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88、都是套路(第二更)
    吕树耐心给卡洛儿解释道:“是这样的啊,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这句话一般是对仇人讲的……”

    卡洛儿愣了一下:“为什么?”

    “你看啊,虽然它字面表示的意思确实是把一个人铭记的非常深刻,不管怎么都不会遗忘,但是前提是这个人化成灰了你懂吗……”吕树心说这特么半吊子中文真要不得,让他知道卡洛儿的中文老师是谁,吕树非得让对方长长记性不可……

    卡洛儿捂嘴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正确的应该怎么说啊?”

    “额,”吕树想了半天说道:“应该说,哪怕这世界崩裂,海水枯竭,我都不会忘记你。”

    就在吕树认认真真教卡洛儿中文的时候,卡洛儿忽然开心的笑道:“那就好。”

    吕树:“???”

    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怎么有点不对劲?!

    他看着卡洛儿眼中的促狭神色忽然发现,卡洛儿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已经不是那么单纯了啊。

    会骗人了,会套路人了,但却更生动了。

    吕树忽然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得到问题的答案啊,现在看来对方的记忆其实是已经恢复了的,可什么时候恢复的、怎么恢复的,吕树都一无所知!

    对方像是并不想吕树追根究底似的,故意用这种方法岔开了话题,只告诉了吕树一个答案。

    但不知道为什么吕树忽然觉得只要恢复记忆就好,其他的好像也不太重要了。

    不过双方之间还是有些生疏,这这种生疏不是关系真的走远了,而是成年人的一种本能。

    有时候成年人不再对一个朋友那么殷切,不是关系淡了,而是不太确定对方还会不会对自己殷切。

    忽然间霆牛王转过身来没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别打情骂俏了。”

    吕树不乐意了:“你安心带你的路就行了,你说的那个方法到底是什么?”

    “到了自然会告诉你,急什么,”霆牛不屑道。

    这个时候吕树忽然问道:“那个……你这群小弟跟你都是什么关系?”

    “都是我的后代,我们是一个族群,”霆牛看吕树的眼光像是看一个智障。

    然而吕树忽然说道:“你看我们人类的家族里面总会有那么几个不孝子,家里会把他们逐出家门不要他们,你这里有没有你不想要的子孙……”

    霆牛王忽然警惕起来,咋的,光薅植物还不行,这主意竟然打到它们头上来了?

    吕树现在正是在补充星图物种的时候呢,看到新奇物种就想往星图里塞,结果这一路上别的生灵都躲着走,吕树寻思着霆牛不也算一个物种吗……

    “那个,你还从来没说过关于那个神秘青年的信息,他不就是从禁地外面进来的吗,而且也可以自由出去,你怎么不管管他?”吕树好奇问道。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也不该是你关心的人,”霆牛王瓮声瓮气的说道:“如果你了解他,就会希望不要在这遗迹里重新遇到他。”

    “我看他挺和善的啊,”吕树漫不经心的说道,他之前就很庆幸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因为在他知道有人在刻意寻找自己的时候,如果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那就千万别暴露身份。

    这是一个在未知世界里生存的准则,也许他暴露了身份也不会有事,可是有几个人敢去赌?

    而此时,恐怕就算霆牛王也不知道,那神秘青年其实就是来寻找吕树的!

    “你觉得他和善,他就和善了吗?”霆牛王冷笑道:“你还是少打听点好,其实你费劲想要走出壁垒,但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出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在此时,霆牛王忽然说道:“到了!先别出声!”

    吕树朝前面看去,远远的便看到了一株参天大树,树冠接天蔽日,虽然和世界树差了许多,但壮观程度仍然让吕树震惊。

    这一路上他还从未在这禁地里见过如此广阔的树木,因为这禁地里好像本身就不适合植物生长似的。

    如果不是灵气充沛,吕树说不定会觉得这里是被谁遗弃了一样。

    吕树小声问道:“这遗迹里还有你害怕的东西?”

    霆牛王似乎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似的看了吕树一眼:“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就是这世上无敌的存在了,那该有多么无知。”

    “没想到你还挺有思想的,小看你了啊,”吕树想了想说道。

    霆牛王被噎了半天,我是来跟你探讨哲学的吗?!

    “前面这颗树是怎么回事?”吕树好奇问道。

    “别说话!”霆牛王警告道。

    然而就在此时,树上传来清脆的小声:“大笨牛,你来了?”

    吕树发现霆牛王的两个牛耳朵忽然竖了起来,耳朵上的牛毛都炸了,然后霆牛王瓮声瓮气的说道:“嗯,来了。”

    霆牛王瞪了吕树一眼,带着吕树和卡洛儿往前走去,然后不经意间压低了声音说道:“夜幕降临之前不管你们是否成功,都必须远离这株大树!”

    吕树和卡洛儿相视一眼,他分明觉得那是个小女孩的声音,清澈悦耳。

    可霆牛王却对一个小女孩表现出了异常谨慎的态度,仿佛对方有多么可怕似的。

    吕树并不是傻子,他才不会这个时候嘲笑霆牛王竟然害怕一个女孩,因为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在这个恐怖生灵遍地走的禁地里,所有人或者事都不能小觑!

    霆牛王带着吕树和卡洛儿穿过树冠下漫长的阴影,吕树忽然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树上,大概十四、五岁的模样,身上用树叶遮蔽了身子。

    “大笨牛,他们是谁?”小女孩好奇问道:“你已经很久都没带人来过这里了,昨天苗苗哥哥来看我了,还说我们也许有机会出去,他跟你说了吗?”

    “他没跟我说这个,”霆牛王瓮声瓮气的说道:“这两个是人类。”

    吕树愣住了,这小女孩嘴里说的那个苗苗哥哥不会就是那个神秘青年吧?这名字稍微有点奇怪啊……

    ……

    晚点还有两更,吃口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