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遗迹,不是游戏里的副本,死人是真的会死,而这里的人实力远要高过地球水准!

    牢头带着一堆狱卒急匆匆的朝监牢最里面走去,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觉得,这幺蛾子可能是单间的那几位闹出来的!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觉得这个味道是真好闻啊。

    等牢头来到吕树他们门外的时候简直都震惊了,这还是囚牢吗,虽然他也见过大人物,可是能在齐仙城囚牢里过的如此滋润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见。

    而且,隔壁那个少年怎么也跑这屋了?这齐仙城囚牢的栅栏材质可是掺了寒铁沙的,你们说掰开就给掰开了?

    吕树看到外面的牢头,淡定说道:“饿了自己随便弄点东西吃吃,没事了你去忙吧。”

    “哎,好嘞,”牢头说着就点头哈腰的准备退下了,吕树那气度简直跟城主似的。

    然而他转头一想不对啊,这特么几个阶下囚说话这么硬气的吗,他是为了以后不被穿小鞋才如此优待,可牢头也要有牢头的尊严啊!

    “你们……”牢头严肃道。

    还没说话完呢,吕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有事吗?”

    牢头瞬间就又怂了:“没事……”

    “没事就赶紧退下,”吕树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牢头这次不硬气了,他带人扭头就走,因为他忽然想起对方牢房里的炉子和锅,这些东西都是从哪来的?空间装备呗。

    哪怕在吕宙,拥有空间装备的也是真正的大佬。

    牢头倒吸一口冷气,囚牢里进来大人物了,真正的大人物!

    不过他有点纠结了,这事要不要给上面通报呢?

    就在此时,几名城守走了过来:“我们让你留下的人呢,提出来,城主要见他们!”

    “好嘞好嘞,”牢头赶紧点头,他对狱卒使了个眼色,客客气气的给吕树他们三个请了出来。

    这次可以松口气了,只要这仨人出了囚牢,就没他什么事了啊!

    不过他觉得事情可能和城守们想的不太一样,城守们觉得,城主今晚一定很快乐,而牢头却觉得,城主今晚可能就感觉不到快乐了……

    吕树似笑非笑的看了牢头一眼,然后跟着城守们走了,这个时候牢头才浑身冷汗淋漓,他对狱卒说道:“快快快,把囚牢大门给关上,今晚谁喊都不开门,你们谁都不准出去!”

    这就是小人物的避祸之道了,两耳不闻窗外事永远比参与其中更加安全。

    吕树带着卡洛儿和陈祖安走在后面,一路去往城主府。

    来到城主府的时候陈祖安和卡洛儿还觉得挺新鲜,但吕树却不觉得稀奇了,吕宙里到处都是这么宽阔的庭院,王城里比这城主府还豪华的庭院比比皆是,就说宋家送给他的那一个,都比这城主府强。

    只可惜当时那座庭院已经被愤怒的王城人民给毁掉了……

    毁掉之后吕树十分痛心,结果吕小鱼还安慰吕树说碎碎平安……

    说实话,他第一次听见有人把碎碎平安这个词用在庭院上,一般人都说杯子啊,碗啊什么的……

    现在,恐怕这位从吕宙被关押过来的城主都不知道,他想潜规则的这位,是带兵纵马走过王城的选手,如果知道了那可能结果就会完全不同。

    城主府的奴隶将吕树他们引到前庭,奴隶细声细气的说道:“你们在这里等候,城主随后来宠幸你们。”

    吕树砸吧砸吧嘴,这都特么什么词儿啊,他转头一看陈祖安,当时脸就黑了:“我怎么感觉你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陈祖安乐呵呵笑道:“万一是个女城主呢?我隐约有种预感,这城主一定是个女的!树兄你放心,等这城主出来,凭我的容貌她肯定会被我迷住,完全顾不上你们,到时候你们绝对是安全的!”

    吕树琢磨这话里的味儿咋这么不对呢?陈祖安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头铁了?不,仔细回忆过往,吕树觉得陈祖安这小胖子头好像一直都这么硬!

    “你是从哪得出城主是女人的结论?”吕树好奇道。

    “你想啊,咱们都是男的吧……卡洛儿我的意思是说你易容后,”陈祖安乐呵呵说道:“女人才找男人啊,所以这城主肯定是个女的!”

    吕树叹息:“祖安啊,你还是涉世未深,我小时候跟你想法是一样的……”

    就在此时,一个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陈祖安的脸色直接变了,那脚步声一听就不是一般人,就算真是女城主,恐怕他也得落个和李一笑一样的下场!

    忽然间一个魁梧壮汉走了出来,阴沉的审视着吕树他们三个人,当他目光落在陈祖安身上的时候说道:“不错。”

    陈祖安汗毛都竖起来了!

    吕树乐呵呵笑道:“你就是城主?”

    那魁梧城主愣了一下没想到吕树这时候竟然反客为主,他平静道:“怎么?知道让你们来干嘛的吧?”

    吕树笑道:“先别提你的事,我先问你……”

    结果他刚说出口,却没想到这城主竟是万分的机警,当他发现吕树态度不对的时候就已经心里犯嘀咕了,现在还没等吕树说完,整个人都蹿了出去,直接选择了逃跑!

    不得不说这城主的心思还是很细腻谨慎的,不然也没法在这城主位置上坐这么多年了。

    前几天刚有个城主被杀,这就已经向其他城主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这新来的人里面,有狠角色!

    然而还没等他蹿出去,城主便感觉自己的脚踝已经被人抓住,然后整个人像是失力了一般被人狠狠的掼向地面,直接摔了个七荤八素!

    “来自戴祥富的负面情绪值,+999!”

    城主戴祥富只是这一瞬间便明白,那问话的少年想要杀死自己恐怕也不比踩死一只蚂蚁更难:“您……您是要来杀我的吗?!”

    吕树摇摇头:“我是来问你,你特么是怎么看上那小胖子的……”

    戴祥富:“???”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

    晚点还有两更,会很晚了建议明早看