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194、罪恶之城(第二更)
    吕树在想一件事情,禁地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牢,将那些有威胁的生灵都给囚禁在了这个遗迹里。

    但是为什么这个遗迹里会有人类呢?执掌这个遗迹的人为什么连人都要塞进来?

    这个时候吕树得出过一个结论:这些人其实也是囚犯,而这整个巨大的遗迹,便是一整个囚牢。

    推论对不对先不说,毕竟吕树没有印证过,但如果是吕树执掌这么个遗迹,他没道理在禁地旁边放一堆无辜的人类,而且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把一大堆人类给丢到这个地方来。

    在和霆牛王与古沁交谈后,吕树知道这个遗迹很有可能就属于老神王。

    而他在吕宙那么久,也曾好奇过另一个问题:老神王征战三千年,他的军队就没有阶下囚吗……总不至于全都杀掉了吧?

    所以,吕树总感觉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流放之地,甚至还能够见到一些上古的人物。

    而这些被遗弃在遗迹里的人,恐怕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善茬,也不是什么好鸟。

    之前他们在遗迹里发现的骸骨叫做陆空明,现在陆空明还在山河印里躺着呢,白骨的胳膊部分都已经被混沌咬碎了,简直惨的一批。

    现在混沌在吕树眼里跟哈士奇也没啥太大区别,基本上见到什么都先咬一下再说。原本扭头葫芦和承影还在山河印里的时候这货还能收敛收敛,现在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陆空明心里苦啊,他刚被扔进山河印里就看到一头龙朝自己冲了过来,这特么自己到底惹了什么大佬啊?!

    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这个道理几千年了人类都没争明白,就连圣人们都有分歧,吕树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定论了。

    但他很清楚,一个贼窝里,很难出现什么好人,毕竟从小耳濡目染。

    很难,不是没有。

    就在城守慢慢靠近吕树他们的时候,吕树环顾四周,赫然发现周围围观的人都神情戏谑,一个个膀大腰圆的看起来就不太像是好人。

    实力嘛,跟吕宙的平均水准差不多……吕树看来就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当然,拿这些人跟如今的吕树比就没意思了,就算一品也打不过吕树啊。

    这个时候吕树最担心的还是陈祖安和成秋巧,毕竟这俩人在地球确实可以横着走了,但是如果放到这个遗迹或者吕宙,又得小心谨慎一些。

    吕树说道:“我跟你们走。”

    城守冷笑道:“你不想跟我们走,那也由不得你。”

    有人在旁边戏谑道:“这俩的长相可都真不错,尤其是那个黑头发的,城主指定喜欢,你们这次可立功了啊。”

    吕树面色复杂,果然都是吕宙人吗,起码这审美没跑儿了……

    吕树和卡洛儿都没有做什么抵抗,十多个三、四品的城守押解着他们往城池另一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城守还嘲笑道:“你们两个倒是挺老实,不过比你们横的我们也收拾了,不要有什么逃跑的想法,跑不掉的。”

    吕树忽然问道:“像我们这样的人,你们抓了多少个?”

    城守笑了起来:“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据说旁边的正阳城都抓好几千了,有些你们这样的人往山里跑,嘿嘿,跑得掉吗?早晚有一天都得被抓回来。”

    吕树诧异了,这遗迹的城池还不少呢啊,看样子好像发展到现在也有组织有纪律了。

    有城池有组织这种事情并不能让吕树觉得意外,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权力与野心,实力强的想要建立秩序来维护自己的统治那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如果真如吕树所想,一些老神王曾经铲平的势力被丢了进来,那大家白手建立秩序这种事情都是熟门熟路的,毕竟以前做过管理嘛……

    而且陆空明也说过,这里有门派,那就意味着连功法也在传承。

    被丢进来的人恐怕实力都是参差不齐,有了门派便意味着实力也重新有了上升渠道,吕树看到这些城守的手背上都有奴隶印记,说不准就是城主的奴隶来着。

    “你们也别觉得委屈,”一个中年城守笑道:“能被吕神丢进来的有几个好鸟,也就是以前从来没见过一次性丢这么多人的时候……而且已经有好些个年头没有新人进来了,怎么装束都变的这么奇怪?”

    得,这句话正好印证了吕树的想法,而这个城守,把吕树他们也当做了被老神王新丢进来的囚犯,这里的人确实还不知道遗迹外面的情况。

    看来这里就是老神王的私人监狱啊,只不过怎么就成了遗迹呢?

    忽然间,前面路上一个人一刀捅在另一个人的心窝子里,血流了一地。

    那行凶的人从死者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个小袋子,这时候才看到城守他们赶紧赔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看到您在。”

    说着,行凶者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银票、神钞似的东西递给城守们:“您们只当没看见!”

    城守笑着把那张银票塞进了怀里骂道:“赶紧把路上收拾干净,不然仔细你的皮!”

    “哎,好嘞!”行凶者赶紧让路到一旁。

    这一幕给吕树和卡洛儿都看呆了,杀人这么轻松写意的吗?怎么感觉路边杀个人跟杀头猪一样简单啊。

    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怎么有点像是养蛊似的,把一群毒物全都放在一个地方,最终脱颖而出、生存下来的必然是最毒的毒物,最恶的恶人!

    如果说只是囚禁放逐也就算了,可吕树知道老神王在这里安排的一切并不是完全放任他们自由生长,恐怕还要在某一天让这些毒物派上用场呢。

    这时候如果有个人控制了这个遗迹,然后将这里的恶人与恐怖生灵全都一股脑放出去……简直不敢想。

    吕树按捺下好奇心转而问道:“就没有你们抓不住的人吗?”

    “你别说还真有一位,”城守砸吧砸吧嘴说道:“我也是刚听说呢,听说西边有个小姑娘直接把铜桓城的城主都杀了……至于现在怎么样了还不清楚,只不过这位是真的狠人,我还是头一次见新来的直接杀城主呢……”

    ……

    等会儿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