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当吕树和卡洛儿走下台阶很久后忽然说道,霆牛王沉默的看着那个台阶入口,半天之后才忽然说道:“某一刻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不像。”

    “为什么?”古沁好奇道:“你知道的,我们都在等他。”

    “身上没有杀气了,”霆牛王摇摇头:“这世间,你还见过谁身上杀气那么重么,可现在都没有了。而且长的也不像啊,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他。”

    “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太久了,说不定有什么变故呢,我总觉得是他回来了,”古沁说道。

    “我觉得不是,”霆牛王摇摇头。

    “你觉得不是,那你刚才还一个劲的拍马匹?”古沁的身形慢慢缩小,变成了小女孩古小沁:“你这大笨牛真不老实,以前崇拜归崇拜,可没听你把吕神捧到天上过。”

    “你懂什么,”霆牛王甩甩尾巴:“我这叫做留条后路,万一是了怎么办,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稀奇,对了,那个家伙还在通道里面吧,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他带出去?”

    “那得看他的运气,”古小沁说道。

    “反正不是我把他带出去的就行,我没有监守自盗,”霆牛王说道。

    “鸡贼,”古小沁皱了皱鼻子:“你一点都不老实。”

    这霆牛王表面看起来忠厚老实,可完全是占了模样的光,其实一点都不老实,小心思极多。

    “走了,”霆牛王转头带着牛子牛孙们离开:“大家都靠演技吃饭的,谁也别说谁。”

    “哼,”古小沁皱了皱鼻子,目送霆牛离开。

    此时吕树带着卡洛儿走在台阶下面的通道里,这通道像是被无数根须给强行撑开了似的,而那些根须现在就像是这通道的“横梁”。

    “这个遗迹真是让我有点出乎意料了,”吕树掏出日镜一边照路一边没话找话的说道:“我一开始就只是觉得这遗迹可能特殊一点,没想到竟然藏着这么多世界秘辛。”

    “嗯,”卡洛儿点点头:“这遗迹里的生灵确实都不能小觑。”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彼此好像又变的拘谨了一些,说话都有点放不开了。

    他们在地下走了不知道多久,吕树觉得古沁肯定利用这个通道出去过,不然她辛辛苦苦开辟这通道干嘛?

    只不过那个叫做苗苗的年轻人身份始终是个迷,而吕树最担心的人也是他。

    之前吕树给霆牛王说那神秘青年挺和善的,但霆牛王说只是表面和善而已,这就让吕树心里很犯嘀咕。

    他总有种感觉,如果说霆牛是禁地的看守,那么这个苗苗可能就是那个执掌这方遗迹世界的人。

    是敌是友?吕树可是清楚记得象岛遗迹里的那个血妖,那是野心燃烧起来甚至敢跟傀儡师动手的选手。

    忽然间吕树停下脚步,他已经感受到了前面的能量波动,终于走到了禁地壁垒面前!

    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根须竟然连壁垒都给撑开了,这通道里丝毫都不受影响。

    “咦,这里有盏灯,”卡洛儿看向地上,竟是有一盏青铜灯不知道被谁随手仍在这里。

    那青铜灯看起来不是什么凡品,吕树顺手就给捡起来:“难道是以前谁从这里走过的时候丢下的?可这还没出通道呢啊,为什么会丢在这里?”

    卡洛儿想了想说道:“要不还放在这里吧,万一丢掉的人回来找呢?”

    就在此时,青铜灯的灯芯忽然冒出一缕青烟,那仿佛干涸许久的灯芯竟然无火自然了起来。

    青烟在日镜的照射下缥缈浓密,而后竟是幻化成了一个人形,不知道为何,这青烟幻化的过程极具

    神秘感,而吕树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那青烟里的人影刚一出现便说道:“……草,什么东西这么亮!”

    “来自欧阳立尚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面无表情的把日镜照向对方:“你谁啊?”

    “我乃灯神,”青烟中的人用肃穆的声音说道:“我在这里等候……你能把这亮着光的东西拿开么?!”

    “赶紧说你是谁?”吕树不耐烦说道。

    “我乃灯神,在这里等候一个有缘人,今天你们二人从这里经过,看来就是我要等的有缘人了,许个愿吧?”青烟中的人肃穆说道。

    “行,许吧,”吕树平静道。

    欧阳立尚:“???”

    好像有哪里的逻辑不太对?

    欧阳立尚琢磨了半天:“我刚才说你们是有缘人,然后说许个愿吧?”

    “对啊,你不许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满足你的愿望?”吕树说道。

    “我是说让你许个愿啊!我是灯神,可以满足你们的一切愿望,而且你们把我随身带着还能让你们逢凶化吉!”欧阳立尚在青烟中的身影都有点不稳固了。

    “奥,”吕树明白了:“合着是想让我们把你带出去?”

    “来自欧阳立尚的负面情绪值,+888!”

    吕树一开始就知道这货有鬼,闲着没事灯里蹦出个魔鬼来让许个愿,这特么都什么时候的套路了?嗯?

    后来发现这货叫欧阳立尚,吕树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就想看看这货到底想干嘛,然而当欧阳立尚说到“随身带着能逢凶化吉”的时候吕树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这是想让自己把这个欧阳立尚从禁地带出去啊。

    “你有点笨啊,”吕树砸吧着嘴说道。

    欧阳立尚生气了:“我告诉你,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是撼山铠的铸造者,我是吕神的御用匠师!”

    吕树愣了一下,然后乐呵呵笑道:“我刚才让你许个愿,你许愿让我带你出去不完了吗?”

    “好像是这么回事啊,”欧阳立尚回忆着刚才吕树说的话,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可是别人家的神灯都是满足别人的愿望,结果自己假扮的灯神跳出来以后向路人许愿,会不会有点太没面子了?

    过了一会儿欧阳立尚像是挣扎了很久似的说道:“请你带我出去……”

    “好,”吕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后将那盏青铜灯焰给扔进了星图里面,当他得知对方就是撼山铠的铸造者时便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要知道,地球连个能独立炼制法器的人都没有!

    ……

    值此国庆佳节之际,祝大家国庆快乐,愿祖国繁荣昌盛,另外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过节的快乐……通俗的讲就是今天休息只有两更我也放个假,现在陪老婆去看一场她想看的电影,2号到7号,每天会是四更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