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80、烈火云驹(第二更)
    遗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秩序崩坏,实力为尊。

    吃过一品生灵的修行者会感觉自己气血充沛,有了使不完的力气,而普通人则甚至感觉有了一次蜕变。

    一品是个能够与天地产生共鸣的实力阶段,普通人对于生灵血肉中蕴含的能量,其实吸收效率很低,但即便再低的效率相比于一品庞大的能量基数来说,也是非常可观的蜕变。

    地球上的顶级食材贵不贵?当然很贵。

    一条鱼卖出十多万,甚至上百万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有些稀有的顶级食材一直都是土豪们追逐的对象。

    所以这种能够直接让普通人身体素质发生蜕变的一品棕熊如果放到外面,价值是多少根本无法估量。

    这也是吕树心疼的原因……

    刚刚他在分析神秘青年的线索结果把这茬忘了,等想起来的时候,整只棕熊都被卸了一条胳膊了……

    棕熊壮硕如高楼,一条胳膊都让吕树心疼到爆炸,自己这是亏了多少钱?

    营地里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吕树,黑人首领还在地上呢,腿还抖着呢,有些人嚼在嘴里的熊肉都不敢咽下去,生怕步了黑人首领的后尘!

    原来的五品小修士忽然变身大魔王,这让大家的神经一时半会儿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就突然这么恐怖了呢?!

    吕树撇了他们一眼烦躁的挥了挥手说道:“吃吧吃吧,咋的,我还能让你们再吐出来?你们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赶紧吃,吃完了自觉过来给我打欠条,一块肉十万!”

    甭管这些人还不还得起,吕树觉得自己不能亏!

    要是普通人吃也就算了,要知道这营地里刚定下规矩,食物先给修行者,所以这些要给吕树打欠条的,可都是这个营地里的既得利益者,不知道占了多少便宜了。

    所以,吕树对他们根本谈不上什么同情,作威作福这么久,也该收点利息了!

    有修行者感觉不对劲,想趁乱逃出营地,毕竟这营地的土墙并不高,一翻就出去了。

    结果有个几个人刚翻出去就重新自己跳了回来,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看到有几百根灰色的丝线悬浮于空中,仿佛有灵智似的把这些散修全都逼了回来。

    有些不信邪的,雀阴灰线干脆从手臂上瞬间穿透而过,既不伤性命,也让这些散修明白,吕树是要玩真的!

    然后整个营地里的画风忽然就改变了,原本吃着熊肉的散修们,一个个跟小学生一样排队来到吕树面前,而吕树拿着一个小本子和一根笔:“都给我认认真真的写,听到没,敢瞎胡写知道自己什么下场吗?欠我钱者,虽远必诛!”

    伊思蕾尔在旁边呆呆的看着这诡异的画风,然而她想的事情不是吕树让这群人打欠条什么的,而是那些灰线!

    之前她被胁迫的时候,就有地面钻出一根灰线夺走了那三个作恶散修的性命。

    伊思蕾尔几乎都快忘了这件事情了,一开始她以为是吕树出手,结果后来看样子不太像,吕树当时一脸无辜的注意力全在烤羊身上!

    那个时候伊思蕾尔想,难道真的不是吕树救了自己?

    然而现在她看到雀阴灰线的一瞬间便明白,原来那个时候吕树便已经出手救过自己一次。

    只是这少年演技也忒好了吧,所有人都被瞒着了!

    而且自己那个时候猜测对方是三品,对方还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让自己别说出去!

    简直了,伊思蕾尔现在心情愉悦,她坐在篝火旁边撑着下巴看向吕树,她觉得奥斯卡都欠吕树一个小金人。

    只不过,吕树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

    伊思蕾尔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最大胆的猜测,但是她没法证实。

    不过伊思蕾尔心中也突然有点苦涩,因为她忽然明白,原来自己跟这个少年的差距早就大到难以想象,自己之前危难中竟然还在想嫁给对方也不错。

    之前吕树说他喜欢的人比自己好看的时候,伊思蕾尔还觉得对方是吹牛,可现在看来如果对方真是那个身份,那这少年确实没有吹牛啊……

    此时吕树对一个散修大声吆喝道:“你给我写的这是什么?歪七八扭的,你给我写工整了听到没,每个人欠我十万美金,一分钱都不能少!”

    茫茫多的负面情绪值朝吕树汇集过去,那些修行者心里苦啊,这大概是他们这辈子吃过最贵的一顿晚饭了!

    伊思蕾尔忽然问道:“你到底是谁?!”

    吕树看了伊思蕾尔一眼笑道:“你还是关心之后在遗迹里怎么生存比较好。”

    说着,吕树转头对所有修行者说道:“进了遗迹就能为所欲为?你们都没经历过文明社会吗?要是脱离了社会就跟野兽没有分别,你们不觉得丢人吗?以后别坑人了知道?”

    这个时候散修都快哭了,关于不坑人这事,您自己能做到不?!

    吕树让每个人都写下欠条以后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他直接将剩下的棕熊装进山河印里,伊思蕾尔琢磨着吕树刚才的话,什么叫关心自己之后在遗迹的生存?

    难道吕树没打算保护他们吗?

    伊思蕾尔惊疑中问道:“你要离开了?”

    吕树想了想说道:“是的,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被成为遗迹里的禁地,外面似乎还有一个更广阔的遗迹世界,我要想办法打通禁地壁垒,去外面做更重要的事情!”

    伊思蕾尔怅然若失的哦了一声,她知道这个营地留不住吕树,但是没想到分别来的这么快,而对方毫无留恋。

    “那以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伊思蕾尔问道。

    吕树笑了笑:“大概是不会了。”

    毕竟吕树之后要去吕宙,去完吕宙就回家好好过日子了,跟伊思蕾尔又没什么交集,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

    伊思蕾尔沉默了半天,结果刚准备鼓足勇气说点什么时候,吕树已经迈着步伐走进了黑夜里,消失不见。

    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留给营地了一堆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