应承,内心其实在冷笑,这特么分的可是老子的羊肉,敢让老子知道你的秘密不值一头羊,老子给你脑浆子都打出来!

    别问为什么半头变一头,多余的是利息!

    吕树返身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发现好多营地里的女人都在默默的看着他,准确的说是看着他手里的羊肉咽着口水。

    这个时候伊思蕾尔委委屈屈的坐在角落里,吕树对她招招手,伊思蕾尔咬咬牙便跟着吕树一起走向帐篷。

    进了小帐篷以后伊思蕾尔忽然开始脱上衣,吕树哭笑不得的小声制止:“安心吃你的羊肉,你敢脱衣服我就给你轰出去了!”

    说着吕树躺下去,这帐篷不算小,吕树躺着和伊思蕾尔保持了半米左右的距离,而伊思蕾尔看着吕树有点恨恨的:“我不够好看吗?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她比我还好看?”

    吕树想了想:“对,比你好看……”

    ……

    四更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