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大概是这世界上破坏力最强的自然力量了,而且速度也是最快的。

    不过再厉害的壁垒也不过是死物,死物就一定会有破绽,一剑劈不开,两剑还能劈不开吗?

    然后,吕树刚准备劈第二剑的时候,便听到身后响起了轰鸣的牛蹄声,如战鼓般擂在大地上,让人血液沸腾。

    吕树无语了半晌,他没想到这群补雷的选手竟然来的这么快!

    话说这群牛不会是一直都偷偷摸摸跟在自己身后吧,不然凭什么来的这么快啊?!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被这群野牛给盯上了?那自己一砍壁垒,这群货就会出现?

    所以,别人还有可能真的破开壁垒,而自己身后却总有一堆浓眉大眼的坏怂随时能将自己消耗的能量给补上……?

    但现在吕树不太关心了,他现在想的是之前白蟒试图闯出雷霆壁垒的时候一听见野牛群的蹄声就立马跑路,说明它是害怕野牛群的啊。

    为什么会害怕?难道这群坏怂还会攻击那些试图突破壁垒的生灵?

    那它们肯定也会攻击自己啊!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野牛群已经奔腾至面前,就在吕树以为这群浓眉大眼的坏怂会攻击他的时候,这群坏怂竟然第一时间填补整个壁垒消耗的雷霆!

    吕树忽然意识到,原来对于这群黑野牛来说,填补雷霆才是优先序列里排第一的事情,什么事情都没有守护这壁垒重要!

    难道说这些黑野牛真的是被人下了死命令?

    吕树站在一旁仔细看着这群野牛将雷霆吐到雷霆壁垒上,他分明能感觉到壁垒原本被他削弱的雷霆迅速补充完毕。

    这特么怎么办,有这么一群坏怂跟在旁边,自己怎么出去啊?

    等到这群野牛停下来的时候吕树给野牛群使眼色:你们放我出去怎么样?

    “不行,”一个粗重的声音瓮声瓮气说道。

    吕树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惊愕的看着野牛群里最前面的那头:“你在说话?”

    “小子,你不给我们引雷吃就算了,竟然还消耗我们的雷霆,”野牛王不满道。

    “可我得出去啊,”吕树不乐意了,野牛会说话这个事情被他迅速接受,毕竟小凶许都会说话了,其他生灵在一品之上能说话也不算什么新鲜事情,他继续说道:“我老被困在这里也不是事啊,之前不是有个神秘青年从外面进来了吗,他是怎么进来的?”

    “不能给你说,”野牛王说道:“他是他,你是你!”

    “咋还区别对待吗?因为我不是会员?”吕树不服气了。

    “会员是什么?”野牛王都被吕树给说懵了。

    “我不管,你们放我出去,不然这事没完,”吕树说道。

    “守护壁垒是我们的第一天条,不可能让你就这么破坏了壁垒出去,如果你出去了,那我们不就玩忽职守了?”野牛王也不乐意了:“而且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呢,擅自破坏禁地壁垒,要接受惩罚!”

    说着,吕树竟然发现这群坏怂像是准备攻击自己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不好好说话呢咋说动手就动手啊!

    说实话,如果把野牛群换算成实力境界,那么这可能就意味着一百多个一品巅峰会释放雷霆的高手,而且彼此之间非常默契。

    不仅如此,吕树甚至怀疑野牛王已经晋升到了大宗师境界!

    所以这一架打起来,还真有点不好说自己能不能赢。

    然而就在野牛群准备对吕树施加惩罚的时候,它们忽然看见吕树竟然又一剑斩在了雷霆壁垒上,然后雷霆产生了巨大的消耗……

    野牛群在本能驱使下立刻吐出雷霆来弥补雷霆壁垒的亏空,而吕树站在一边又砍了壁垒一剑问道:“还想打我?”

    正在补壁垒的野牛群都懵逼了,还有这种操作?!

    “来自霆牛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哦,吕树明白了原来这些牛叫霆牛,他又砍了壁垒一剑:“好好说话不会吗?没看我跟你们和和气气的商量事情呢吗?”

    “来自霆牛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这个时候霆牛王都怒了,就这么一剑一剑砍下去,它们就必须一直补壁垒,一刻都不能停!

    吕树没有猜错,它们虽然开启了灵智,但是却被上一代的主人下了命令,这命令就如同天条一般誓死守卫雷霆壁垒,它们存在的意义便是修补这雷霆壁垒,然后惩罚破坏雷霆壁垒的生灵。

    可是修补这个行为是本能中的最优先级,它们必须先把壁垒修补好才行。

    以往,禁地里的生灵见到它们就会玩命逃窜,因为哪怕是大宗师级也惹不起它们啊,所以谁也没想过这里还有个BUG。

    而这个BUG,忽然就在吕树手里大放异彩了……

    “看我干啥,显你眼睛大啊!”吕树又砍壁垒一剑。

    霆牛王一边愤怒的看着吕树,一边修补壁垒。

    “还看!”吕树又砍壁垒一剑。

    霆牛王:“……”

    这次霆牛王干脆不看吕树了,果断选择全力修补雷霆壁垒,等它们把壁垒修补好,非弄死这小子不可。

    结果吕树又一剑砍到壁垒上:“让你们不带帽子!”

    霆牛王:“???”

    你还能找个像样的理由不?!

    “来自霆牛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霆牛们都快哭了,这辈子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贱的选手!

    然而它们不知道的是,吕树现在也不敢停啊,摆明了这群坏怂打算补完了壁垒就来跟他打架呢,他怎么可能让对方完成……

    要知道,能让雷霆壁垒消耗大量雷霆来抵挡的一剑,也非常消耗吕树自身的星辰之力啊!所以霆牛们要消耗雷霆之力,他要消耗星辰之力,大家真的是彼此彼此了,谁也不好受!

    现在算是陷入僵局了,吕树有一剑没一剑的砍着,大家都想停,但是谁都停不了!

    吕树想了半天商量道:“要不咱们鸣金收兵,大家恩怨一笔勾销?!”

    结果霆牛王也不说话,吕树就又往壁垒上续了一剑:“让你不说话!”

    霆牛王都急了,它现在吐着雷呢说不成话啊!

    ……

    晚上还有两更,但是今天有事外出,回来一定会非常晚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